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狗:當了一輩子狗,今天遇見真狗了

第5章 歐皇了,但沒完全歐皇

裴禮走進大殿,只見大殿的地上映射出兩個高大的巨獸身影,一隻彷彿上古凶獸,身形矯健,另一隻雙翼展開,彷彿神鳥鳳凰。一裴禮心中一驚,暗道:「不愧是神之試煉,雖然敗絮其外,但裏面還是有點東西的。」

踩着龐大的影子繼續向殿內走去,裴禮終於看見了這兩道影子的主人——

一隻狗和一隻雞。

準確來說,是一隻看起來賤兮兮的哈士奇,和一隻雜毛的大公雞站在面堆和米堆上。

而之所以影子顯得那麼巨大,是因為在它們的身後,有一根成人手臂粗的大蜡燭,燭火搖搖晃晃的燒着一塊金制的大鎖。

「大膽!見本真君,為何不拜!」面堆上的哈士奇口吐人言道。

一旁的公雞伸出翅膀指着哈士奇說道「你可知道這位是誰?」哈士奇頓時昂首挺胸,擺出一副抽了筋一樣的架勢。

「此乃乾天舐麥嘯月至上靈犬真君!」公雞高聲喊道。

「好的,修勾。」

「你可知道這位是誰?」哈士奇也抬起狗爪,指着公雞說道。

公雞瞬間張開雙翅,擺出一副打籃球的姿態。

「此乃坤地銜谷喚日太美靈雞真君!」哈士奇大聲喊道。

「坤坤!」裴禮兩眼放光,大聲喊道「雞你太美!baby!」

突然,裴禮渾身一抖,感覺到冥冥之中有一股維度之外的威脅,當雞立斷,直接舉起雙手高聲喊道:

「以上言論與本人無關,小孩子不懂事,開着玩的!」

感受到無形中的恐怖威脅緩緩消失後,裴禮才鬆了一口氣,清了清嗓子:

「咳咳。」裴禮斟酌着開口道:「請問坤坤……啊不是,請問二位真君,這試煉的具體內容是什麼啊?」

「那當然是我們天庭的經典項目啦!」哈士奇賤兮兮的說道。

「狗舔完了面,雞啄完了米,火燒斷了鎖,你的試煉就通過了。」坤坤雞解釋道。

儘管裴禮看見大殿中的形勢心中已經猜測,但聽見他們親口說出還是一陣無語,心中暗道:

「我又沒冒犯玉皇大帝,跟我整這不值錢的一出。」

一時之間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丫的,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心一橫,裴禮打算直接掀桌子。

