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斬獸重修的狠人,開局天賦值拉滿全集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才D級?」

杜凡聽着考核老師的話,瞬間大笑起來。

他還以為陳風覺醒了什麼牛逼天賦,弄的他剛才提心弔膽的。

他怕王倩跟陳風破鏡重圓。

「陳風,D級天賦你也敢報最高級考核,我這個A級天賦都自認沒資格,你怎麼敢的?難道是因為倩倩甩了你,被刺激到了?」

杜凡指着陳風嘲笑道。

「陳風同學,你這玩笑確實開大了,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考核老師也需要下班休息。」

劉宇認真說道。

劉宇說的話其實也正常,世人皆知,D級御獸天賦的一星御獸師,契約的最高等級御獸也就是一星中階。

而陳風家什麼情況,三人都很了解,那就是個普通家庭。

像李二央的煉獄妖熊,一頭價值十幾個億,根本不是陳風家能負擔的起的。

「老師,麻煩開始考核吧,請給我安排四隻最強的一星高階妖獸。」

陳風沒有理會兩人的話,他對着考核老師一字一句道。

此刻他雙手插兜,絲毫不在乎外人的嘲諷。

一切以實力說話。

「這…」

考核老師也很猶豫,實際上他已經看出陳風家境普通,估計只是個普通人家。

多年的考核經驗告訴他,眼前這小子,很大概率是有大病,他就帶着自己的御獸來送人頭的。

「陳風,我知道你是因為我們分手你受刺激了,我可以給你機會,但等我們上大學再說,好嗎?我現在真的不想看到你這個樣子,你別在做這麼幼稚的事了,太丟人了。」

一直不說話的王倩終於開口了。

她語氣中充滿失望,居高臨下。

「倩倩!你們都分手了,你沒必要這樣。」

「陳風,你這個廢物還是趕緊回家吧,別給倩倩丟人了!」

杜凡見王倩還要給陳風機會,心中頓時着急。

沸羊羊本性暴露無疑。

「陳風同學,你可以現在選擇退出考核,報考中心不會追究你的任何責任。」

考核老師聽出個大概。

他現在只當陳風因為被甩了,心中有口氣想證明自己,於是腦子一熱就來報考。

「老師,麻煩安排妖獸吧,謝謝。」

陳風根本不想搭理王倩三人,他看都不看三人一眼,直接走到對戰席邊緣,等待考核老師放出妖獸。

「陳…」

考核老師還想在勸。

他是過來人,他知道像陳風這種資質普通的御獸師能這麼快契約御獸都是家裡下了血本的。

他想再勸勸。

「老師,給他安排考核吧!」

這時,一道聲音從陳風背後傳來。

是李二央。

他來到陳風身邊,與陳風並肩而立,看着空蕩的對戰場。

「陳風兄弟,你確定依然要挑戰嗎?我的一星中階煉獄妖熊都受到了重創,即使是在御獸空間,也得至少修養一個星期。」

李二央認真的對陳風說道。

「央子,你相信奇蹟嗎?」

陳風說著,眼睛看向台下的對戰場,右手下意識想掏出香煙。

他掏了個空,沒等李二央回答,他又繼續道:

「我就是創造奇蹟的人,這個時代的御獸師太平凡了,太安逸了。」

陳風有感而發。

御魔時代,魔獸已經入侵人類地盤,人類每天都生活在戰亂中,哪有現在這麼安逸。

「老師,給他安排考核吧,按他的要求,最高難度。」

李二央嘆了口氣。

兄弟,你這波逼裝的我也攔不住了,耗子尾汁!

「考核開始!」

考核老師一聲大喊,場下鐵籠再次打開。

出來的是妖獸最強組合。

三隻一星高階的陸地妖獸,一隻一星高階鳥類飛妖獸。

四隻妖獸堪稱最佳組合。

其中陸地妖獸分別是充當前排的大地灰熊,速度和力量都在線的黑斑劍齒虎,可以遠程噴射毒液的眼鏡蛇妖王。

而天上的更是一隻純血鋼羽孔雀。

這種組合都可以秒殺李二央的煉獄妖熊了。

「哎。」

李二央看着天上翼展達到十五米多的鋼羽孔雀嘆了口氣。

只是那孔雀在考核場上空翱翔一圈,就已經讓人感到遮天蔽日了。

現在不是打不打的過的問題,而是打不打的到的問題。

「可笑。」

身後的劉宇嘴裏蹦出兩個字。

他輕蔑一笑。

「考生陳風,麻煩儘快召喚御獸吧。」

考核老師催促道。

他手中掐着黃旗,隨時準備舉起。

他在等待陳風的御獸被秒殺。

「李二央!我讓你看看真正的御獸!」

陳風大喝一聲,他是真想讓李二央看到他的御獸。

上一世他就經常感嘆李二央死的太早,沒經歷到御魔時期。

這一世他的心愿算是可以完成了。

接着眾人只聽陳風一聲大喝!

