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2001 第2章 先定一個小目標_塔靜小說
◈ 第1章 重生2001高考前

第2章 先定一個小目標

  課本、練習冊,堆得如小山一般高,卷子鋪得滿桌都是。

  房頂吊扇忽悠悠地轉,卻沒有帶走一絲炎熱。

  周邊同學們都在埋頭奮戰,把書本、卷子翻得沙沙作響。

  而遠處黑板上寫着:距離高考還剩1天。

  這場面讓林一鳴無比懵逼。

  明明就是在加班寫代碼,寫得累了,就在桌上趴了一會兒,怎麼一睜眼,就回到了高考前一晚?

  難道是因為前一天晚上參加了同學聚會?

  在聚會上,同學們一個個光鮮亮麗、成雙成對、孩子滿地跑。

  而自己——

  單身!

  禿頭!

  高中畢業20年,還過着兩點一線的生活,這樣的人生過得真沒意思!

  也許正是因為心中充滿遺憾,所以才會夢回到高考前一晚,在一切命運都還未發生改變的時刻吧!

  但做夢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

  他可沒忘記老闆的要求——凌晨5點,準時更新版本!

  所以他得趕緊醒來才行。

  啪!

  他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很疼!

  再次睜開眼,自己並不在熟悉的辦公室里,而仍然還在高考教室里!

  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

  林一鳴頓時就納悶了,揉揉臉:「這夢做得也忒真實了吧?打臉還挺疼的?」

  這時,班主任走過來了,關懷道:「林一鳴,你沒事吧?」

  「沒事。」

  「那就好好複習,準備明天的高考。」說完,班主任就轉身準備離開。

  林一鳴苦笑道:「複習什麼呀,反正最後還不是考上了一個賊坑爹的二本?」

  聽到這話,班主任連忙着急地轉過身來:「林一鳴,你別說這麼泄氣的話,以你的能力,只要正常發揮,絕對能上重點一本線的!」

  「唉,不說我了。」對自己的人生,林一鳴不想點評了,他語重心長地對班主任說:

  「老周,聽我一句勸,帶完我們這一屆,你就老老實實退休吧。因為你帶的下一屆學生里,有一個叫李啟明的,他爹是李不剛,你真惹不起!」

  班主任懵了:「你叫我什麼?」

  不理他,林一鳴轉頭看向同桌趙大海,伸手把他擋臉的課本抽開:

  「大海啊,甭讀了,反正你也考不上,回家養豬挺好的,以後豬肉漲價30塊錢一斤,誰都買不起呢!」

  同桌趙大海愣了:「啊?」

  不等他反應,林一鳴看見了他身後三排的同學:

  「陸廣平,回家多聽你媽的話,叫你戴口罩你就戴口罩,叫你不出門你就別出門!03年非典真的會害死你全家的!」

  陸廣平立馬拍桌而起:「林一鳴,你咒誰全家呢!」

  但林一鳴也不理他。

  自己的夢,何須在乎甲乙丙丁的看法呢?

  「李帆,好好珍惜小蘋果,別劈那麼多腿了,結果最後還不得當接盤俠,幫別人養孩子?早知道會這樣,你就好好珍惜小蘋果嘛!還有,你昨晚喝醉了吐我一身,賠我一套新衣服!」

  「啊?」李帆和李萍露出了慌亂的表情。

  班主任震驚地看看他們:「你倆什麼時候在一起的?還有,你們竟然喝酒?!」

  「我們沒有!」李帆趕緊否認,忍不住向林一鳴投去了殺人的眼神!

  李萍則是羞紅了臉,連忙抓起一本書,擋住面孔,連書拿反了都沒注意到。

  她偷偷看向李帆,眼神想殺人:『你劈腿?』

  『我沒有!』李帆百口莫辯,那個委屈啊!

  看着他倆,林一鳴忍不住笑了起來。

  高中。

  青澀。

  多美好!

  就因這時的感情有多純粹,喝醉後,李帆才會哭得有多心碎。

  猛漢的落淚,也喚起了林一鳴在心底里藏了多年的感情——

  他懷念蘇純。

  那是唯一摯愛他的女孩,也是他唯一辜負的女孩。

  現在這個女孩就坐在自己的面前,扎着高馬尾,別著蝴蝶發卡,皮膚如白瓷一般無暇,眼神如泉水般清澈,還是記憶中的那份美好。

  但在高考結束之後,一切變了。

  他高考考砸了。

  而這時候,蘇純找到了他,並且向他告白。

  可他很明白,自己已經考砸了,和蘇純拉開了很大的距離,如果和蘇純交往,這個傻女孩一定會為了自己而更改志願,那不就是毀了她的前程了嗎?

