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2001 第5章 吾乃電腦小白_塔靜小說
◈ 第4章 高考so easy!

第5章 吾乃電腦小白

  翌日。

  上千名考生聚集在考場封鎖線外,有些人在焦慮地背誦課文,做垂死掙扎;

  有些人是若無其事,拿着高考的話題和同伴嬉鬧。

  而在如此熙攘的環境下,有一個人顯得雲淡風輕,這個人就是林一鳴。

  他倚靠在芒果樹下,閉目養神。

  其實他昨晚熬了一個通宵,把19年前的高考記憶都盡量翻了出來,在各科練習冊上找出了相似的題目,並且對好了答案——如果這樣還不能考個985高校,那真是白瞎了這場重生。

  「林一鳴!」

  身後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打斷了他的休憩。

  他睜開眼,看見是蘇純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她充滿擔憂地上下打量林一鳴:「你沒事吧?」

  「我沒事。」林一鳴心裏一暖,真是單身久了,隨隨便便一句簡單的問候,都能暖進心裏。

  但他心裏又記着另一件事,歉疚道:「對不起,昨天晚上……」

  「沒事!我知道,你是睡糊塗了嘛,昨天晚上你已經解釋過啦!」蘇純大度又心疼地問:「不過,你到底是夢到什麼,才讓你行事那麼癲狂?還把老周、陸廣平他們都惹毛了?你真的沒事嗎?還是你被欺負了,卻不敢說?」

  不是……

  林一鳴突然一個激靈,忽然明白蘇純為什麼不計較自己親她的事,八成是看他被老周、陸廣平他們教訓了一頓,實在太可憐了,所以不忍心再責備他了。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他不要臉了!

  臉是什麼?

  能幫他解決終身大事嗎?

  「我沒事,真的沒事,他們沒有打我!」林一鳴捂着沒有受傷的胳膊,露出了忍辱負重的表情——委屈,但寶寶不哭!

  蘇純頓時緊張了起來:「你手臂受傷了?有沒有看過校醫?他們竟然敢打你!還傷到你的手?那你等會兒怎麼考試?不行,我要告訴老師!讓老師重重懲罰他們!」

  「不要!」林一鳴抓住她的手,趁機摸了摸。

  少女的手,真滑!

  「算了吧,咱們還是以高考為重。如果你這時候去向班主任告發他們,這樣他們就沒法參加高考了,我不希望因為我一個人的過失,害他們失去前途!」

  「你真善良。」蘇純被感動了。

  「嗯。」林一鳴閉上眼睛,柔弱、可憐地縮緊一米八的高個,把頭靠在了蘇純的肩膀上。

  好可憐。

  蘇純盯着林一鳴捂着的「傷處」,心生大憐,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想輕輕撫摸一下林一鳴的頭髮……

  「老大!」

  突然,一個人擠到了他們面前,一開口就激動地喊!

  林一鳴受驚,睜開了眼。

  而蘇純的手也尷尬地停在了半空中。

  這個人,就是臭名昭彰的小霸王陸廣平!

  「你昨晚真是太帥了!以後我認你做老大!向你學習!」陸廣平激動地抓住林一鳴「受傷」的手,用力地——搖、了、搖!

  蘇純:「……」

  「咳!」畢竟也是修鍊四十載的老油條了,林一鳴皮也夠厚的,尤其是臉。

  他自覺地從蘇純肩膀上挪走自己的頭顱,故作雲淡風輕,微笑地問陸廣平:「你,怎麼來了?」

  好好解釋,不然拖去小樹林,再教育一頓!

  但陸廣平的變化,也讓林一鳴吃驚不少——

  他剃掉了長發,好好穿起了校服,而且手裡還捧着書本和高考准考證。

  要知道,陸廣平過去就算穿校服,也是不好好穿的。

  他都是上面三個紐扣不扣,露出一半胸膛,自稱風流性感。

  衣服下擺一邊塞在褲子里,一邊掉在外面,而褲腳也永遠是一邊高一邊低,說是性感,其實也很中二。

  老周看着來氣,就抓着教條,追着他繞着學校跑了三圈,也沒能讓他改正過來,最後只能勒令他不能參加周一的升旗儀式了。

  可現在,陸廣平竟然改邪歸正了?拿着准考證,難道還想好好參加高考不成?

