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武媚娘被朱壽的眼神驚住了,粉臉上露出一絲嬌羞之色,忍不住詢問道:「王上在看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孤只是沒有想到王后處理國事的時候,居然如此美艷,讓孤看了食指大動,對,食指大動。」朱壽趕緊說道。

「王上又在說笑了。臣妾蒲柳之姿,哪裡當得起王上誇讚的,看,這裡還有一道奏摺,是奏請王上立妃的呢?這讓臣妾都不知道如何批複。」武媚娘站起身來,將手中的奏摺遞了過去。

「是焦芳寫的啊!這個老傢伙,自己一把年紀了,前不久還收了第十三房小妾,也不知道他的身子骨可能受得了。」朱壽看見奏摺上的名字,頓時強笑道。

「叮!你閱讀了內閣大學士焦芳《奏請明王立妃疏》,獲得天地陰陽交泰大法」。

熟悉的聲音響起,朱壽臉色頓時變的怪異起來,感情焦芳這個老東西經常納妾的原因在這裡,對方精通陰陽交泰大法,連帶着還想讓明王也跟在後面學。

腦海之中頓時現出一個個的姿勢,上面的姿勢連後世的教育片上都不曾有過,更讓人驚訝的是,這裏面隱藏着內力運轉的方式,在享受的同時,還能增加自己的功力,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王后可曾聽過有一種神功叫做陰陽合歡大法的?」朱壽睜大着雙眼,眼珠滴溜溜的轉動。

武媚娘聽了之後,忍不住啐了一口,粉臉微紅,說道:「王上,這是魔教陰陽宗的根本神功,原本是雙修之道,後來被人利用練成了採補之道。」

「這個天魔策還真是厲害啊!好像是無所不包一樣,什麼樣的神功都有。」朱壽張大着嘴巴老大,沒想到詢問一番之後,居然得出這樣的結論。

「那是自然,王上,天魔策乃是魔門的根本,可惜的是,天魔策早已消失,也不知道流落何方,現在存在世間的不過是一些殘篇而已。」武媚娘十分惋惜。

若是能得到完整的天魔策,她也不會來到大明,遠離中州,成為一國之後。

「王后,宮中倒是有一本陰陽合歡大法的全本,應該是正版,怎麼樣,我們來試試。」朱壽輕笑道:「也讓孤看看魔門根本大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王上,現在可是白晝?」武媚娘美目瞪了對方一眼。

「嘿嘿,王上性趣所到,哪裡管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現在孤還沒有皇子呢!王后,我們可得抓緊了,不然的話,母后和朝中的大臣可要說話了。」朱壽看着眼前美艷端莊的武媚娘,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哼,臣妾都已經被人稱之為妖后了,還有什麼不能做的。臣妾只是擔心王上的名聲受到影響。」武媚娘美目流轉,嘴角含笑,風情無限。

不愧是出身陰癸派的魔女,雖然以前是養在深閨之中,可是修鍊天魔大法,心性上還是受到了影響。

朱壽雖然很想現在就想試試,但想了想,最後還是搖頭說道:「還算了,王后乃是一國之母,孤若是亂來,倒沒什麼,但王后就不行。」

「謝王上。」武媚娘聽了目光深處多了一些溫情。

陰癸派的天魔大法講究的是絕情絕性,武媚娘也受到了一些影響。表面上對朱壽笑眯眯的,溫情無限,實際上,若是說感情的話,還真的沒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