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無限遊戲

第3章 神之試煉(不靠譜版)

神隕歷17年,12月1日,星期五。

自從全世界的神明隕落已經過去了十七年,人類已經逐漸適應了沒有神的日子,開始不再注重祭祀,祈福,而是轉向科技的研發。其中,美國的科技已經處於世界頂尖水平,可能因為他們短暫的歷史中沒有神明吧。

而隨着科技的進步,人們發現,有很多在神隕曆元年,也就是眾神隕落那一年出生的孩子,他們天生就擁有比其他正常孩子更良好的體魄,更高的智商,根據各國科學家研究發現,這些孩子在出生或在母親腹中時,無意間吸收了神明死亡後撒落人間的神血,這些吸收了神血,體內有微弱神力的孩子,被人們稱為「神子」。

華夏

春城

晚上八點半 小雪

伴隨着春城實驗高中的放學鈴聲,身穿厚重冬季校服背着大書包的學生們熙熙攘攘從校門中走出,在漫天飛舞的雪花中,紅色的冬季校服顯得異常顯眼。

在這密密麻麻的人潮中,有一男一女顯得異常矚目,其他學生都低頭縮脖,躲避風雪,只有他們兩人,昂首挺胸,並且脖間還圍着同一條圍巾,只不過從少女被勒的有些發白的精緻面孔上可以看出來,她好像不是非常自願。

旁邊的少年劍眉星目,面容俊朗,一頭黑色短髮,身形挺拔,顯得英俊無比,就是腦子可能不太好使。此時他正面色嚴肅,目視前方,嘴裏喊着:「1 2 1,1 2 1,月月你又順拐了!」

少女好不容易解開纏在脖子上的圍巾,柳眉倒豎,伸手拍在少年頭上,「裴禮!你又抽風!」

「謀殺親夫啦!」裴禮一邊高喊着一邊躲避少女的纖纖細手,惹得少女又羞又氣,俏臉上飄起兩朵紅暈。

兩人一路打打鬧鬧,未曾發現身後跟着一個身着黑色西裝的金髮男子,男子膚色極白,戴着金絲單邊眼鏡。

奇怪的是,男子明明站在車水馬龍的馬路中間,但周圍的行人車輛卻全都彷彿看不見他一樣,甚至有一輛轎車徑直穿過了他的身體。

西裝男子手中拿着一支羽毛鋼筆,在一本精緻筆記本上緩緩寫下:

花水月,月神常曦神力持有者。

裴禮……

寫到此處,男子頓了一下,並未書寫,反而是畫了個繁雜精密的花紋,彷彿是某種圖騰。而後深深地看了裴禮一眼,嘴角微微上揚,身形緩緩化作光點消散不見。

……

「拜拜月月。」

「嗯呢,明天見。」

裴禮和花水月在樓梯間分別後,一左一右分別打開房門回家。

是的,他們不僅是同班同學,而且還是對門鄰居,兩家更是世交,倆人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青梅竹馬。

裴禮打開房門,只見一個穿着經典程序員格子衫,臉上還有胡茬的中年男子一臉頹廢的癱在沙發上,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裴元儼,一個中年程序員,深受996迫害的社畜,目前在一家互聯網企業就職技術部主管,雖然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終於爬到了管理層,但仍然還是逃不過996的毒手。

唯一能讓裴元儼感到自豪的就是,他的兒子是萬中無一的神子,從小他就希望他的兒子有禮貌,堅信荀子的名言:「人無禮則不生」,所以給兒子起名時,就起了單名一個「禮」字,嗯……可能他當時也忘記了自己姓裴吧。

裴禮,是的,世界上真的有這麼冤種的名字。作為一名新時代高三生,裴禮一直堅持遵守兩項基本原則:有活必整,沒活硬整。並且在整活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矢志不渝。

「咋了?爸。」裴禮隨手把書包扔進卧室,看向癱在沙發上的裴元儼「又雙叒叕出bug了?」

「公司接了個新項目。」裴元儼像提線木偶一樣從沙發上起身,一臉生無可戀的說道:「估計這一個月都得在公司住了。」

裴禮看着眼前憔悴的父親,鼻頭一酸……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都技術主管了,還天天在公司007,丟不丟人。」

「哎。」裴父輕嘆了一口氣,對裴禮說道:「我跟你花叔打完招呼了,這幾天放學你去他家吃飯。」

「好~」裴禮伸了個懶腰,走向卧室,突然下了個腰,仰頭向裴父問道:「我媽呢?啥時候回來。」

「嗯……」裴父思索片刻,「大概月中吧,這場演出結束就回來了。」

裴禮的母親,岑玉,全國著名京劇旦角演出家,常年全國各地巡演。

裴元儼捂着腰緩緩站起身,拎起茶几上的公文包,邊向門口走邊說:「好了逆子,你爹走了,冰箱里有速凍餃子,有事找隔壁你花叔。」

「嗯呢嗯呢,知道了,早去早回,少出bug。」裴禮擺擺手,送別了裴父,裴禮換了一身睡衣,扭頭倒在卧室的床上,開始發獃。

作為一名高智商的神子,普通高中的課程對於他來說有些過於簡單,完全不用太過上心,甚至在某次和班主任的打賭中,獲得了不用交作業的特權,裴禮表示:不管他是氣話還是玩笑話,學生都應該完全相信老師,所以他以此為據,成為了整個高中有史以來唯一一個,完全不交作業但學習成績還在年級前幾名的「優秀」學生。