「真君,你這試煉多少個環節啊?」裴禮問道。

「三個環節一共。」哈士奇答道。

「哇焯。」裴禮感嘆道。「這米堆是金子做的還是這面堆是金子做的。」

「你瞧瞧現在哪有試煉啊,這都是天庭的試煉,你嫌麻煩我還嫌麻煩呢。」哈士奇翻了個白眼說道。

「那你給我選一個開始吧。」裴禮說道。

「舔面怎麼樣。」哈士奇指向身後的面山。

裴禮問道:「這面保熟嗎?」

「我開試煉殿的,能讓你舔生麵粉子?」哈士奇冷哼一聲說道。

裴禮又一次問道:「我問你這面保熟嗎?」

哈士奇一跺狗爪:「你是故意找茬是不是?你舔不舔吧?」

「你這面要是熟我肯定舔啊。」裴禮說道:「那他要是不熟怎麼辦啊?」

「哎,要是不熟,我自己舔了它,滿意了吧?」哈士奇喊道,而後大概估量了一下面堆的重量:「一大堆,三百斤。」

「你這不止三百斤啊,你這狗有問題啊。」裴禮直接信口胡謅。

哈士奇被裴禮說的怒氣沖沖:「你故意找茬是不是?你舔不舔吧!你舔不舔!」

裴禮走到面堆前,奮起一腳,給面堆踢散了一半,指着中間的空洞說:「空心的。」又彎腰捻起一撮麵粉:「另外你說的,這面要是生的,你自己吃了它啊。」

「你踹我麵粉山是吧!」哈士奇大怒,齜着一嘴狗牙衝上來就要咬裴禮。

裴禮眼疾手快,一把按住狗嘴,但迎面而來的狗爪卻已經無法閃躲,只能硬生生挨上一爪。

【HP-2】

【HP:178/180】

看着高達兩點的傷害,裴禮心中底氣大增,直接跨步騎在哈士奇身上,用手卡住哈士奇的脖子。

「啊!」哈士奇發出殺狗一般的慘叫。

「虐狗啦虐狗啦!」一旁的坤坤雞高聲喊道。

「你要是舔面,我就讓你舔面,你要是不舔面,我就幫你舔面。」裴禮按着狗頭說道。

「我明白!我有九種方法舔完這些面,九種!」哈士奇連忙喊道:「我現在就舔!」

裴禮剛一鬆開手,哈士奇就立刻衝到面堆上,開始吸溜吸溜的舔了起來。

「太慢了。」裴禮搖搖頭,看着僅剩十五分鐘的倒計時,突然靈光一現,對着瘋狂舔面的哈士奇說道:「我有一個法子,可以瞬間通過這一部分試煉,而且還不用你舔面。」

「什麼法子!」哈士奇滿嘴麵粉,含混不清的說:「快說來聽聽!本真君一點也吃不下了。」

裴禮臉上露出核善的危笑,走到大殿**,一把給燒着金鎖的蠟燭薅了起來,然後快步走出大殿。

哈士奇和一旁看熱鬧的坤坤雞面面相覷,不太聰明的小腦袋瓜完全不知道裴禮在幹什麼。

「修勾。」裴禮嘿嘿一笑:「撒個歡。」

「汪?」u・ω・u哈士奇一臉茫然:「什麼?」

「撒歡!拆家會不會!」

「嗷嗚!」哈士奇一蹦三尺高:「幾萬年了,幾萬年,我終於能拆家了!嗷嗷嗷!」

哈士奇瞬間開始在大殿內瘋狂奔跑,上躥下跳,還伴隨着「嗷嗚嗷嗚」的怪叫。

嚇得一旁的坤坤雞大喊:「你幹嘛!?」

裴禮見狀,從地上拎起倒塌的殿門,又給大門堵了起來,掐着時間大概五分鐘左右,裴禮緩緩打開一扇殿門。

剛一打開殿門,一股麵粉就撲面而來,整個殿內洋洋洒洒的全是麵粉,充斥着整個大殿。

「嘿嘿嘿。」裴禮嘿嘿一笑,殿內撒歡的哈士奇和咳嗽的坤坤雞突然感覺背後一冷,彷彿有一股莫名的危險正在靠近。

「藝術就是,派大星!」裴禮口中高喊,將手中的蠟燭丟了進去。

「咻~」

燃燒着的蠟燭划出一道優美的拋物線,完美飛進了大殿內,只聽得:

「嘭!」

霎時間,殿內瞬間產生劇烈的爆炸,火光衝天,甚至房蓋都被炸飛了,

「嗷嗷嗷嗷嗷!」從黑白相間變成一身黑毛的哈士奇慘叫着從殿內跑出,尾巴上的毛都被燒禿了,屬實是讓愛狗人士狂怒。

「咯咯咯咯噠!」坤坤雞張着翅膀邁着外八的步伐,風馳電掣的竄了出來:「差點給本真君炸成吮指原味雞。」

「就離譜。」哈士奇吹滅狗爪上的火苗,憤憤的說道:「本真君當了一輩子狗,今天遇見真狗了!當狗這方面本真君沒服了過任何狗,白毛神嗷哮天犬我都不服,我就服你。」

「過獎過獎。」裴禮謙虛的擺擺手:「真君過譽了嗷,再這麼誇我是會驕傲的。」

「別攔着我,我今天一定要咬死他!」哈士奇一邊作勢前沖,一邊斜睨一旁的坤坤雞,看它毫無反應,低聲叫道:「發啥呆呢,攔着我啊!」

「我不。」坤坤雞搖頭說道:「你這硬送,救不了。」

裴禮扭頭看向坤坤雞,一臉危笑的說道:「輪到你了哦。」

坤坤雞一臉正色的說道:「大風起兮雲飛揚,安得猛士兮走四方,試煉,任何時候都要做,不做不行!」

說完,坤坤雞立刻低頭,開始啄起了被炸成了爆大米花的米。

「可以,很上道啊!」裴禮滿意地點點頭。

「那你看看,我可是練習了兩年半的優秀個人練習雞。」坤坤雞自豪地說道。

似乎是嫌一點點啄太慢了,坤坤雞直接趴在地上,張開雞嘴化身雞形吸塵器,暴風吸入。

不到三分鐘就把整堆爆大米花全部吸入,整隻雞脹的像個籃球一樣,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嗯,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了。」裴禮邁步走進大殿廢墟,在遍地的灰燼中翻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被炸滿是裂痕的金鎖。

裴禮拿起鎖打量了一下,反手從坤坤雞身上薅下來一根還算完好的雞毛,疼的坤坤雞慘叫了一聲:「你幹嘛!」

裴禮緩緩將雞毛**鎖孔,輕輕攪動,只聽得」咔吧「一聲,」開鎖成功,裴師傅竭誠為您服務。「只見鎖頭已經解開,沒有了相連的鎖梁,裴禮輕輕一掰,就變成了兩半。

【任務完成】

」結束結束。「看到出現了任務完成的提示後,裴禮長舒一口氣,眼前殘破的大殿和哈士奇,坤坤雞瞬間消失。

【觸發特殊任務】

【任務名稱:神之試煉2.0】

【任務描述:在使用離譜的方式完成了神之試煉後,體內的神力再度爆發出可供開發的能力,請玩家完成任務,將收穫更加優秀的獎勵。】

【任務目標:通過試煉】

【任務限制:請在30分鐘內完成】

【任務難度:普通+】

【任務狀態:待接取】

【是否接取】

【是】【是】

看着經典的強迫式選擇,裴禮聳了聳肩,剛要按下【是】的選項,突然眼前又出現了一個白色的銀質寶箱:

【獲得低階裝備寶箱(開啟後可隨機獲得破敗品質,普通品質,精良品質的裝備隨機一件。)】

【是否開啟】

「哦豁」裴禮眼前一亮:「是時候展示我的歐皇之力了!」

「開啟!寶箱!」

隨着話音落下,眼前的寶箱爆出刺眼的白光,光芒逐漸散去,只見寶箱里放着一個……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