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2001 第6章 死人妖,別再纏我!_塔靜小說
◈ 第5章 吾乃電腦小白

第6章 死人妖,別再纏我!

  考完最後一科,林一鳴回到宿舍,剛放下東西,就聽到宿舍長馬興旺高興地叫道:「兄弟們!今晚去網吧通宵,怎麼樣?」

  網吧?

  林一鳴心裏一動,說實在的,重生前,他起碼有15年的時間,天天抱着電腦過日子,現在兩天不碰電腦了,爪子都有點癢了。

  於是他也加入了隊伍里,可沒想到,剛出宿舍門,就被人發現了。

  「林一鳴?你也去?」馬興旺回過神,不可思議地看着他。

  不止他,其他舍友也都不可思議地看着他。

  去網吧,很奇怪嗎?

  他成年了吔!

  「嗯。」林一鳴迷惑地抓了抓頭髮。

  馬興旺比他更迷惑,不敢置信地又問了第二遍:「我沒聽錯吧,你真的要跟我們一起去網吧??」

  「嗯。」林一鳴再次點頭。

  「不會吧?你不是三好學生嗎?你怎麼會想要去網吧呢??」

  林一鳴這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像是見了鬼似的看着他,因為在所有人眼裡,他是最守規矩的乖學生了,而在這年代,老師都把網吧、遊戲廳視作洪水猛獸,在課堂上三申五令,不允許學生私自去網吧、遊戲廳,所以像他這樣的「乖學生」肯定是聽老師的話,和網吧無緣了。

  但現在,他卻主動要求去網吧,着實嚇了舍友們一跳。

  他低聲說:「你們不是說,這是最後的寢室聯誼,錯過就沒了嗎?我也是寢室的一份子,所以當然也要去呀。」

  「可是我們要去玩一個通宵的!」

  「那就通唄。」

  論通宵,誰能比他有經驗?

  「我們是要去玩的!」馬興旺加重了語氣:「你知道怎麼玩電腦嗎?」

  「知道。」

  論玩電腦,在場的有誰能玩得比他溜?

  但舍友們紛紛笑了起來,在場的誰還不知道林一鳴呀?林一鳴就是個書獃子,除了學習之外就什麼都不會了。

  電腦?

  恐怕他只會電腦總裁別太撩前妻她有馬甲護體課上老師教的:新建word文檔——保存word文檔。

  難道,他們要帶着一個書獃子,去網吧里創建word文檔嗎?

  「哎,」在一片笑聲中,趙大海於心不忍地說:「就帶林一鳴一起去玩吧,怎麼說他也是我們寢室的一份子呀!不會玩,那我們就教他玩唄。」

  「我不想帶新手。」

  「我也不想。」

  其他人紛紛說道,大家去網吧,就是要去打聯機遊戲的,如果帶個連方向鍵都按不利索的新手去,那不是給自己添堵嗎?

  「我帶總行了吧?」趙大海無奈地說。

  趙大海都這麼說了,其他人也就沒意見了。

  他們去了學校附近的網吧,這家網吧十分簡陋,放眼看過去,大概有五六十台機,電腦屏幕還是老式的的「大屁股機」,顯得笨重極了。沒有包間、也沒有隔斷,一問價格,都是均價一元一小時。

  林一鳴絲毫不猶豫,就交了1元。

  頓時,舍友們看他的眼神充滿了mmp,當然,這個年代他們還不懂得什麼叫mmp。

  但沒有人說他什麼,都當他是「乖學生」來網吧體驗一小時的,跟網管開了號之後,就朝最裏面的一排走去。

  就在快到時,趙大海突然牽起林一鳴的手,加快腳步,把他拖到最裏面的位置,搶坐了下來。

  剛坐下,就有人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林一鳴,你用這台電腦。」馬興旺指着另一台機子說。

  「好。」林一鳴沒想法,剛起身,趙大海就把他按了回去:「你就坐這裡,那台容易死機。」

  話音剛落,馬興旺就不滿地說:「林一鳴又不會玩電腦,用那麼好的機子做什麼?他那台可是我們這一排里最流暢的電腦,你把最好的電腦配給一個小白,那不是佔著茅坑不拉屎嗎?」

  「人家第一次來網吧嘛!第一次你總得給他最好的享受呀,不然他回憶起寢室聯誼,想到的是卡得要死的感受,那可就不好了。」趙大海說。

  馬興旺臉頓時黑了,因為其他人都已經坐下了,他就只剩下面前的機子可以選擇了。

  如果讓他用這電腦打遊戲,那還不如讓他去死。

  他陰沉着臉,朝林一鳴走了過去,態度是勢在必得:「林一鳴,你讓,還是不讓?」

  趙大海攔住了馬興旺:「這機子誰搶到就是誰的,這台是林一鳴先到的,就是他的了。你要是不想用那台,那你就去換別的呀!」

  眼看着兩人就要吵起來了,林一鳴趕緊站起來:「沒事,我就用那台吧。」

  「林一鳴,你別管他!」趙大海焦急道:「那台卡!」

  「問題不大。」林一鳴笑了笑,離開了座位。

  趙大海就不好再說什麼,只好隨着他跟同學交換了位置,和他一起坐下。

  「他們就知道欺負你不會玩電腦。」趙大海嘆了一口氣,用網管給的密碼幫林一鳴激活機子後,問:「你想玩什麼呢?」

  「我沒想好。」林一鳴朝舍友們看了過去,想看看他們都打算玩什麼遊戲。

  趙大海立即明白他的意思,但很無奈地一笑:「你別想了,你就只花了1元錢,只能玩1個小時,1個小時的時間,還不夠你出新手村呢。你還是別和大家一起玩了,你玩別的吧。」

  林一鳴露出了小白般的憨笑:「那我能玩什麼呢?」

  「你玩……」趙大海盯着電腦想了一會兒,終於想到了:「算了,你聊天吧!」

  說完,就麻溜地給林一鳴打開了聊天室。

  當簡潔的聊天界面蹦到眼前時,林一鳴的情懷也隨之涌了出來。

  他第一次入網,註冊的就是聊天室,也是聊天室,令他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是這些朋友陪伴着他度過了無數個失眠的夜。

  但對於聊天室吧……他還擁有一段難忘的黑歷史!

  那時,他在聊天室里結交的第一個朋友,網名叫做「且聽風吟」。

  看名字,應該是個文藝女青年。

  之後他們聊了一年,他完全被且聽風吟的風采迷倒了,她的成熟穩重、她的善解人意、她的淳淳教導,完全擄獲了林一鳴懵懂的少男心。

  他心動了,甚至還萌生了娶且聽風吟為妻的念頭。

  而這時候,且聽風吟主動提出了要見面,於是他們約在了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館裏見面,到時候,他拿一支紅玫瑰,且聽風吟拿着一支藍玫瑰,以做見面相認的標記。

  當天,他欣然前往。

  但到咖啡館門口,他就硬生生地停住了腳步。

  因為他看見,咖啡館裏唯一一個手持藍玫瑰的那個人——

  他、是、男、的!!

  媽耶!

  當場就把林一鳴差點嚇尿了,紅玫瑰插在門口,立馬轉身就跑!

  回到學校後,舍友們問他這次網友見面有沒有來電,他能說什麼?

  他能說自己網上戀了個大叔嗎???

  卧槽!

  於是他從此退出聊天室,改用QQ,但就算是用QQ,他也不敢再隨便和「女網友」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