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等到朱壽夫妻兩人趕到武庫的時候,果然看見雲蘿郡主正在翻閱武功秘籍,雲蘿一見兩人,臉上頓時露出喜色。

「王兄,王嫂,看着這本秘籍,哀牢山七十二劍,是哀牢山的祖師觀摩哀牢山大雨創出的劍法,劍法所到之處,如同暴雨一樣,連綿不絕。十分厲害。」雲蘿揚起手中的秘籍,十分高興的說道。

朱壽接過秘籍看了一眼,劍法的確像雲蘿所說的那樣,看上去十分厲害,可惜的是,這些對朱壽沒有任何作用,腦海之中,金手指的聲音並沒有響起來,說明這本秘籍是假的,要麼就是其他的緣故。

「老奴曹正淳拜見王上。」身後傳來曹正淳恭敬的聲音。朱壽身邊的兩女臉色頓時變了,顯然對曹正淳十分不滿,只是武媚娘心機深沉,很快就恢復了正常,雲蘿敢愛敢恨,絲毫不掩飾臉上的憤怒之色。

「曹卿,你來的正好。」朱壽卻顯得十分高興,將曹正淳招了進來,說道:「來,你是武林高手,且看看這哀牢山七十二劍。」

「王上,哀牢山七十二劍相傳乃是哀牢山祖師觀摩哀牢山風雨所創,哀牢山風雨急驟而至,連綿不絕,所以哀牢山七十二劍不動則已,一動必定是狂風驟雨一般的到來,十分厲害,不可阻擋。但同樣的,這樣的劍術就需要擁有強大的內力,唯有如此才能發揮此劍招的威力。」曹正淳趕緊說道。

雲蘿郡主雙目閃爍着光芒,但朱壽卻聽出來了,曹正淳認為雲蘿郡主內力不夠,故而不能發揮哀牢山七十二劍法的威力。

「雲蘿,換一個吧!」武媚娘笑眯眯的將秘籍放在一邊。

「哼!我一定會練成絕世武功的。」雲蘿郡主天真,但並不代表着愚蠢,也很快就反應過來,美目狠狠的瞪了曹正淳一眼,神情十分不善。只是曹正淳臉上仍然是堆滿了笑容,絲毫沒有將對方放在心上。

「曹卿,這些武功秘籍都是各派所獻嗎?」朱壽察覺到金手指的弊端,一時間對武庫中的武功秘籍失去了興趣。

「回王上的話,大部分是天下各派所獻,也有一部分是繳獲。」曹正淳搖頭,說道:「而且,各派送上的武功秘籍一般都是基礎的,並沒有涉及到根本。這天下的武功,最好的辦法就是口口相傳,涉及到許多精妙的部分,非書籍能夠表達出來的。」

「能讓各大派再送一些秘籍前來嗎?」朱壽眼珠轉動,準備薅羊毛。

「王上,實際上,這些武功秘籍錦衣衛、東廠等等都不敢修鍊,誰也不敢保證他們在這些秘籍之中是不是藏有暗招,甚至各大門派對口訣的解釋也是不一樣的,貿然練習,會有危險。相反,被我們繳獲的秘籍,反而練習的人更多。」曹正淳解釋道。

朱壽這個時候也明白,為何皇室中人練武的比較少,除掉不能吃苦之外,更重要還是傳承,沒有系統的傳承,練出來的東西比較雜,甚至還有漏洞,所以才沒有人練習。

在秘籍之中,同樣是一句話,在各自門派中解釋是不一樣的,解釋不同,最後就會產生不一樣的後果。

「曹卿,交給你一個任務,讓各大門派的掌門各自抄寫一本武功秘籍來,進獻給雲蘿郡主。」朱壽想了想,說道:「想必,那些掌門經驗豐富,一定能夠為雲蘿郡主找到合適的武學。還有,這些武學,你也選上一些,寫上自己的見解,告訴孤,孤也看看。」

「老奴遵旨。」曹正淳臉上露出喜色。

大明的武林門派一般都是鐵膽神侯聯繫,朱無視和這些門派交好,現在曹正淳將這件事情搶了過來,在曹正淳看來,這是一場勝利。

「雲蘿啊!孤看這些武功秘籍也就是借鑒而已,當年先祖雖然出身武林,但到底並非武林高手,我大明也並非靠武功奪取天下的,你先等上一段時間,等曹卿帶來上等的武功秘籍,你再練也不遲。」朱壽想到曹正淳說的話,頓時對這些武功秘籍失去信心了。

「哼,誰要他幫忙,我去找王叔去。」雲蘿冷哼了一聲,也不理睬曹正淳,轉身就走。

「曹卿,雲蘿天真不懂事,你不要計較啊!」朱壽安慰道。

「王上羞煞老奴了,郡主是主子,老奴只是奴才,哪裡有奴才怨恨主子的道理。」曹正淳趕緊跪在地上。

「曹卿啊,你很不錯。」朱壽哈哈大笑,拍着曹正淳的肩膀,帶着武媚娘離開。

「王上很信任曹公公。」武媚娘裝作很好奇的樣子。

「家奴和外人是不一樣的,家奴是不會篡位的,但外人就不一樣了。他們或許會奪取孤的江山。」朱壽嘆息道:「而且,曹正淳武功蓋世,真的惹急了他,想要你我的性命不廢吹灰之力。」

「王上所言甚是。」武媚娘點點頭。

「走吧!去御書房,孤去看看奏摺,你就在旁邊幫孤處理奏摺。你我夫妻同心,將我大明發揚光大。」朱壽有些迫不及待了。

有金手指在手,眼下最主要的是薅羊毛,等到擁有了更多的內力,這樣在這個時代,就有立足之根本。

「王上既然喜歡,那臣妾就去陪王上。」武媚娘也很高興,相比較練武,她更喜歡朝中之事。

朱壽夫妻兩人回到御書房,武媚娘在一邊批閱批閱奏章,而朱壽卻是在觀看批閱後的奏章。

「叮!你閱讀了戶部尚書韓文書稿,獲得三百二十五天內力」。

「叮!你閱讀了王后陰癸派武媚娘書稿,獲得天魔大法哀牢山七十二劍法!」

兩聲熟悉的聲音響起,一下子將朱壽給驚呆了,他感到震驚的並非來自韓文的近一年的內力,而是武媚娘的悟性。

哀牢山七十二式劍法武媚娘只是翻了一遍,居然就被她記住了,而且看這架勢分明是領悟了,這是什麼樣的資質。

若不是金手指在手,他都差點以為武媚娘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