  於是他就拒絕了蘇純。

  從此之後,他就再也沒辦法忘記,2001年的夏天,他弄哭了一個女孩。

  直到同學聚會,他才從女同學們口中得知,蘇純後來考上京都財經大學,學的是金融投資方面的專業。

  但沒學完,她的父母為了商業利益,就強迫她嫁給了一個富豪老頭,不料,那老頭是個虐待狂,兩人結婚不到半年,蘇純就受不了折磨,跳樓自殺了。

  聽說蘇純死的時候,手裡緊緊握着一枚蝴蝶發卡。

  她的家人去給她收屍的時候,還怎麼都掰不開她的手呢!

  同學們都紛紛猜測,蘇純到死都不肯放手的發卡必定是她深愛的男子送的,但沒有人知道的是——

  那蝴蝶發卡是林一鳴送給蘇純的成年禮!

  自從他送給蘇純後,蘇純就每天都戴着,林一鳴沒想到的是,她竟然會戴到死……

  所以聽說這件事後,林一鳴十分難過,後來喝酒,李帆抱着他哭着喊小蘋果,他就抱着李帆哭着喊蘇純,喊着喊着,就互相吐了一身。

  醒來後,他不停在想,要是當年沒有拒絕蘇純,那該多好,這次的同學聚會,他和蘇純的孩子也能滿地跑了。

  如果能重來,他不會再放開蘇純的手了。

  他朝蘇純走了過去。

  「林一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班主任的怒吼,他已經聽不到了,他的眼裡只有蘇純了。

  他走到蘇純的面前。

  蝴蝶發卡閃了一下。

  他突然心動,忍不住伸手去撫摸蝴蝶發卡。

  蘇純嚇了一跳,像只小鹿一般,往後縮起了身體。

  看到如此生動的蘇純,林一鳴忍不住感慨:「二十年了,我都記不清你長什麼樣了,也就只有在夢裡,才能看清你的樣子,你還是那麼美!」

  「你……你在幹什麼呀?林一鳴?」蘇純驚慌地低嗚:「老師還在呢!」

  看到蘇純眼裡湧出淚花,林一鳴就心疼不已,他伸手去擦拭蘇純的眼淚,憐惜道:

  「你別哭呀!蘇純,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把你弄哭了。還有,我真傻,我為什麼要拒絕你呢?這世上,除了你,根本就沒有女人會愛我。」

  說著,林一鳴忍不住俯下身,吻住蘇純。

  柔軟,絲滑。

  這夢,真美好。

  觸感,夠真實!

  真不願意醒來呀!

  「林一鳴!」班主任怒吼在逼近。

  林一鳴抬起身,伸手攔住班主任:「老周,這是我的夢,你就別嗶嗶了,行嗎?」

  班主任一臉委屈:「我……??」

  林一鳴不管那麼多,既然夢還沒醒,那就多親親蘇純,不然就白費這個夢了。

  就在他捧着蘇純的臉,再來第二個吻時,班主任終於忍不住一巴掌呼了過去!

  痛!

  林一鳴睜眼。

  「咦?我怎麼還在這兒?」林一鳴納悶地看着清晰的教室、老師、同學們。

  按道理,他痛醒之後應該回到辦公室里更新代碼了呀,怎麼還在高中教室里呢?

  「不行,老周你再打我一下,我真的得醒了,老闆命令,必須5點更新版本,遲一分鐘我可是挨扣一百的!」

  林一鳴主動地把腦袋伸了過去:「老周,打我!」

  「反、反了你!」班主任又一巴掌呼了過去。

  但這畢竟是被逼的,力度比之前還輕了些。

  林一鳴很痛,但他睜眼還是在教室里呀!

  他着急了。

  再不醒來,真的就要被老闆扣錢了!

  「老周,你吃飯了沒有呀?打人都沒力氣?」林一鳴急道。

  班主任這會兒真的惱羞成怒了。

  「別叫我老周!!」

  他抓起旁邊的課本,狠狠地拍到林一鳴的頭上!

  砰!

  這次夠重的!

  林一鳴兜不住,一下子倒在地上,兩眼都冒金星了。

  可是晃一晃頭,他還在教室里!

  「咦!!」

  痛,代表這真不是夢啊!

  這麼說……

  他真的回到了2001年高考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