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2001 第7章 席捲一切的表情包_塔靜小說
◈ 第6章 死人妖,別再纏我!

第7章 席捲一切的表情包

  這或許也是他單身到底的根源之一!

  同齡的男生都開始用聊天室約火包了,就他一個對女網友唯恐避之而無不及。

  回憶起這段黑歷史,雖然很丟臉,但林一鳴還是忍不住笑了。

  當年,自己還真他媽的傻白甜啊!

  這回重生,他一定要用聊天室撩妹,狠狠地撩!

  「你笑什麼?」趙大海疑惑地看向他。

  「沒什麼,第一次用聊天室,有點高興。」林一鳴隱藏了笑意。

  「你真low!現在聊天室多火啊,幾乎每個網民都有一個聊天室賬號,就你沒有。」趙大海翻了一個白眼白眼,給他註冊賬號,填名字的時候問:「你想叫什麼網名?」

  「我本無神論者。」

  「回答這麼快,你是早就想好了吧?你過去真的不知道聊天室?」

  林一鳴搖搖頭:「過去除了電腦課,我哪有機會碰到電腦呀?而且,學校的電腦課是不聯網的。」

  「也沒聽別人提起過聊天室?」

  林一鳴搖頭。

  沒上大學之前,他確實是個網絡小白,什麼都不知道。

  「好吧。」趙大海低下頭,費力地用二指禪功夫敲出網名,打完之後,他擦了擦汗:「真是的,沒事取那麼長的網名做什麼?打完真費勁!」

  林一鳴笑而不語,他是個始終如一的人,「我本無神論者」是他的第一個網名,一用就是19年,現在,他也不打算更換。

  「你看這一排,都是房間名,每個房間的名字就是房間的主題,你可以根據主題進入房間,尋找和你志同道合的人。」

  說白了,就跟後世的QQ群聊差不多。

  但趙大海還不知道什麼是QQ群,他手把手地教「網絡小白」怎麼使用聊天室,順便還幫林一鳴加入了當前最熱門的聊天室。

  林一鳴倒也配合,裝個新人,全程都交由趙大海指導。

  「你看這裡,這裡就是文字輸入框,你想說什麼,就在這裡輸入就行了。現在,你先發一個『大家好,新人報道』看看?」

  「嗯。」

  林一鳴把手放在鍵盤上。

  打字嘛,首先是先切換一下輸入法。

  他雙指按在shif+ctrl鍵上,切換輸入法,切完一遍後,他就愣住了。

  智能ABC、微軟拼音、金山五筆……

  就這樣?

  他這才想起來,搜狗智能輸入法是2006年出世的,這才意味着輸入法從單機時代進入互聯網時代。

  而現在,他也只能用這幾種單機輸入法了。

  最後,他選擇了五筆。

  「喲!尖子生就是尖子生啊,用的輸入法都和我們不一樣,我們都只會用拼音呢。」趙大海揚揚下巴,示意道:「發文字吧。」

  話音剛落,只聽啪啪噠幾聲——

  「大家好,新人報告。」

  一行字,已經發送了出去。

  趙大海呆了。

  這,前後不到三秒啊,林一鳴就已經打完發出去了??

  什麼鬼速度!

  「你……發了?」趙大海震驚地問。

  「嗯。」林一鳴指指屏幕。

  【我本無神論者】:大家好,新人報告。

  這剛新鮮出爐的網名,不是他,還是誰?

  「你打字也太快了吧!這打字速度是什麼時候練的?」趙大海問。

  「還快?我都嫌慢了呢。」林一鳴無語,早已用慣了後世的智能輸入法,現在再使用這種古早的輸入法,真是十根手指頭都難受。

  『等會兒就搞個智能輸入法出來!推廣出去,還能搶個版權!』林一鳴心想。

  要是讓他用這種古早輸入法熬到搜狗輸入法出世,那他還不如把自己這十根手指剁了!

  「快看,有人回你了!」趙大海激動地指着屏幕說。

  林一鳴看過去,當他看清回復他的人的名字時,他差點一口老血噴屏幕上!

  【且聽風吟】:新人你好。

  為什麼又遇見他?

  茫茫網海,都重生了,為啥上網第一個和自己打打招呼的網友還是他!

  網名可以重複,但林一鳴仔細確認了一遍——

  網簡聊天室。

  房間名:醉江湖。

  這百分百就是他認識的且聽風吟了!

