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逃又逃不掉。

如果不逃,又不跟陶山洞房,那就會被更多人糟蹋。

萬難的境地,沒有任何選擇。

沈清如欲哭無淚。

陶山胸腔里,就像破爛的風箱一樣,發出「嘶嘶」的聲響。

他沒有馬上說話,平復了好一會兒,這才說:「你不用委屈,就是你想跟我洞房,我也沒有那個能力了。」

「我曾經用手試過,那裡已經完全沒有反應,跟死物沒什麼兩樣。」

「所以,我註定是留不下自己的孩子了。」

說到最後一句。

陶山虛弱的話語中,滿是悲涼。

這話,聽到沈清如的耳朵里,不但沒鬆一口氣,反而更慌了。

不能跟陶山洞房,那就代表,她會被更多人糟蹋。

「如果是那樣,那我寧可死!」

沈清如小聲的說出這句話,語氣堅定。

逃不出去,她也不想被人糟蹋。

「死?」陶山嗤笑。

「現在是大災年頭,家家缺吃少穿,你死了,信不信等於村裡多了一頭豬?」

「到時候,你家裡人,只知道你受不住苦,偷偷跑了,卻一輩子也不知道你去了哪兒。」

這話說的殘忍,聽的沈清如心驚肉跳。

活着要受糟蹋,死了也不得安寧。

她從來沒想過,主動下鄉,竟然像是掉進了魔窟一樣。

幸好,陶山對沈清如的印象不錯。

「你別怕。今天是你跟我的洞房,那就是我名義上的媳婦兒了。」

「我就算沒能力,死前也會保你安全。」

「現在,我想到一個辦法。可以同時救你和床下的趙知青。」

趙和平本來帶着傷,又被灌了些酒,這時候正暈乎。

聽到這裡,趕緊甩了甩腦袋,想要聽清楚床上的談話。

不過,因為防止外面有人偷聽,說話的聲音,小到幾乎是耳語,他又暈暈沉沉,根本聽不清。

沈清如愣了一下,連忙小聲追問:「是什麼辦法?」

如果有辦法,誰會不要命?

她捨不得家裡的親人。

尤其是爸媽,知道她死了,肯定會發瘋。

陶山病的很重,基本就是吊著一口氣。

剛才說了那麼多話,累的像是擱淺在岸上的魚。

張着嘴,想要拚命的呼吸,卻充滿了無力感。

而且,呼吸還伴隨着咳嗽。

陶山只能強忍着,要是真咳起來,那又是排山倒海一樣,就算不吐血,也會要了他半條命。

床底下的趙和平有點兒撐不住,就感覺馬上要睡過去了,趕緊伸手擰了自己一把,這才勉強清醒了一點兒。

沈清如看着陶山的樣子,也有些可憐他。

所以沒有說任何話。

又過了一會兒,陶山終於是緩和了一些。

歇了一會兒,這才繼續小聲說:「現在的辦法,只有你和趙知青先洞房,才能騙過我娘。」

「你們兩個,也才有機會逃出去。」

洞房?她和趙和平?

沈清如頓時愣住了。

趙和平暈暈乎乎,腦袋上的挨那一下,確實是太嚴重了,加上被灌了太多酒。

床上說話聲若蚊蠅,小到在床下的他根本聽不清。

更別提發表什麼意見了。

他聽不清,房門外想要偷聽的寡婦,就更聽不清了。

陶山病的很嚴重,寡婦第一擔心他的身體,第二也是怕沈清如反抗,傷到他的寶貝兒子。

至於是不是不道德,她才不管。

屋裡,陶山平復了一下,這才虛弱的睜開眼,想要看一下沈清如的表情。

不過黑暗中,他什麼也看不清。

「沈知青,趙知青跟你一樣是城裡人,他長的好,品行也還行,要不然村長閨女也不會看上他要跟他洞房。」

「你跟他洞房,也是唯一的辦法。」

「這樣明天一早,我娘檢查完你的身子,肯定會以為你跟我已經洞房了。」

「把你當成我家的人,我娘肯定會護着你。」

「有我娘在,我屋裡誰也不能進來搜。」

「等過一兩天,村裡找不到趙知青,就肯定會以為他已經跑了。」

「到時候他再走,就萬無一失了。」

陶山一口氣說完這些,就又開始拉風箱一樣的喘起來。

沈清如聽了,半天沒說話。

雖然是知青,但是她跟趙和平之間並不熟。

要她就這樣把自己交出去,她是百般不情願。

陶山喘了半天,終於平復下去了。

沈清如不說話,他就也沒有說話。

夜色里,周圍一片安靜。

陶山在這片安靜中,卻聽到了屋後傳來的輕微踱步的聲音。

他因為病的太久,所以躺在床上出不去,就經常努力聽外面的各種聲音。

這時候,頓時就聽到了那腳步聲,就在他們家屋後徘徊。

「沈知青,屋後有人。」

陶山提醒了一句。

這個時間,如果是村裡人出來找趙和平,就絕對不可能只在他家屋後轉悠。

沈清如本來還在糾結,一聽嚇了一跳,小聲問:「你怎麼知道?這是什麼人?是過來找趙和平的,還是聽牆角的?」

無論是什麼目的,她都膈應。

陶山壓抑的咳嗽了一聲,這才小聲說:「這是村子裏的人懷疑趙知青跑來我們家了,所以派人看着。」

「沈知青,我說的辦法你想一下。」

「到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才能救你們兩個。」

「只要趙知青能逃出去,帶信兒給你的家人,讓他們來救你,你也沒事兒了。」

「到時候,你們還可以在城裡結婚。」

「不然除了這辦法,你們兩個,誰也逃不了。」

沈清如也知道這一點,可是她始終過不去心理上那一關。

正沉默,就聽到外面院門又被拍響了。

沈清如就被嚇了一跳。

床下暈乎的趙和平,也瞬間清醒了不少。

「誰,大半夜的報喪呢?不讓別人睡覺了?!」寡婦大怒,轉身開門就出去了。

沈清如頓時驚的心跳加速。

她聽出來了,寡婦的聲音,就是在這個房門口。

也就是說,寡婦一直在偷聽。

「早點決定。不然等明天一早,你們兩個都要完蛋。」陶山說了一句。

總歸名義上,沈清如也算跟他入洞房,就算是他的媳婦兒了。

他可不想等明天,沈清如被同族的不同男人糟蹋。

到時候,懷的還不知道是誰的孩子,卻要落在他名下。

這種奇恥大辱,他決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