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7章 AI小智覺醒

指揮中心。

一名警員匆匆趕來,向指揮室內的警官敬禮,然後說道:「幺幺零中心剛剛接到汪沖家屬電話,綁匪用汪沖的手機發來汪沖遭虐待的微信視頻,限他們家在兩個小時內準備價值1000萬的比特幣轉到指定賬戶,否則時間一到就撕票。另外,汪沖的父母已開始尋找熟人渠道,準備購買比特幣了。」

「馬上安排警力協助和保護家屬。」一名指揮人員說道。

「是!」

十分鐘後,指揮中心又接到劉季美家屬打來的電話,說是綁匪用劉季美的手機發來劉季美遭虐待的微信視頻,限他們家在兩個小時內準備價值500萬的比特幣轉到指定賬戶,否則時間一到就撕票。

……

在另一間毛坯房內,許志強被兩個人按着肩膀。

因為被按得不舒服,剛開始的時候,許志強也在拚命的掙扎着。

杜建宇走了過來,一手掌敲打許志強頭上的美團外賣安全帽,同時掏出一把匕首用刀柄擊打在他的胸口。

瞬間,許志強被拍着頭震得發麻,接着被這冰涼的刀柄的衝擊刺痛得難以呼吸,那種感覺就像是要窒息一樣又痛又難受。

「老實點,好好配合或許有活命的機會,若是敢反抗出聲,那就得死!」

杜建宇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那聲音很重,每個一字說出,他說話時臉上肌肉都一綳一綳的緊,似乎每個字都是有狠勁憋出來的。

許志強冷靜了下來,與其受罪致死,倒不如安心的死。

至少不用受多餘的罪。就算是死,也得死的時候也能安詳一些,他放棄了反抗。

「這就對了!」杜建宇快速反手把刀刃在許志強那來回比劃,舌頭在嘴巴上輕輕的舔着,像一隻貪婪嗜血的野獸,隨時就咬向獵物的脖子。

那個冷眼旁觀的小林提着銀色手提箱走了過來。

他把箱子放在地上,輕輕的打開,取出一支藍色的藥劑,小心翼翼的打開了蓋子。

杜建宇右手的匕首繼續抵着許志強的脖子,眼角瞄了一下小林那手提箱中藍色的瓶子,淡淡的說:「撕開他嘴巴上的膠帶,捏住他的嘴!待會我給他灌藥!」

一旁的手下會意,立即用另外的一隻手扯下許志強嘴巴上的膠帶。

許志強忍住那種被撕裂的陣痛,連忙說道:「我自己喝,不用捏我!不用灌!」

他說完後,張着嘴大口的呼吸着。

如果喝的是毒藥,被別人捏着灌下是死,自己主動喝下也是死,那就不如讓自己喝吧,這樣至少能體面一點。

「哦,有膽量,也很識相,老子開始欣賞你了!」杜建宇淡淡的笑着。

「我是外賣員,我要是死了,警方會根據我送單地址查到這裡,同時也會查到你們!」許志強威脅着:「但如果放我走了,我會根據道上的規矩,當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

「哦?道上的規矩?」杜建宇玩味的笑了笑,「剛才不是說我們是便衣的嗎?怎麼改口說我是道上了?」

許志強也不裝了,反正橫豎都是死!

他淡淡的說:「你們那身匪氣是衣服能蓋得住嗎?放了我,我會守道上的規矩的!我發誓!」

「哈哈,有意思!」杜建宇笑道:「但你會覺得我會相信你,還是相信一個死人?你一個外賣員,又是送錯餐。只要把你拋屍荒野,要查也是查這個最後訂餐的聯繫人,你覺得會有人能查到這裡?就算能查到這裡,那你自己的身體已經是變臭了!而且,那個時候我們已經轉移到別的地方了!」

這夠狠的!

許志強竟想不到反駁,當然,他現在也不想反駁。

杜建宇看到小林還在那裡準備,於是摸了摸許志強的外賣安全帽,問道:「你家有錢嗎?」

許志強哼了一聲,道:「我要是有錢,那還送什麼外賣!」

「這倒也是,以你的身份,全家能湊十萬也就頂天了,而且應該還是全家到處籌借的那種。剛才你也看到那對狗男女了,一個富二代值千萬,一個婊子值百萬,而你全家加起來也就十萬。」

杜建宇拿着小刀颳了自己的手指甲。

「錢不是萬能的,也不是衡量一人價值的唯一標準。」許志強淡淡的說道。

「扯淡!沒有錢活着跟狗比都不如!沒錢誰都看不起看你!」杜建宇憤憤的說。

他看了看許志強穿的雜牌鞋子,「你這雙雜牌鞋,哥窮的時候也穿過!」

許志強聽了撇了撇嘴,沒有說什麼。

「哥我曾經也是窮人,那咱就窮人不為難窮人了。生死有命,今天你送外賣,自己撞到槍口上,這就是你命中的一劫,怨不得誰!」

杜建宇說著,似乎想到什麼,於是問道:「你信命嗎?」

這話問得許志強有點莫名其妙,之前他遇到那個算命先生,說有什麼血光之災,他自己根本就不信,於是騎車離開了。

現在被杜建宇提起信命這個問題,他只好咬着牙回答道:「不信!」

反正信不信都得死!能懟則懟了!許志強是這樣想的。

「哈哈,我也不信!」杜建宇笑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這個時候,小林走了過來,把那瓶葯遞給杜建宇,說:「給他喝下去!」

許志強死死地盯着那個藍色的瓶子,那個瓶子上寫着A1。智能眼鏡悄悄的拍了一張照片上傳雲服務器上。

「來吧」許志強說著就張開嘴,心裏念着:「反正都是要死,老子死了正好可以穿越!」

看小說多了,連死都能找到自我安慰的理由。

杜建宇將那藍色的液體倒在許志強的嘴巴里。

那液體入嘴後,許志強並沒感覺到有什麼味道,吞下去就像是喝冰水一樣,喉嚨一陣冰涼。

趁許志強正在發獃,剛才撕下膠帶的男子又把膠帶封住許志強的嘴巴。

許志強發出「唔唔」的聲音,嘴裏說不出話,心裏問候這些犯罪份子一百遍。

不一會,小林又從箱子里拿出注射器,提取了藍色藥劑,然後在許志強的手臂上紮下去,按**射。

許志強手臂上一陣疼痛,緊接着,火辣刺痛快速蔓延到全身。

剛開始,他感覺到全身的火辣,但不一會就感覺像是被火燒一樣,痛不欲生。

小林將已用完葯的瓶子和注射器放回箱子,然後淡淡的說:「放開他!」

兩名手下看向杜建宇,看到杜建宇點頭,兩人便鬆開許志強。

隨後,許志強便倒在地下翻滾着。

與其同時,他覺得全身肌肉都在脹痛,全身都變得紅紅的,皮膚都冒出了汗,排出了一層淡淡的污澤。

此時,他感覺全身的力量越來越明顯的增強。

他緊握拳頭,掄起綁在一起的雙手捶得地面彭彭的響。

他想站卻站不起來。

此時,他這個原本體型就顯瘦的人,現在,他的肌肉有明顯膨脹,而且越來越大。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