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六皇子徹,不修文武,懦弱無能,貪賭惡勞,無皇嗣之相。

又於日前褻瀆皇嫂甄氏,宗室諸臣上請,廢黜其位,充軍北漠。

今,陛下有召於西苑,命六皇子徹速往!」

別宮冷院。

宣旨後,跪着的下人們瑟瑟發抖。

在下人們身後,周徹匆匆走出門來,一臉無奈。

今早,他穿越過來,剛剛才消化完記憶。

原主,大夏王朝六皇子,正如詔書所言:文武不修,生性懦弱,渾身上下,除了長得好和長得大之外,沒有半分優點,各種惡習纏身。

昨天夜裡,原主受邀去五皇子家中用宴,喝得大醉。

但說他褻瀆皇兄未婚妻甄氏,這是絕對沒有的事!

原主又慫又菜,哪怕喝了酒,也絕對不敢褻瀆甄氏。

很明顯,這是一個局,一個欲置原主於死地的局!

結果,布局人高估了原主那個弱雞……喝多之後,他直接無了,讓穿越而來的周徹頂了身體。

「現在知道怕了?」

一道清冷的聲音在周徹耳邊響起。

面前女子,約莫二十四五歲,五官精緻,面容姣好。

鳳眼細眉,英氣與俏麗並存。

一襲黑衣緊束高挑身姿,腰肢如柳,胸臀碩碩,是女子年華最為美好的果實。

皇甫韻,出身西涼將門世家皇甫氏,周徹母親皇甫妃的族侄女——周徹表姐。

六年前,集天子寵愛於一身的皇甫妃突然撒手人寰後,尚在錦瑟年華的皇甫韻留在了京都照顧周徹。

因為原主『爛、慫、壞、蠢』,所以皇甫家很快將其放棄。

他們認定周徹是個失敗的皇子,唯恐被這廝拖了後腿,屢召皇甫韻回西涼。

皇甫韻拒絕,最終,被從家譜中除名。

這些年,她既是呵護教育周徹的長輩,又是體貼親近他的姐姐,還是負責他安全的護衛。

起先,她眼中也有光,臉上也有笑。

後來,由希望到失望,再到絕望,眸中已是徹底的冰冷。

玉手抓住了周徹的手腕:「走吧,我帶你逃回西涼!」

梳理好思緒的周徹深吸一口氣:「我不想走。」

皇甫韻柳眉一豎:「不想走在這等死嗎?!」

「走了就不用死么?」

「皇甫氏不會為了一個廢物冒險。」

「而已經對我下手的人,又怎會容忍我活着呢?」

周徹搖頭。

聽到這番話,皇甫韻頗為驚訝:「你今天倒是不傻了……可惜,太晚了。」

「不晚!」

周徹豁然起身,鬥志昂揚:「只要沒死,就不晚!」

死而復生,上天再給一次機會,哪有不搏一把的道理?

看着面前極好的身段,周徹動力滿滿。

「甄氏我沒碰過,這莫須有的罪休想蓋在我頭上!」

「既是皇嗣,這天下別人爭的,我如何爭不得!?」

身為穿越者,周徹很清楚一個道理:皇位爭鬥,只有勝者和死者!

他向前走去。

皇甫韻怔然許久。

這麼多年了,面前的周徹,竟給她一種陌生感。

難道,死到臨頭,終於浪子回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