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神之試煉(不靠譜版)

第4章 狗:當了一輩子狗,今天遇見真狗了

「咚咚咚咚咚!」

急促的敲門聲打亂了裴禮的思緒,整理了一下睡衣的裴禮起身打開房門,門外站着的正是穿着一身粉色小熊睡衣的花水月。

「裴禮!你也……」花水月急急忙忙想要衝進門,卻被裴禮推了出去。

「月月,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我們還沒成年,太早了,我不想坐牢,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裴禮扒着門框,一身正氣的說道:「你要知道,喜歡是縱容,愛是克制。」

「你!有!病!吧!」被裴禮這麼一打岔,花水月本身急躁的心情也緩解了一番,抬手拍了裴禮一下,擠進了裴禮的家門。

裴禮緩緩把頭伸出門外,左顧右盼了一番,確認沒有什麼跟蹤和伏兵後,悄悄關上了房門。

「裴禮,你是不是也收到了無限遊戲的通知。」花水月一進屋就急忙問道。

「嗯呢,據我猜測應該是所有神子都會收到這個先行版的通知。」裴禮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說道:「我聰明吧?嘿嘿。」

「用你廢話!」花水月白了裴禮一眼,「那一會的任務……」

裴禮直接打斷,大手一揮:「據我推測,這任務不可能太難,畢竟第一個任務,總不可能上來就讓我們打什麼世界級BOOS吧?」

「我覺得應該是神之試煉。」花水月一臉我就靜靜地看着你裝杯的表情說道。

「啊?」裴禮一臉懵逼「那是嘛?你咋知道呢?」

「剛剛退出遊戲空間的時候,我又聽見了神之囈語,祂說什麼考驗,傳承,試煉什麼的。」花水月撓撓一頭秀髮:「別的聽不太清,大概就只能聽到這些了。」

「啊~」裴禮哀嚎着撲倒在沙發上:「神之囈語,為什麼我從來沒聽到過啊……嗚嗚嗚嗚嗚嗚,我的神不會死了吧,啊對不起,好像真的已經死了。」

神之囈語,顧名思義,是神子在某些特定時間,地點觸發某些條件後,能聽見自身神力中一些殘留的話語,由於神的語言含混不清,常人難以理解,哪怕是吸收了神之力的神子也僅僅能聽懂隻言片語。基本上每一位神子都會或多或少的聽見過幾次神之囈語。

神之囈語的種類極其繁雜,包括但不限於:神的遺言,神的傳承,神的意志,神的夢話,神的呼嚕等等……

花水月看着在沙發上不停扭動的裴禮,一臉無語的補刀:「就剩二十五分鐘了,你不去查查自身神的資料嗎?哦對,你壓根不知道。」

「噗……」裴禮從沙發上彈起,「按常理來說,在華夏範圍內的神子,基本上吸收的神力都是華夏神,那我應該也是吧。」

花水月點頭附議:「那要不你看看文昌帝君座下的天聾地啞二道童?」

裴禮想了想「算了,還是先查一下你的吧,月神常曦,聽起來應該和你一樣溫溫柔柔的,不會太難為你的。」

花水月直接無視了裴禮的馬屁:「行了,月神常曦的資料我早就爛熟於心了,倒是你,兩眼一抹黑的。」

「嗨,一點事沒有。」裴禮擺擺手:「管他什麼試煉,一個啞巴神能有多厲害。倒是現在,還剩二十多分鐘,不如咱倆……」

「啪!」

花水月一巴掌拍在裴禮頭頂,惱羞成怒地說道:「齷齪!骯髒!無恥!下流!混蛋!」

「想什麼呢!」裴禮捂着頭辯解着:「我是說我餓了,咱倆吃點東西!」

「啊……」花水月一臉尷尬,逃也似地跑進廚房:「那我給你煮點餃子。」

……

「叮鈴鈴~」

伴隨着裴禮家裡整點報時的掛鐘響起,吃飽了的裴禮和花水月面對面站立,同時選擇了進入無限遊戲空間,看着互相的身體化為光點漸漸消散。

……

眼前一花,瞳孔再次聚焦時,裴禮就已經來到了無限遊戲的空間內。

【歡迎來到無限遊戲的個人空間】

【您的第一項個人專項任務即將開始】

【任務名稱:神之試煉】

【任務描述:即使是隕落的舊神之血,其中也包含着不可思議的龐大力量,通過此項神之試煉,可以大幅開發體內的舊神之血,加油,你的未來從這裡啟航!】

【任務目標:通過神之試煉】

【任務限制:30分鐘內完成】

【任務難度:普通】

【是否接取】

【是】【是】

裴禮看着無限遊戲給出的強買強賣選項,表示已經習慣,同時按下兩個【是】。

【任務狀態更新】

【任務狀態:已接取】

【接取人:禮】

【任務即將開始】

【5】

【4】

【3】

【2】

【1】

……

裴禮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下一刻就出現在了一大片祥雲上,面前有着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通體黃金打造,璀璨奪目,殿門口高懸着一塊……木質牌匾,甚至還有幾塊蟲蛀,牌匾上歪歪扭扭的寫着三個大字——

試煉殿

這字丑的可以說是驚天地泣鬼神了,簡直就是狗叼着筆都寫的比這好看。

裴禮移開視線,不看這堪稱精神污染的字,彎腰低頭搓了搓腳下的雲,嗯,實體,邦邦硬。

確認了雲是實體後,裴禮高高躍起,噗通一下砸到雲上。

「這麼結實?」裴禮有些驚訝,「這玩意不是大量水滴和冰晶組成的聚合體嗎?難道天庭的雲是鋼筋混凝土澆築的?」

裴禮打開任務面板看了一眼倒計時,決定不再糾結這雲的材質,提起精神向面前的試煉殿走去。

來到試煉殿緊閉的大門前,看着兩扇璀璨無比,閃耀着金光的殿門,裴禮心中突然有些忐忑,緩緩把右手按了上去,殿門突然響起「咔吧」一聲。

裴禮唰的一下把手抽了回來,只見剛剛手掌按的地方,赫然已經……

掉漆了,露出內部的腐敗木頭。

裴禮深吸一口氣,後退幾步,助跑,起跳,朝着殿門就是一個飛踢。

「咔嚓」

不出意料的,刷漆木門應聲而倒。

「這神之試煉,實在是有點不靠譜啊……」

裴禮一臉陰沉的走進大殿,只見: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