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綜武:老子天下第一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陛下,臣崔呈秀有本奏!」

一干大臣剛剛回到自己的位置跪坐完畢,就見一個中年文人走了出來,手上捧着一本奏摺,腰間別著芴板,氣勢宏偉。正是兵部侍郎崔呈秀。

「崔卿,你說吧!」朱壽知道朝堂交鋒開始了,因為的身邊的曹正淳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笑容,若是不出意外的話,眼前的崔成秀就是他的人。

「臣彈劾兵部尚書楊宇軒勾結大宋,出賣我大明機密。」崔呈秀張口就吐出了一件大事,這是護龍山莊、東廠,甚至皇后都很關心的問題。

朱壽卻是在看着曹正淳遞上來的奏摺,奏摺上的內容朱壽大體上都能猜的出來,只是他想看的可不是這些。

「叮!你閱讀了兵部侍郎武當派傳人崔呈秀書稿,獲得武當純陽功」。

朱壽很驚訝,這個投靠曹正淳的傢伙居然出自武當。武當純陽功講究的是內練五行寶,外練筋骨皮,中通經脈絡,號稱純陽不老松。在沒有大成的時候,不過是一個養生功法,內力增加緩慢,這只是武當派的基礎功法而已。

崔呈秀恐怕只是入門而已。

「楊卿,你且看看,崔呈秀上面說的事情是真的嗎?」朱壽擺了擺手,將手中的奏章交給曹正淳,說道:「諸位也可以看看,我們這位兵部尚書可是厲害的很啊!居然能給大宋提供武器,朕很想知道,這上面說的可是真的?」

楊宇軒見狀臉上頓時露出憤怒之色,大聲說道:「王上,臣受大明厚恩,自幼生長在大明,又怎麼可能背棄自己的祖國,投靠大宋呢?臣和王重陽是認識,當年他曾到大明遊玩,與臣相識,但臣從來就沒有向他提供任何武器。」

「是嗎?可有人親眼看見你給王重陽寫過書信的,大家都知道大宋自從趙匡胤之後,分裂為南北兩朝,王重陽在終南山建立祖庭,為南宋國師,一直想收復北宋疆域而不可得,所以才會轉移視線,想奪取我大明疆域,這也不是不可能的。」崔呈秀神情十分得意,他從懷裡摸出一封信來,大聲說道:「王上,這就是南宋國師王重陽寫給楊宇軒的書信,還請王上御覽。」

曹正淳趕緊上前將書信取了過來,呈給朱壽。

朱壽打開一看,書信上果然是王重陽寫給楊宇軒的,筆跡鐵畫銀鉤,上面寫着南宋的局勢,稱南宋鍛造兵器速度太慢,希望楊宇軒援手等等,而且在關鍵的地方被塗抹了字眼。

「叮!你閱讀了南宋國師、中神通王重陽書稿,獲得先天功」。

朱壽心中十分歡喜,先天功乃是王重陽的獨門絕技,王重陽就是憑藉此功力壓四絕,成為南宋第一高手,其精妙程度遠超其他武功,甚至比從天魔策得到的武功也差不了多少。

相比較天魔大法的詭異,先天功似乎更適合人類修行,逆轉後天為先天。得到的內力更快,更加精純。

「楊宇軒,這封信是王重陽所寫嗎?」朱壽靜靜的看着楊宇軒,揚起了手中的書信。

「回王上的話,這封信的確是王重陽所寫。」楊宇軒並沒有狡辯。

「那你能告訴孤,為何在書信上,許多地方有塗抹的痕迹?」朱爽詢問道。

「臣也不知道,或許是王兄心中有所遲疑。」楊宇軒皺着眉頭解釋道。

「呵呵,楊大人,那王兄恐怕是故意如此,你被王重陽給騙了。」楊宇軒話音剛落,就聽見偏殿之中傳來一個銀鈴般的聲音,正是武媚娘。

朱壽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這種小伎倆他自然是知道,王重陽好歹是南宋國師,寫信的時候,又怎麼可能出現這樣失誤呢?

接着一個曼妙的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上,只見武媚娘嘴角含笑,風情萬種,偏偏穿着王后的袞服,看上去十分端莊,前後的差距太過明顯。

朱無視見狀,雙目中冷芒閃爍,朝人群中人示意了一下。

「王上,這裡是是日月光明殿,並非後廷,武氏雖然為皇后,但太祖曾有明詔,後宮不得干政,王后除掉冊封大典之日外,不得出現在大殿之中,臣請王后退出大殿。」一個年輕的聲音在大殿中響起。

眾人望去,卻見是一個穿着綠袍的年輕人,但無人敢說什麼,穿着綠袍能入大殿,唯有御史言官。

武媚娘聽了臉色都變了,粉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鳳目中充斥着威嚴,死死的盯着那名言官,雙目中閃爍着一絲殺機。

「王后娘娘,此乃是祖宗家法,左鋒大人也是依照祖宗家法辦事。王上,臣認為左鋒堅持祖宗家法,當賞。」朱無視大踏步走了出來。

「朱卿,本宮只是聽了王上的話,對楊宇軒大人的話感到好奇,而且,本宮認為,這封信是王重陽故意這麼寫的,其目的就是讓我大明對楊宇軒大人產生誤解。堂堂南宋國師,難道連基本的禮儀都不懂嗎?寫信給自己的好友,居然在上面還有塗抹的痕迹?」武媚娘反駁道。

「娘娘,楊宇軒說這封信是被王重陽塗抹的,但誰能確保這封信是楊宇軒自己塗抹的呢?只是不想讓我等看見其中的真實內容而已。」崔呈秀反問道。

「那看看內容就知道,若是上下連貫,自然是沒有問題的,若是上下不連貫,那就是有問題的。」武媚娘美目轉動,很自信的說道。

「王后,你來看看。」朱壽麵帶笑容,將手中的書信遞了過去。

武媚娘先是笑容滿面,顯得信心十足,但看了手中的書信之後,頓時面色變了,被塗抹的地方果然是一些關鍵的點,語句上下並不連貫,顯然這裏面藏有關鍵性的內容,偏偏書信裏面的提到了兵器之事。

「王上,臣妾認為這肯定是王重陽的陰謀。還請王上明察。」武媚娘潛意識中感覺此事有些問題,但偏偏沒有證據證明此事。

「好了。不過是一封信而已,楊卿,你和王重陽兩人還有其他的書信來往嗎?都拿出來吧!讓孤看看。」朱壽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這個,臣有罪,那些書信都已經焚毀了。」楊宇軒臉上露出一絲苦澀來。

「王上,這楊宇軒分明就是心裏有鬼,否則的話,又怎麼可能焚燒書信呢?」崔呈秀雙目一亮,大聲說道。

朝中大臣們聽了之後也開始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