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斬獸重修的狠人,開局天賦值拉滿全集 第4章_塔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師傅二百五,過去了。」

御獸師特招中心門口。

陳風揮手送別司機大哥後轉身走進特招中心。

特招中心是類似於鳥巢一樣結構的競技場。

中間是給御獸對戰用的,四周則是觀眾和御獸師席位。

通過長長的甬道來到報名室。

「你好,我要參加御獸師特招考核。」

陳風看着報名室里,已經在整理衣服準備下班的老師說道。

「今年特招報名已經結束了,明年再來吧。」

報考老師熟練地把針織圍巾圍在脖子上,看都不看陳風一眼。

他可不想加班。

像陳風這種自己來報名的,一般都沒啥天賦,而且家境貧困。

那些二代們來考核時,上面都會提前通知關照。

所以這老師才會如此有恃無恐。

陳風剛想說什麼,就聽身後一道聲音由遠而近。

「什麼,忘記給我預約了,這都三點五十五了,那個傻逼老師萬一提前下班咋辦?」

「下班就擼他?好好好,還是老爺子您牛逼,說讓誰下崗,誰就下崗。」

「我已經到了,對對,到門口了,我前面還有一個兄弟,不知道是誰家的。這信號不太好,我先掛了。」

這人打電話的聲音陳風和報名老師都聽的清清楚楚。

「老弟,怎麼回事,你也來這麼晚啊。」

青年來到陳風身後,一副自來熟的樣子。

陳風轉頭看向青年。

接着他便心中一驚。

這小子,他太熟悉了,雖然變年輕了,但陳風還是對他有很深的印象。

他叫李二央,是李家最小的兒子。

二人命運交匯的時間是大學畢業後的一次獸域獵殺活動。

兩人都愛裝逼,開始時李二央由於家境顯赫,天賦又是最高的S級,陳風一直裝不過他。

但兩人也惺惺相惜,那時都還年輕,經常互相探討裝逼經驗(狼狽為奸)。

事情的轉折是陳風先一步晉陞九星御獸師,從那時開始,陳風真的裝起來了。

「嗯。」

陳風應了一聲,輕拍一下李二央的肩膀。

就好像領導拍下屬一般。

這給李二央直接整不會了。

『他咋比我還自來熟?這麼屌?』

不理會李二央的愣神,陳風轉回身。

此時報名處的老師已經重新坐回辦公桌前。

他連圍脖都摘了。

「咳咳,兩位同學快來測試吧,還有一個考核的老師沒走,你倆來的正好。」

那老師面色如常,李二央的話他是聽的一清二楚。

他可不想丟了工作,這工作是他用來養老的,待遇極好。

陳風先一步進入報名室,李二央緩過神趕緊跟上。

他到是想看看,前面這小子憑什麼這麼屌。

要是沒啥實力,出去就揍他一頓。

李二央雖然年輕,但他打小就會審時度勢。

先看清形勢在出手,省得白挨揍。

見二人填完表,報名老師拿着二人的表仔細看了起來。

「陳風是吧,D級御獸天賦?要挑戰一星最高難度考核?」

老師拿着陳風的報名表,看向陳風,懵逼的重新確認了一遍。

考試難度分為,簡單,中級,高級,頂級。

陳風報的是頂級。

「是的。」

陳風點頭,他面色自若。

「最高難度考核極度危險,內容是在四隻一星高階妖獸的攻擊下堅持五分鐘,你是D級天賦,你的御獸可能會被秒殺,你知道嗎?」

老師提醒道。

往年也不乏自認天賦不錯的二代天才,以為自己契約了很強的御獸,就想着鍍最高等級的金。

但無一例外,四隻一星高階妖獸的攻擊根本不是他們能對抗的。

說是一星高階妖獸,但在報考老師看來,那tm每隻都是二星初階妖獸的實力。

這頂級考核根本就是官方安排的最強牌面。

目的就是告訴這群二代,別狂,你不是最強。

「沒問題,但如果我的御獸不小心把它們都打死了,我用賠錢嗎?」

陳風反問道。

有些事還是要提前問好。

別到時候自己的魔獸不小心把考核的妖獸打死了,再讓他賠。

「啊?這到不用,如果你真能以一敵四,那是你的本事。」

老師並沒有表現出笑話陳風的意思。

他此時已經把陳風當做某家族大少了,之前有一個報名老師,就因為當眾嘲笑一位二代吹牛逼。

第二天他就因為左腳先邁進辦公室被開除了。

從那以後,報名處的老師都有了一道必修課——專業不笑。

「那就好。」

陳風點點頭,露出一副很認真的思索表情。

自己是御魔師,只需要不斷讓魔獸吞噬妖獸就能反哺成長。

看來今天可以借這個機會,讓自己第一頭魔獸吃個半飽了,自己也能差不多恢復到一星低階御魔師的實力。

『媽的,這小子太屌了,瞧他那認真思考的樣子,整的跟真事一樣,難道還真想以一敵四,把四隻頂級妖獸乾死?』

李二央站在陳風旁邊,面色不變。

他此時心中浮現四個大字。

同道中人(裝逼慣犯)!

