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p>可是,想到往日那些荒唐,她又覺可笑!

這孩子,穿着開襠褲的時就對自己說:將來我為帝、姊為後。

後來,她知道這註定是小孩荒唐之言,也曾想過決然離開,卻又於心不忍。

終是被那一句話,騙了自己一輩子。

「我說皇子殿下。」

傳旨之人,是個年輕郎官,此刻一臉笑意:「您充軍了,可欠我家的錢,該怎麼還啊?」

望着面前之人,周徹目光一寒。

錢楓,雒京豪富出身,家族生意主要是經營**——荒唐的原主,作為皇子,竟欠下錢氏許多賭債。

依大夏律,只要欠賬,無論負債者是死了亦或者受刑,這筆錢都得還。

要麼,變賣家產;要麼,繼承人接着還;最後,還有最狠的一條:充戶為奴!

即全家上下,都被剝奪戶口,賣給債主!

周徹捏着聖旨,冷哼道:「錢氏膽子不小,敢找皇子討債?」

「皇子?」

「哈哈哈……」

許久,錢楓才壓住笑聲,貼過身來:「皇子?就您這樣的窩囊廢也配稱為皇子?」

「在**里吆五喝六,跟一幫雜碎勾肩搭背。」

「輸了錢滿面哀戚,叫花子一樣向人伸手討錢。」

「您就不怕說出去丟了皇家的顏面嗎?」

「還有,馬上你就不是皇子了!」

「喏——」

他指了指身材傲人的皇甫韻:「等你被充軍了,這娘們歸我,咱們之間的債務一筆勾銷。」

周徹目光更冷:「皇甫家的人,你也敢覬覦?」

「嗤!」錢楓滿臉不屑:「皇甫家的棄女,難道還騎不得了?」

作為習武之人,皇甫韻五感敏銳。

聽到這話後,五指緊捏佩劍,恨不得拔劍刺死錢楓!

一個豪富子算不得什麼,可近年來錢氏攀上了高枝。

錢楓伯父在二皇子手下立有戰功,如今被遷羽林左中郎。

其父主掌錢氏家業,與錢楓本人和五皇子又走的非常近。

再者,錢楓今日作為傳旨郎官,殺了他只會給周徹惹來麻煩。

周徹回頭看了皇甫韻一眼,又對錢楓勾了勾手指:「你靠過來點。」

這個動作,使皇甫韻心中一慌。

而錢楓則大笑不已,將腦袋湊了過去:「殿下這是答應……」

啪——

「答應你母親!」

周徹用儘力氣,一巴掌甩在錢楓上。

「啊!」

錢楓痛叫一聲,眼中怒火噴發:「你打我?你竟敢打我?!」

錢楓滿臉不敢置信!

這個廢物,歷來是懦弱不堪的。

堂堂皇子,為了找他討錢,甚至低眉順眼的討好自己。

今天這是轉性了!?

「打你怎麼了?」

「老子現在還是皇子,打你是你老錢家的造化!」

說完,周徹又是一個巴掌削了過去。

過癮!

有皇子的身份不知道利用,原主是真廢!

「狗奴才,趕緊給本皇子帶路!」

「你!」

錢楓深吸一口氣,將怒火按下。

讓你囂張,等會有你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