「獄門,開!」

只見那四隻妖獸的對面,一道百米高的獄門浮現。

血紅色的獄門柱子上纏繞着粗大的紫色鎖鏈,獄門頂部的瓦片也是血紅色的。

獄門中間是一片紫氣,摻雜了少許猩紅飄蕩而出。

看着相當駭人。

眾人抬頭看着那蓋過鋼羽孔雀飛行高度的獄門,包括考核老師在內都齊齊吞了口唾沫。

強烈的窒息感湧上心頭。

他們從沒見過這種御獸出場的方式。

太牛逼了!

他連這玩意都是帶皮膚的!

對比自己召喚御獸的光門,李二央大受震撼。

而即使是見多識廣的考核老師,也沒有在記憶中搜索到任何與獄門相關的信息。

的確太超乎常理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死死盯着獄門,除了陳風。

只見陳風語氣平淡,他此時依然是雙手插兜。

對着獄門說了一句:

「開飯了。」

話落。

獄門中兩道汽車大的猩紅光芒浮現。

帶出一陣沙沙聲,其中還有一絲鎖鏈磕碰的聲音。

嘩啦啦!

獄門外的三隻一星高階妖獸已經做好戰鬥準備。

但它們的身體皆是劇烈顫抖,像是遇到天敵一般。

天上的鋼羽孔雀又往上飛了幾米,它雙眼戒備着看向獄門內。

這就是獨屬於魔獸的氣息!

下一刻。

一道巨大的紫色身影從獄門探出。

尖嘴獠牙,只是露出個腦袋。

那是一隻蜈蚣的頭,但就只是頭,居然已經佔了一半的對戰場空間。

要知道,這對戰場少說有十個足球場那麼大。

可此時一個蜈蚣頭居然就佔了大半。

四隻妖獸皆是顫抖,它們甚至沒有這蜈蚣一根獠牙大。

紫色的身體冒着血氣,看上去相當邪異。

如果說剛才鋼羽孔雀展開翅膀也算是遮天蔽日的話。

那此刻的蜈蚣僅僅露出腦袋,就是可以吞天噬地的存在。

沒有人看清它的動作。

下一刻,四隻顫抖的妖獸憑空消失,被它吞入腹中。

甚至不用咀嚼。

這是陳風的第一隻御魔獸,萬足魔蚣皇!

其中的『萬』可不是代表一萬的意思,而是百萬的意思。

它如果全身都從獄門出來,是足以堪比半個城市的長度。

隨着四隻妖獸憑空消失,萬足蜈蚣皇也露出完整的頭和兩節超大外殼。

它外殼下方的錐形腳上,每一條腳的關節處都被一根肉眼可見的粗大紫色鎖鏈纏繞。

紫色鎖鏈一直延伸向獄門中。

如同被拴住的惡犬,給萬足魔蚣皇平添了幾分猙獰。

『陳風,我還沒吃飽,不夠塞牙縫的。』

萬足魔蚣皇轉身,它抬起身子,平視看台上的陳風。

『出了些變故,你知足吧,你是第一個吃上飯的。』

陳風在心中回答道。

『什麼意思?』

魔蚣皇先是一愣,隨即感知到陳風實力後大驚。

『嗯?你怎麼又重修了?」

「不對!陳風,你不能這樣,我為你征戰上百年,你居然又重修了!』

魔蚣皇呆了。

它感受到陳風的實力降到一星,瞬間全身顫抖。

這都是有前車之鑒的。

它現在怕極了,魔蚣皇是最早被陳風契約的魔獸。它深深的知道,陳風這身實力是怎麼來的。

而他曾經的御獸前輩們是怎麼死的。

如今陳風再次重修,那就代表它的價值已經不足以成為陳風的御獸。

只等陳風找到下一個十星高階魔獸,就是他魔蚣皇的死期。

接着,他想到剛才吃的那四頭還沒有它牙大的一星垃圾妖獸,他悟了。

這tm是斷頭飯!

『陳風老祖!風哥!主人!您不能這樣!小蜈我跟您征戰幾百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魔蚣皇面相赫人,或者說它根本沒有面相,它的恐怖大嘴發出巨大的哀鳴。

震蕩着整個斗獸場。

『想啥呢,以後給你解釋,不殺你,先回去吧,乖。』

陳風一臉無語的搖搖頭。

這魔蚣皇,剛開始那裝逼勁呢。

慫貨——

『我….』

魔蚣皇還想解釋。

『回去!』

『哦T.T。』

聽到陳風的怒喝。

魔蚣皇乖乖退回獄門。

陳風的魔獸各個兇狠,但面對陳風它們都慫的跟個站在班主任面前的小學生一樣。

沒辦法,陳風曾經比他們更兇狠。

獄門徹底關閉。

對戰場中再次恢復原來的樣子,只留下場地內數十處魔蚣皇踩踏過的兩米多深坑。

那是魔蚣皇的腳印。

「老師,可以宣布考核結果了。」

陳風轉頭對陷入獃滯中的考核老師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