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2001 第3章 小樹林見!_塔靜小說
◈ 第2章 先定一個小目標

第3章 小樹林見!

  「林一鳴,你給我出去!!」班主任拎起傻逼了的林一鳴,野蠻地將他拖了出去!

  各種磕痛接踵而來,清晰地提醒着林一鳴這真不是夢!

  同學們詫異的面孔在遠離,蘇純驚慌失措的眼神,李帆陸廣平的咬牙切齒,都深深地印在林一鳴的眼裡。

  「媽的,早知這是2001,老子就不瞎嗶嗶了……」

  帶着悔恨,林一鳴被老周拖進了辦公室。

  老周氣呼呼。

  林一鳴眨眨眼,先發制人:「老周……」

  「別叫我老周!」

  「哎!老師,明天就要高考了,現在正是爭分奪秒的時刻,我知道錯了,我保證不會再犯,你就讓我回去好好複習吧,我爭取明天考上清華北大!」

  老周氣得嘴巴都歪了:「我放你回去影響其他同學複習嗎?」

  「不不不,我保證不會再犯了,如果您不放心,我可以在高考後給您寫2000字檢討書,您看成嗎?」

  「你你你這是在跟誰談條件呢!」

  林一鳴攤手:「我陳述的是事實,現在距離高考也就……」

  他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也就只剩12個小時了,與其在這裡花一個小時訓我,還不如讓我回去好好複習呢,說不定明天你就收穫一個高考狀元了。」

  「你、你以為你是誰呀!」老周都給氣結巴:「你水平在哪裡,我還不清楚?林一鳴你成績確實是好,但你距離清華北大還差那麼一丟丟呢!」

  「那要不要打個賭?」

  「賭什麼?」

  林一鳴想了想,說:「如果我能考得上清華北大,您就退休,怎麼樣?」

  「成!如果你真能考上清華北大,我就馬上退休。現在,你給我滾蛋!」

  「好咧!」

  林一鳴得令,麻溜地離開了辦公室。

  在走出辦公室時,他回頭看了老周一眼,老周現在正在喝口涼水壓壓氣呢。

  他記得:

  老周帶的下一屆學生里,有一個叫李啟明的頑劣學生,每次惹事,那學生就會說:「我爸是李不剛!」

  那李不剛是本地大官,只要李啟明搬出他老爸的名頭,校長都拿他沒辦法。

  而老周脾氣向來剛烈,非要去整治那李啟明,結果後來被李啟明硬生生氣得心臟病發在講台上,而李啟明卻把教室門給關緊了,不讓其他學生去呼救,於是老周就死在了他最愛的講台上。

  知道這件事後,他們99級的學生義憤填膺,可都一樣拿李不剛父子倆沒辦法。

  如今只要老周能避開那禍星,就能安享晚年了。

  ——這也是做學生唯一能報答老師的教育之恩了!

  李一鳴回到教室里。

  同學們仍然在埋頭刻苦複習,但也有不少不喜歡學習的同學抬起了頭,用異樣的目光看着他。

  唉,都是之前瞎嗶嗶惹的禍。

  無意間,當了一回真·預言家。

  也不知道那些「預言」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不過很幸運,現在是高考前一晚,這時候爆出李帆和李萍早戀的事,老周也不敢拿他們怎麼樣,不然李帆的愛情提早被扼殺在搖籃里,那他真是罪過了。

  但……

  林一鳴低頭悄悄溜回自己座位上時,還是很明顯地接收到了來自李帆和陸廣平的殺氣!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他回到座位上。

  剛坐下,趙大海就湊過來,壓低聲音問:「一鳴,你怎麼知道我爸跟我說,要是考不上就回家養豬?」

  「呃……」他可以說是同學聚會上,趙大海自己爆的料嗎?

  2019年那場豬瘟,讓豬肉價暴漲到30元一斤,所以聚會時,無數人對養豬大亨趙大海投去了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吃不起啊吃不起!

  趙大海可憐兮兮地問:「你真的覺得我考不上嗎?」

  林一鳴默了。

  他能說啥?

  他只能說:「養豬,挺好!」

  「豬肉價漲到三十,要幾年呀?」

  「十八年後吧!」

  「你他娘逗我??」

  林一鳴嘿嘿一笑,只能希望趙大海把這當笑話了。

  他拿起課本,趙大海就識趣地閉上嘴,也投入了緊張的複習當中。

  但這時候的林一鳴,哪有心情複習呀?

  雖說在教師辦公室里的,他已經認清了重生的事實,但認清不代表接受。

  直到他現在坐下,才有時間平復內心的震撼和理清繚亂的思緒!

  林一鳴,重生前37歲,在鵬城知名外企公司中做程序員,年薪50萬,名下有兩套房子、一輛車。

  除了單身和禿頭,他對自己的人生都很滿意。

  所以為什麼要重生呀?

  難道是要他回來解決終身大事,和保護頭髮不掉落?

  想到這,林一鳴忍不住摸了摸頭頂。

  觸手可及,是茂密的頭髮。

  感覺真是奇怪。

  頭禿七年,他都快忘記自己頭頂上有頭髮是什麼感覺了。

  而說到保護頭髮,這裏面就有很大的學問了。

  首先,他不能工作得太累。

  累了才會禿頭。

  而保證自己一世都不勞累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成為人上人,讓各路精英大佬都為自己打工,這樣,他每天只用躺着就能數錢了,而不用太傷腦筋了!

  他30歲才開始掉發,也就是說,他還可以用12年的時間去成為人上人!

  先定一個小目標,每天掙一個億……

  算了算了,還是先把眼前的高考解決吧,反正也就兩天的事,又不麻煩。

  回歸現實,林一鳴重新審閱自己:時隔二十年,他還記得高中的知識點嗎?

  答案是:記得。

  翻開課本的一剎那,腦子裡遙遠的記憶突然變得鮮活,就好像是18歲的記憶和37歲的記憶完美融合了一般,他既記得37歲的昨日,又記得18歲的昨日……

  若是這樣,那高考就變得簡單多了,只要他再努力回想一下當年高考都考過什麼題目,提前準備好正確答案,就算做不了高考狀元,考個985也不是難事。

  想到就干!

  他這人沒有什麼優點,就是專註和認真,所以經過他手裡的活兒總是處理得高效而完美,績效高到離譜,獎金拿到手軟。

  不知不覺,放學了。

  林一鳴伸個懶腰,鬆了一口氣。

  他決定抱課本回家,通宵把高考重點都圈出來。

  而通宵,他做程序員,早就習以為常了,所以熬兩個晚上,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

  「林一鳴。」

  一個不是很友善的聲音響在身邊。

  林一鳴抬頭看。

  是陸廣平。

  陸廣平黑煞着臉,指指外面:「林一鳴,放學了,敢不敢跟我去一趟小樹林?」

  「你還在生氣吶?剛剛是我睡糊塗了,說了很多瞎話,你別放在心上。畢竟明天高考呢,咱別在這節骨眼上生事呀!」

  陸廣平冷笑一聲:「你可以咒我,但絕對不能咒我爸媽!林一鳴,這筆賬,我跟你算定了!」

  「對,還有我!」李帆紅着眼,站了起來。

  林一鳴無語凝噎了。

  是滴,男人最痛恨戴綠帽、接盤、喜當爹,他全都套在李帆身上了!

  而且好像李帆和他心愛的小蘋果感情似乎還出現了點問題……

  唉,都是一時快嘴惹的禍。

  林一鳴無奈地嘆氣:「你們,不想高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