  慘痛的回憶湧入腦中,那一年的青澀暗戀、錯付的感情,瞬間讓林一鳴百感交集,一時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撲到鍵盤上,啪啪打字!

  【我本無神論者】:且聽風吟!

  【且聽風吟】:?

  【我本無神論者】:我是男的!

  【我本無神論者】:我真是男人!!

  【我本無神論者】:你個死人妖,這一次別再來騷擾我!!!

  【且聽風吟】:我是女的……

  還敢自稱是女人?

  今天他不扒了他的人妖號,他就不叫林一鳴!

  然而就在他準備打字罵且聽風吟的時候,電腦突然——

  死機了!

  林一鳴愣住了,很快想起來,這年代的網吧的「大屁股機」,十個里有九個卡,還有一個愛死機。

  很明顯,他就是這麼幸運,選到了一個愛死機的。

  「我都和你說了,這台容易死機。」趙大海無奈地說。

  「問題不大。」林一鳴沒理會他,重新啟動電腦,打算再回聊天室里和且聽風吟大戰三百回合,非扒了他的人妖號不可!

  可是等他再回到聊天室里的時候,且聽風吟已經不在線上了。

  但聊天室里卻熱鬧了起來,都是在討論一件事:且聽風吟被新人罵作人妖!

  【我是路人甲】:且聽風吟那麼好的人,竟然會有人罵她!

  【不配擁有名字】:一個大男人,無緣無故一上來就這麼罵一個女孩,真是過分!

  【無名之徒】:下次見到那新人,我見一次罵一次,誰讓他欺負我們且聽風吟的?

  ……

  「……」

  他竟然不在了。

  林一鳴骨子裡的熱血也冷卻下來了。

  這時候他覺得自己很好笑。

  重生前,且聽風吟是他一生難忘的黑點。

  但重生後,且聽風吟對他來說,就是個陌生人,他對一個陌生人發情緒,這算什麼?

  也許他該放下了,不該再對一個「陌生人」跳腳大罵了。

  但他也保證,以後在網上見一次且聽風吟,就黑他一次,讓他感受一下,在殺毒軟件沒幾個的年代裏,電腦頻頻中毒是什麼樣的酸爽!

  「你剛剛怎麼了?」趙大海被他剛剛的舉動給嚇了一跳。

  「沒什麼。」林一鳴笑了笑。

  「不對吧?你要是不認識剛剛那個人,你怎麼會突然罵他呢?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背着我們,偷偷上網過?看你打字的樣子,也不像是在學校電腦房裡練出來的!」趙大海彷彿明白了什麼。

  「沒有。」林一鳴轉移話題:「你去玩別吧,剩下的我自己弄就行了。」

  「好吧,你有什麼不懂的,再問我。但是電腦死機這事,我可沒辦法。」

  「問題不大,你玩你的吧。」

  「嗯。」趙大海樂得解脫,轉身就套上耳機,打開了遊戲。

  面對電腦,林一鳴開始了頭腦風暴。

  既然重生,自然不能再平凡!

  首先,他得先把下學期的學費給掙了……

  咳,開玩笑的,他是軟件工程師,電腦就是他的武器,想要在這時代里大幹一場,他就得先擁有一台電腦。

  而在這年頭,電腦還是奢侈品,最低都是以萬起步——這筆錢,他就不想麻煩父母了。

  說起家人,也是林一鳴心中的一個刺。

  他的父母原本都是糧所的普通職工,但受到90年代末下崗潮的影響,雙雙下崗,之後也沒能找到什麼合適的工作,只好拜了一個釀酒師傅學手藝,後來開了個小酒坊,但收入也不是很可觀。

  為了供他上大學,砸鍋賣鐵還不夠,還要向別人借錢,於是有很多年間,父母受盡了他人的冷眼。

  直到後來,他有能力賺錢了,幫忙把家裡的債都還清了,父母才在街坊鄰居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挺直了腰板。

  想到這,他鼻尖不禁有點酸,於是趕緊搓了搓鼻頭。

  這真的是,人到中年,反而更感性了!

  不過,既然重生,他就不會讓父母再受這種苦了!

  他要努力賺錢,讓父母提早過上好日子!

  可現在要做什麼才能來錢快呢?

  互聯網的歷史,他早就爛讀於心,如果他記得沒錯的話,2001年互聯網泡沫危機,每一天都有一批網站倒閉,有無數程序員失業,他要如何才能逆流而上,在一個暑假中,快速賺到一台電腦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