「嗨呀,好無聊。」裴禮在床上表演了一手鹹魚翻身,掏出手機,剛準備跟花水月販個劍。突然,眼前一花,再次睜開眼,已經到了一個白茫茫且空無一物的密閉空間。

「蛤?這是嘛地方?」裴禮撓了撓頭,作為一名老書蟲,裴禮有理有據的懷疑道「難道我的系統終於覺醒了?」

裴禮低頭從上到下看了自己一遍,嗯,還是一身熟悉的睡衣,手腳也都能正常控制,裴禮環視一周,正打算用雙腳丈量一下這片空間,面前突然出現一片透明面板:

【歡迎來到無限遊戲的個人空間】

【距離無限遊戲正式開啟還有30天1小時12分鐘32秒】

【您身為舊神之力擁有者,將提前30天為您開啟先行版無限遊戲】

【請在30天內努力完成任務,否則將抹除您對無限遊戲的記憶,並撤銷您無限遊戲的資格】

裴禮愣了一下,開始閱讀這信息量龐大的幾條消息。

「額,我有問題,能提問嗎?」裴禮乖巧的舉起右手,對着透明面板說道。

【可以,請問。】

發現這個無限遊戲可以互動後,裴禮長舒了一口氣。

「那麼請聽第一題,無限遊戲是什麼」裴禮毫不客氣的問道。

【無限遊戲,是每十萬年一個周期的諸天萬界交互的契機,也是突破種族限制,打破世界枷鎖的唯一途徑。】

「好吧,雲里霧裡的。」裴禮攤了攤手,繼續問道:「這個無限遊戲是所有人都會參加嗎?」

【是的,諸天萬界所有種族的所有個體都擁有參與無限遊戲的資格。】

「okok」裴禮繼續問道:「無限遊戲所說的任務,是什麼?」

【任務是無限核心根據每個玩家不同的數據所下達的各類任務,大體分為,個人任務,團隊任務,小組任務,生存任務,對抗任務,合作任務等……】

「哦~醬紫。」裴禮瞬間明白,畢竟那麼多本諸天無限流小說也不是白看的。

「那麼,最重要的問題,無限遊戲會影響現實世界嗎?」

【會】

裴禮看着不帶有任何感情的一個「會」字,頓時悚然一驚,如果遊戲影響了現實世界,那麼現在世界的局勢將會完全打亂,甚至經濟都將完全崩塌,他能做的,也只有是利用這比普通人多的三十天,瘋狂變強。

「也就是說遊戲內死亡現實也會死亡?」

【是的】

「那我還有一個問題……」

【提問次數已使用完畢】

【是否將個人數據導入無限遊戲】

【是】【確定】【好的】

裴禮看着這三個異曲同工的選項,陷入了沉思……

「我選擇D」

【好的,即將抹殺玩家】

「別別別別別!」裴禮當機立斷,瞬間按下【是】按鈕

【正在導入……】

【請玩家輸入ID:__________】

「嗯……」裴禮扶額沉思,「得想個狂拽酷炫的ID!」

輸入【超級無敵進化戰鬥暴龍獸】

【ID可用,是否確認?】

「啊否否否。」

再次輸入【你爹】

【ID可用,是否確認??】

「啊錯錯錯。」

又一次輸入【粑粑】

【ID可用,是否確認???】

「啊不不不。」

【請儘快確認ID!!!】

眼看着無限遊戲好像已經急了,裴禮也放棄了調戲遊戲系統的想法,在ID欄里輸入了【禮】。

【ID可用,是否確認?】

「確認!」

【正在生成玩家數據】

【ID:禮】

【等級:1】

【力量(身體控制與力量爆發):17】

【體力(身體機能與HP恢復):18】

【敏捷(反應速度與爆發速度):18】

【精神(技能效果與精神抗性):20】

【智力(能量上限與MP恢復):20】

(正常成年人類屬性都為10)

【HP(生命值):180】

【MP(法力值):200】

【EXP(經驗值):0/50】

【天賦技能:舊神之力:吸收了舊神之血的你獲得了一部分舊神的神力,全屬性提升。】

【技能:無】

【裝備:無】

【遊戲幣:0】

裴禮看着自己可以稱得上豪華的基礎屬性,心裏簡直樂開了花,當然,臉上也是樂開了花。「嘿嘿,這神子還是有點用哈!」

【距離第一個任務開啟還有30分鐘,請玩家做好準備】

「誒!等等等等!我有一個問題!」裴禮趕忙喊到「遊戲內的時間流速和外界一樣嗎?」

【不一樣】

「那我就放心了。」裴禮點點頭,「退出空間。」

眼前一花,裴禮又回到了卧室床上,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做了個夢,但裴禮視角里左上方【29:59】的倒計時卻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裴禮,這,是真實的。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