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這兒的當家主母 第一章_塔靜小說
◈ 

第一章

年少時,我救了一個寒門讀書人。
熬到二十五歲出宮後,他兌現承諾娶我為妻:「無論如何,你都是我的正妻,是這兒的當家主母。」
我暗嘆一聲:「你可知,我舊疾難愈,從此無法育一兒半女?」
他接得又快又坦然:「這不重要。」
後來我才知道,什麼對他才是重要的。
是那個陪他走過籍籍無名,他死生契闊的妾。
1我嫁給秦時雲的那天,肩傷複發,疼得冷汗直流。
他用玉如意挑開紅蓋頭,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不適。
靜靜的春夜,他眼明心亮,輕輕扶我靠在榻邊。
見他要去收拾榻上的棗子桂圓,我忙伸手攔住:「夫君不可。」
「論禮,我們該先飲合巹酒,再吃床頭果,過後由我收拾整理。」
秦時雲定睛看了看我。
他的眉眼尚有舊時的痕迹。
朗目星眸,面如冠玉,左眼眼尾一粒小痣,笑時張揚明媚。
他伸手捋了捋我鬢邊亂髮,聲音如舊溫和:「觀棠,這些年,受苦了吧?」
我沒由來的心頭微動。
我十七歲入宮,二十五歲出宮。
八載時光,似熬幹了一生心血,所剩骨架人形,不過一身敗絮。
我回以一笑,原靠回榻邊:「時雲,你還與曾經一樣。」
秦時雲是寒門學子,縱便如今做了地方父母官,做起活來還是很利索。
他收拾乾淨床榻,鋪好枕被,轉頭來看我。
我知道接下來的禮節。
那些禮節,一條條都是女兒家腳下欲斷的繩索,錯一步,生死難料。
我在宮中怕慣了,出了宮,仍然謹小慎微。
所以,即便面對着這個許多年沒見的兒郎,談不上喜不喜歡,我還是坐直身子,順從地閉上了眼睛。
誰知秦時雲只是摘下了我的滿頭珠翠。
昏黃燭光里,他柔聲對我說道:「先把身子養好。」
他是知道我的病根的,所以轉身前對我說:「無論如何,你都是我的正妻,是這兒的當家主母。」
我在宮中傷了身子,此生不能生兒育女。
我望了望窗外—穿過整片海棠園,便是錦雲軒。
那裡住着秦時雲唯一的妾室:周良兒。
據聞,那是他的心上人,他未上榜前,便是對他不離不棄的一個好姑娘。
想起宮中妃嬪們裝大度賢良的手段,我效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