「老師!我也要考最高難度!」

李二央說著,直接從報名老師的手裡扯過自己的報名表。

拿起桌上的筆,唰唰唰的把之前寫的中級難度劃掉,在下面改成『最高難度』。

然後把報名表塞回老師手中。

「李二央,李家二兒子。」

老師看了眼報名表,接着抬頭看向李二央說道。

「嗯。」

李二央學着之前陳風拍他肩膀時的吊樣,順手就要拍對面老師的肩膀。

卻發現二人隔着張桌子,夠不着。

抬到一半的手,尷尬放下。

「行,我這就聯繫考核老師給你倆準備對戰妖獸,你倆去對戰席準備一下吧。」

報考老師說完,立刻拿起電話開始聯繫

他可不管這倆虎b的御獸會不會被四隻一星高階妖獸捶死。

只需要在這過程忍住不笑,明年坐在這間辦公室的,依然還是他。

.

「李二央是吧,剛才有人通知,說讓你先考。」

御獸師對戰席上,考核老師手裡拿着評分表,他掃視着陳風和李二央道。

「兄弟,你D級天賦往後退一退,讓我這個S級天賦的先來,對不住了。」

李二央知道肯定是自己的爺爺幫他打招呼了,但他還是屌屌的想在陳風面前裝一把。

不等陳風回答,他兩步來到對戰席邊緣。

看着下面空曠的場地,大喝一聲。

「出來吧!煉獄妖熊!」

李二央話落。

下方戰鬥場地上,一道連通御獸空間的光門出現。

高達五米的巨熊緩緩走出,聲勢赫人。

巨熊棕色的毛髮上,帶着火焰紅紋,巨大的身子孔武有力,看上去異常不凡。

其實召喚御獸也不用這麼大喊出來,李二央這麼喊,完全是為了裝逼。

他的煉獄妖熊在一星御獸中不說排名頂級,但至少也是榜上有名的存在。

這樣大喊出來,就是想讓大家都知道。

『老子這是煉獄妖熊,牛逼吧。』

陳風則饒有興趣的看向下方的煉獄妖熊。

他能看出,這頭煉獄妖熊雖然血脈頂尖,但還沒完全成長,目前也就是一星中階的水平。

隨着煉獄妖熊的出現,對戰場另一邊的獸籠內也緩緩走出四隻高大妖獸。

兩隻熊形妖獸,一隻虎形,一隻狼形。

四隻妖獸體型皆是六米多高,看着比煉獄妖熊妖威猛。

但陳風卻是一臉詫異。

因為他能看出,這四隻妖獸只是看着赫人,雖然都是一星高階,但一打一的情況下,還真不一定能打的過擁有頂尖血脈的一星中階煉獄妖熊。

『放水!這妥妥的是放水。』

看來這個考核老師已經被李老爺子安排了。

可即使是放水,李二央的煉獄妖熊想堅持五分鐘也非常困難。

戰敗幾率更大。

不同於陳風,李二央此時面色興奮。

他大喊道:

「煉獄妖熊!給我乾死他們!」

煉獄妖熊聞言,巨大的腦袋緩緩轉動。

它看了一眼興奮的李二央。

『你行你上!』

李二央心中響起妖熊的聲音。

這是御獸與御獸師精神上的交流。

聽到妖熊的私聊,李二央突然面色一僵。

接着趕緊恢復正常。

他心中暗暗對煉獄妖熊道:

『能行不,熊哥,都看着呢,給點面子。』

李二央下意識分別看向陳風與考官老師。

『行不了一點,今天老子整不好就得變成煉獄妖熊餅,說好的中級考核,咋變頂級了?』

『啊,這個啊,出了一點事故,熊哥要不你拖延一下試試呢,堅持五分鐘就行,回去我讓我家老爺子找仨母熊給你接風。』

李二央在心中對妖熊商量道。

他當然不能說自己為了裝逼,不落面子才臨時更改考核難度。

『我試試吧,要是我堅持不住,一定第一時間把我收回御獸空間。母熊的話,我要三隻北極冰熊。』

『為啥是北極冰熊?』

李二央一臉詫異。

『草,你不也喜歡白絲么。』

煉獄妖熊說完,在場下熊吼一聲。

打不打得過先不說,氣勢絕不能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