  但陸廣平的表現,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訴林一鳴:是的!

  他湊近了林一鳴,眼神無比熾熱:「老大,你昨晚說的是真的嗎?上了大學,真的可以學到更多,變得更厲害嗎?」

  是因為那句話?

  林一鳴驚了。

  他以為按陸廣平頑劣不堪的性子,是根本聽不進的,但沒想到,他不僅聽進去了,而且還為之而改變!

  看來,重生之後,他的任何一句話都有可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呀,那真是太牛X了!

  「嗯,是的。」林一鳴點頭回答道。

  陸廣平問:「那你說,我現在努力,能考得上嗎?」

  林一鳴無奈聳肩:「現在努力也來不及了,不過你可以復讀,只要你下一年認真學,肯定能考上的。」

  陸廣平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他畢竟還是心軟。

  「考完之後來找我吧。」林一鳴拍拍他:「我把我的課本、練習冊都賣給你。」

  陸廣平搖頭,仍是泄氣:「不用,我自己有。」

  「你那空白本有個屁用呀?」林一鳴一巴掌呼了過去:「你知道我是誰嗎?」

  「林一鳴?」

  又一巴掌:「我是全年級第一!」

  「?」陸廣平不明白,全年級第一又怎麼了?

  林一鳴真是被他蠢笑了:「我的意思是,全年級第一的課本上都寫滿了筆記,你拿着它,複習起來會事半功倍,明年高考你就能輕鬆過關了。」

  「哦哦!」陸廣平這才明白過來,激動道:「那謝謝老大了!」

  「謝什麼謝呀?要錢的。」林一鳴搓了搓手指。

  「多少?」

  「一百。」

  「謝謝老大。」陸廣平高興地從兜里掏出了一百,雙手恭恭敬敬地奉上。

  周圍的同學都驚呆了。

  過去,都是小霸王陸廣平跟別人收「保護費」,誰能想像得到,他竟然也有送錢給別人的時候??

  林一鳴恬不知恥地收下高中生的錢,要知道上一世高考結束後,自己抱着那些書回家,簡直是累死累活的,現在好了,有人幫他處理那些書了,而且還小賺了「一筆」,快樂~!

  他轉頭看向蘇純:「蘇純,我可以解釋,其實我只是想讓大家考前放鬆一下……」

  「哼!」蘇純狠狠地踩了他一腳!

  「嗷!」林一鳴痛的呀!

  叮鈴鈴——!

  恰在此時,校園鈴聲響了,是考場解封了,蘇純狠狠瞪林一鳴一眼,就隨着人流,走向考場。

  身後,林一鳴在抱腳慘叫:「純純~!這次我真的受傷了呀~~!」

  但蘇純頭也不回,轉眼間消失在人海里。

  「好吧。」林一鳴無奈地放下腳,一瘸一拐地走向考場。

  雖然單身四十年,他很期待來一場甜甜的戀愛,但比起甜甜的戀愛,他好像更喜歡欺負小女孩呀……

  *

  按着准考證的編號,林一鳴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後,他憶起了自己當年高考的景象。

  其實他平時成績不錯,就是高考時,精神緊繃到了極點,腦子跟斷了片似的,原本會做的題突然變得不會做了,於是最後只考了520分,落到了二本線上。

  再次重來,他沒了心慌手抖,應該能正常發揮。

  按照過去模擬考的成績來看,他的成績穩在610分左右,可以考個不錯的一本院校了。

  但當老師發下考卷,他檢查試卷時,臉上不禁浮出了笑容。

  卷面和他記憶中的出入不多!

  也不枉費他昨晚幹了個通宵,把練習冊上相似的題目都找出來,除了語文、英語兩大題不可預估之外,理科題目都被他掌握了個大概,就算最後做不了高考狀元,也應該能考個重點大學了。

  每次寫完卷子,他在差錯時,順便估算了一下自己的最後得分。

  語文,135分。

  數學,140分。

  英語,120分。

  理綜,270分。

  保守估計,自己穩拿的分起碼有665分,而其沒把握的題,那就是隨緣加分了。

  他記得這一年裡,清華北大劃的分數線就是660分,也就是說,如果他估分沒錯的話,那他就基本能穩進清華北大了。

  『老周啊老周,這下你想不服老退休都不行了吧?』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