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2001 第4章 高考so easy!_塔靜小說
◈ 第3章 小樹林見!

第4章 高考so easy!

  陸廣平冷冷一笑:「反正我成績差,如果能拖一個尖子生下馬,那是我賺了!」

  「嗯,有道理。」

  林一鳴站起來,做了一個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舉動。

  他,對陸廣平深深鞠躬了!

  「陸廣平,對不起!我剛剛睡糊塗,做了場噩夢,夢見叔叔阿姨得了不治之症,所以才說了不該說的話。對不起,其實叔叔阿姨都能長命百歲的!」

  然後,對李帆鞠躬道歉。

  「李帆,對不起!我剛剛也夢見你了,其實在夢裡你挺好的,是個完美的好男人、好爸爸,而且你對李萍的愛很打動我。真的!」

  認慫,保平安。

  這是林一鳴的人生信條之一!

  畢竟也是個快奔四的人了,骨子裡沒那麼多的熱血和激情了,與其打一架,林一鳴更喜歡坐下來泡泡茶。

  男人嘛,沒有一杯解決不了的事。

  甭管這一杯是酒,還是茶。

  陸廣平和李帆當場傻在原地了。

  因為他們沒想到林一鳴居然會這麼快就道歉。

  而且90度鞠躬,態度多誠懇!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林一鳴嗎?

  「是呀是呀,不就一場誤會嗎?快高考了,別鬧事了。」趙大海站起來說和。

  陸廣平反應過來:「呵,咒的不是你爸媽,你當然會這麼說!」

  他一把揪住林一鳴的領子,惡狠狠地說:「你想在這裡打,還是到外面去打?」

  「真不接受道歉?」林一鳴為難的說。

  「不接受!」

  「好吧,那叔叔就陪你們玩玩!」林一鳴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轉身收拾書本。

  時間緊迫,他得多帶點書回去複習,才能恢復知識點記憶呢。

  「怎麼?你想拿書做武器,跟我們決鬥呀?」陸廣平不屑道:「就算多帶幾本書,也保不住你這條命!書獃子,就是書獃子!」

  林一鳴嘆氣:「這是我要帶回家複習的,不是拿來跟你們打架的。」

  說著,又多裝了一本《三年模擬五年高考》進書包。

  陸廣平不屑地呵了一聲。

  林一鳴裝好書本後,就跟着陸廣平和李帆出去了。

  在他們到門口的時候,蘇純跑過來攔住了他們:「你們不許打架!不然我現在就去告訴老師!」

  陸廣平陰陰一笑:「蘇純,你要是敢告訴老師,我保證你參加不了明天的高考!」

  「誒,」林一鳴抓住陸廣平的手,和氣地說道:「男人的事,就別牽扯到女人了。」

  接着,他轉頭對蘇純說,聲音柔軟了幾度:「你別報告老師,這點小事我能處理好,你就安心複習你的功課,我保證我們仨都能好好參加高考。」

  「可是……!」

  「沒什麼可是,回去吧,我和他們出去只是聊聊,不打架。」林一鳴微微一笑,柔聲道:「明天見。」

  「明天……見。」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蘇純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林一鳴夾在陸廣平和李帆中間,緩緩走向學校後面的小樹林……

  ……

  10分鐘後,學校後方,小樹林。

  月黑,風高。

  一群人悄悄地圍住了一個人。

  而不幸的是,被圍住的這個人是林一鳴。

  他抱着沉甸甸的書包,在一群不良少年中,貌似弱小、可憐、又無助。

  「兄弟們,我來給你們隆重介紹一下!」陸廣平對其他人說:「這位,是我們班的尖子生,老師眼中的三好學生,准一本線高材生!」

  不良少年們鬨笑。

  笑聲中,充滿了對優等生的不屑。

  而林一鳴卻是沉着氣,仔細地打量敵人們。

  都是十六七八的青少年,留着及肩長發,穿着破洞牛仔褲。

  這造型真叫人懷念,雖然娘了一點,但總比過幾年流行的殺馬特順眼一些。

  武器:人手一把蝴蝶刀,甩得那叫花里胡哨,實際上根本傷不到人。

  但這年代的小流氓們就喜歡甩這種刀,以為這樣很酷。

  而自己的武器……書包?

  不,這是今晚要複習的重要資料,損壞了可不好。

  所以林一鳴選擇把書包放在樹根下,自己擼起了校服袖子。

  「說好了單挑,你卻默默叫了一群人。」林一鳴嘆氣。

  「你這是做什麼?」陸廣平好笑:「書獃子你還想和我們打呢?你體育及格過嗎?」

  「好像是沒有……」林一鳴捏捏自己年輕的胳膊肉。

  白花花,軟趴趴。

  也對,學生時代,他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書獃子,除了讀書,什麼都不會。

  「沒有,那就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再從爺爺們的褲襠底下鑽過去,今天的事就算了!不然,你別想參加明天的高考!」

  陸廣平逼近林一鳴,威脅道。

  林一鳴淡淡說道:「看在是同學的份上,你現在帶你的哥們走人,我可以放你們一馬。」

  「就你?」陸廣平哈哈大笑,回頭和兄弟們說:「笑死爹了!這書獃子平常連個籃球都接不住,現在竟然還反過來威脅爹……」

  他的話還沒說完,背後的林一鳴突然抓住他的手肘,一擊擊在關節處,將他手臂折在背後。

  與此同時,腳踢膝關節,把陸廣平踢得跪了下去!

  「啊!」陸廣平完全被制住,動彈不得!

  他帶來的小流氓們看到突發情況,也顧不上甩刀耍酷了,紛紛掉轉刀頭,朝林一鳴攻去。

  但林一鳴卻從容躲過,沒幾下的功夫,就卸掉了小流氓們的武器,全都踹成了一堆。

  「還要打嗎?」林一鳴點到為止。

  小流氓們見勢不妙,立馬掉頭就跑。

  眨眼間,小樹林里就只剩下林一鳴和陸廣平,還有一個腳軟跑不動路的李帆。

  事兒解決了,就這麼簡單。

  對於叛逆少年,請老師、請家長,哪比用拳頭解決來得一勞永逸?

  林一鳴放下袖子,遮起自己白白軟軟的胳膊,撿起書包的一剎那,他又變回了陸廣平和李帆熟悉的書獃子。

  「你……你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厲害?」陸廣平坐在泥地上,吃驚地問。

  「你想知道?」

  「嗯!」

  林一鳴一笑:「大學,武術社。」

  體育差,他自己不知道嗎?

  所以上了大學後,沒有了升學壓力,林一鳴就開始鍛煉自己,加入了幾個自己感興趣的社團,其中之一就是武術社。

  雖然重生變回了十八歲的白斬雞,但在武術社學到的格鬥技巧都還在。

  這次一打五,林一鳴沒有以力搏力,而是全使用技巧,擊打小流氓的關節或者要害,讓他們失去了戰鬥能力。

  看陸廣平一臉懵逼,林一鳴就知道他聽不懂自己的話。

  他一笑,說:「這就是讀書的好處,你可以去往更大的地方,看到更大的世界,學到更多的東西。你以為留個長發、穿個破洞牛仔褲,耍耍刀子就很牛逼了?其實你也就只能在清平縣這方寸之地逞凶行惡罷了。」

  但轉念一想,陸廣平將在03年感染非典死去,壽命只剩兩年,他和他講這個有什麼用?

  於是他聳聳肩,轉身離開了小樹林。

  這時的他,根本沒想到自己隨口一說的逼話,竟然會對頑劣少年陸廣平造成巨大的影響,等他第二天再見到陸廣平的時候,他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