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她,叫沈清如。

不過因為男女知青有別,所以兩個人沒有過多接觸。

根據前世的記憶,陶慧麗曾經八卦一樣講過。

說在他們洞房的那個晚上。

沈清如也被村西一戶人家,強迫拉去給病重的兒子沖喜了。

只是沖喜沒成功,沈清如被陶姓人**,最後成了村裡的瘋女人。

也就是說,當年的同一個晚上,他和沈清如,同時被安排了違背意願的入洞房。

同病相憐。

趙和平想到了一個辦法。

那就是跑去村西那戶人家,去救沈清如,也救自己。

那戶人家的兒子病重,但是輩分在陶家村卻很高。

陶家村的人,肯定不敢去搜這家人的洞房。

而沈清如,也應該不會出賣他。

只要熬到凌晨,村裡人找不到他,就會以為他已經逃走。

到時候都就放棄尋找,他就救沈清如一起離開。

打定主意,趙和平辨別了一下方向,在黑暗中,深一腳淺一腳的朝村西摸了過去。

村子前幾天下過雨,路上被人踩的泥坑,被曬的半干。

晚上看不清,走起來不時會崴一下腳。

不遠處的狗叫聲和人聲嘈雜,讓趙和平不敢停下。

不過,也許是因為重生,趙和平原本前世淡忘的記憶,現在卻變的特別清晰。

他順着記憶中的路,找了最近的一條衚衕,然後朝着村西頭奔跑。

幸好陶家村的人,都被村長敲鑼給召集了過去。

都堵在各個路口和通往外面的路。

村裡小衚衕倒也沒遇到人,有驚無險。

到了村西。

趙和平找到了那戶人家。

這家是寡婦帶着一個病重的兒子。

為了給兒子沖喜,寡婦娘找遍了陶家村所有的姑娘。

但是誰能願意嫁給一個死鬼?

最後沒辦法,寡婦娘只好把目光瞄準了從城裡來的女知青。

這個女娃娃,遠離城市,無依無靠。

把生米煮成熟飯,還能有什麼後果?

這麼一想,寡婦娘就去找了村長。

村長一聽,正巧趙和平和沈清如,都要回城。

他閨女要留下趙和平,就不能讓沈清如離開。

不然消息泄露出去,就會多出許多的是非。

所以,同一天晚上,村東頭村長家,拉趙和平入洞房。

村西頭寡婦家,拉沈清如入洞房。

只是,陰差陽錯,趙和平逃了出來。

眼下,這兩個被強迫入洞房的人,必須要聯合起來了。

趙和平到了寡婦家門口,聽到沒有什麼動靜,這才小心的打開木門,進了院子里。

院子里靜悄悄的。

偏遠農村院子,有雞窩,還有黃瓜架。

只是雞窩是空的,並沒有餵雞。

三年自然災害,農村人本來就沒有吃的,自己都吃不飽,哪還有能力養雞?

勉強種點兒東西,然後樹皮,野菜,能達到吃不飽也餓不死的程度,就已經算過的不錯了。

趙和平看着眼前的茅草土坯屋,一時間犯了難。

他知道這是那寡婦家,但是,寡婦兒子和沈清如在哪一間洞房,他卻並不知道。

這要是弄錯了,可就把唯一的後路給掐斷了。

只是時間不等人。

人群的嘈雜聲越來越近,他不能再繼續等下去了。

想到這裡,趙和平貓着腰,從地上摳了一塊小石頭,然後躲進了黃瓜架下面。

然後對着院門,把那塊小石頭,用力的扔了過去。

「篤」的一聲。

「誰?!」屋裡傳出一聲吆喝。

趙和平聽出來了,就是那個寡婦,別人都叫她三爺家的。

估計是她死了的丈夫,在村裡排輩挺高。

她在屋裡喊了一聲,然後罵罵咧咧的說:「不知道我們家今天晚上有大事兒嗎?」

「敢偷偷來搗亂,我爪子給你剁下來。」

一邊罵著,一邊從屋裡風風火火的出來,直奔院門口查看。

趙和平瞅准機會,趕緊從黃瓜架下面,閃身進了裡屋。

一進屋,就聽見西屋有兩個聲音,正在說話。

一個虛弱的聲音,有氣無力的說:「我沒幾天活了,不能害了你,趁着我媽出去了,你趕緊跑吧。」

另外一個人說:「跑不了,你媽就是出去看看。」

「我就算跑出去,你們村的人也會把我抓回來。」

很明顯,這人就是沈清如。

跟她說話的,應該就是寡婦的兒子陶山了。

想不到,這個陶山還挺善良,竟然想放沈清如離開。

趙和平這時候也顧不得了,心一橫,直接推門進了西屋。

這讓兩個說話的人吃了一驚,還以為寡婦回來了。

屋裡沒點燈,黑暗中,一時也看不清楚。

「娘,我的病好不了了,臨死別作孽了,放沈知青走吧,行嗎?」陶山懇求了一句。

沈清如立刻說:「陶嬸兒,您就放我走吧,我保證回去就找城裡的大醫生,給陶山來治病。」

「陶山的病,村裡的醫生治不了,說不定城裡的大醫生能治。」

趙和平一聽這兩個人誤會了,趕緊小聲說:「是我,知青趙和平,是來找沈知青,一起商量怎麼逃走的。」

趙和平?

陶山和沈清如吃了一驚。

陶山的身體不好,一驚之下,劇烈的咳嗽起來。

「小山,你怎麼了?!」在院門口的寡婦,立即擔心的飛奔回來。

腳步聲,就像是催命符一樣。

這可嚇壞了趙和平。

這要是被堵在屋裡,說不定要被直接打死。

沈清如來不及問是怎麼回事兒,趕緊拉着趙和平,小聲說:「快躲到床下去,快!」

趙和平趕緊滾進了床底下。

黑暗中,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寡婦像風一樣刮進來,找火柴點燃了煤油燈。

「小山,你感覺怎麼樣?別嚇娘啊。」寡婦馬上就要哭出來一樣。

然後突然瞪眼看向沈清如,用手指着質問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不願意,所以讓小山心裏不痛快了?!」

沈清如連忙搖頭:「陶嬸兒,我沒有。」

陶山連忙抓住他媽的胳膊,喘着粗氣說:「娘,跟沈知青沒關係。我這身體,本來就是好不了。」

寡婦聽不得這些,立刻訓斥:「胡說,九婆婆都說了,這是你的坎兒,沖喜就能好。」

「今天必須辦成這事兒!」

她說著,看向沈清如,眼神就像淬毒的蛇一樣,冷冷的透着陰狠:「我告訴你,你跑不了!」

「乖乖給我小山沖喜。」

「以後我會像疼小山一樣疼你。」

「要是明天一早,我檢查你身子沒有破,那就別怪我把你交出去。」

「村長可是說了,要麼你成小山的人,要麼你成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