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綜武:老子天下第一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朱無視並沒有跟隨朱壽一起去上朝,而是先去了前殿。

「義父。」上官海棠看見朱無視面色不好看,趕緊迎了上去。

「王上已經答應了四大密探的事情,你,歸海一刀、段天涯都已經成了密探。」朱無視冷哼道:「可惜的是,曹正淳和那妖后從中作梗,借口護龍山莊和東廠職能衝突,容易發生推諉的事情,只能一個主內一個主外,王上已經答應了。」

「啊!怎麼會如此?」上官海棠聽了失聲驚呼起來。

「哼,這肯定是妖后的主意,王上…王上天真善良,哪裡知道這些,加上曹正淳在一邊說話,和妖后勾結在一起,王上也只能答應。」朱無視冷哼道:「當年周天子指婚的時候,我就說過了,那妖后一臉狐媚相,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果然,妖后看見王上貪玩,一步一步的滲透入朝堂,居然玩起了垂簾聽政的把戲來了。」

「真是可惡。」上官海棠聽了也十分惱怒。

「不過,朝中還有一些忠貞的大臣們,是不會讓妖后和曹正淳的陰謀得逞的,對了,你去打探一下兵部楊宇軒的情況。曹正淳彈劾楊宇軒勾結敵國,楊宇軒恐怕是保不住了。」

上官海棠忍不住說道:「楊宇軒楊大人對朝廷忠心耿耿,又怎麼可能勾結敵國呢?王上是不會相信曹老狗的。」上官海棠大聲說道。

「王上相信有什麼用?關鍵是證據。」朱無視冷笑道:「他對楊宇軒下手,不僅僅是楊宇軒的忠誠,還有就是為了楊宇軒手中的一樣東西。那就是兵馬布局圖,楊宇軒這個傢伙做兵部尚書期間,繪製了邊關的布局圖,這些布局圖比朝廷掌握的更加詳細。甚至,我懷疑妖后也想得到這份兵馬布局圖。」

上官海棠心中驚訝,沒想到這裏面還有這些事情。

「王上還是太天真了,以為妖后是忠於他的,實際上,妖后是誰?乃是大周天子所賜,妖后一直忠於的是大周,是周天子,而不是我大明,身為的大明的王后,卻忠於大周,不是笑話嗎?可是王上卻還信任她,讓她垂簾聽政,連臣子的奏摺上,都是她的批閱,簡直是天大的笑話。」朱無視心中一陣憤懣,好像是在發泄着心中的不滿。

海棠也是連連點頭,只能安慰道:「義父,王上年輕,或許等年長了,就會變好的。」

「哼!只要有我朱無視在,妖后的計謀就不會得逞的。大明只可能姓朱,而不會姓姬的。」朱無視雙目中精光閃閃,說道:「今天我就聯合朝中的大臣,抵制妖后的垂簾聽政,大明只有一個王上,王后不過是繁衍王室的女人而已,不僅僅如此,王上還要遴選嬪妃,以綿延王室子嗣,以分王后之寵。」

顯然朱無視早就對武媚娘臨朝不滿了,只是一直隱忍沒有發作,直到楊宇軒之事的爆發,才讓朱無視下定了決心。

而被人稱之為妖后的武媚娘並不知道這一切,她此刻已經到了偏殿,正在寫着什麼。

朱壽走了進來,武媚娘趕緊迎了上去,粉臉上的堆滿了笑容。

「王后在寫什麼?」朱壽好奇道。

「許久沒有給父親寫信了,甚是想念,想寫封信給父親。」武媚娘取過書信,遞給朱壽,顯得心中無私。

朱壽看了看,果然是一些問候想念之詞,也介紹了大明的情況,雖然平淡無奇,但飽含着思念。

「叮!你閱讀了王后陰癸派武媚娘書稿,獲得七十二式天魔手」。

一道道身影出現在朱壽腦海之中,天魔手招式詭譎多變,經常從詭異的角度出招,打出一道道虛影。

「是很厲害。」朱壽神情複雜的看了武媚娘一眼,眼前的女子生的國色天香,基本上滿足一個男人的幻想,可惜的是,對方出身魔門,日後還不知道會惹出什麼樣的風波。

「王上,什麼厲害?」武媚娘美目掃過。

「呵呵,孤是說王后厲害,寫的一手的好字,還能處理這麼多的事情。孤看到這些奏章,就是頭疼。」朱壽笑呵呵的說道。

「王上乃是一國之君,臣妾哪裡能比得上。」武媚娘美目含笑,說道:「臣妾可是聽說了,現在外面人都說臣妾牝雞司晨,是妖后呢!」

「妖后?不要理會他們,這些人是羨慕嫉妒恨,自己做不成的事情,也不想別人做成,尤其是不希望一個女人主宰他們的命運。不就是處理一些國事嗎?又不是什麼大是大非的問題,不用擔心別人說什麼。」朱壽不在意的說道。

在武者的世界裏,唯有自身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更何況,自己也不是傻子,武媚娘處理奏摺之後,他還是要認真看一看,這樣就能從武媚娘身上薅到更多的羊毛。

「謝王上。」武媚娘心中嘖嘖稱奇,嫁到明國,她也聽說了明王是一個紈絝子弟,生性頑劣,若非大明這一代只有他一個人,恐怕明王這個位置也輪不到他。

但現在看來,世人都小瞧了明王,一般的不學無術之徒,是說不出這樣的話來的。

這個時候,外面景陽鐘聲響起,到了群臣上朝的時間。

朱壽並沒有任何的壓力,反而多了一些好奇,在這個陌生的王朝,上朝又是什麼樣子。

大殿很大,朱壽按照原主的記憶坐在龍椅之上。

「臣等參見王上,王上萬年!」大殿內,群臣看見朱壽坐下之後,一起上前行禮,口中發出山呼之聲。

「眾卿免禮。」朱壽看着眼前的臣子,就好像看見了金山銀山,移動的天才地寶。

這個時代的讀書人可不是手無縛雞之力,他們大多都是練過浩然正氣功之類的養生功法,雖然威力不強,但能強身健體,這樣就可以得到更長久的政治生命。

就像劉健這樣的老頭子,現在已經有六十多歲了,可是雙目炯炯有神,精力充沛,一些普通人都比不上對方。

朱無視靜靜的看着對面寶座上的朱壽,面色複雜,目光深處還有一絲陰沉,那是自己想要得到的位置。等到他看見朱壽身邊的曹正淳時,面色更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