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斬獸重修的狠人,開局天賦值拉滿全集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嗨害嗨!

大腦寄存處~

————

御獸世界。

御魔歷501年。

「老子肯定是活不成了!」

「所有人都死了,艾琳娜!艾琳娜!死了沒,沒死說去句話啊!」

頂級獸域最深處的戰場上,陳風躺在地上深達百米的巨坑內。

他雙目無神,明顯是出氣多進氣少。

受傷太重,活不成了。

「媽的,怎麼會這樣!」

陳風吐槽一句。

這是他與獸域最強魔獸戰鬥所造成的。

躺在地上,他覺得這輩子除了一些無法改變的遺憾外,就只剩下牛逼了。

老子這也算是拯救世界了吧。

內視着御魔空間內剛契約的魔獸,他心中感慨。

就是這頭超越等級限制的最強魔獸,把獸域的妖獸們感染成現在這全身魔氣,兇狠嗜血的樣子。

祂是一切的源頭,而自己明顯比祂牛逼,居然真把這玩意契約了。

可惜我死局已定,沒機會把祂帶出去裝逼了。

「還有沒有活人啊,有的話記得把老子的故事寫成小說!」

「就叫,天吶,他的御獸…」

話沒說完,陳風眼睛一閉,享年1036歲。

.

冬季的午後是一天中最暖的時候。

衚衕盡頭可以看到車來車往。

「陳風!請你認真聽我說話!」

一道女聲在他的耳邊響起。

視線聚焦,陳風看見一個身穿白色羽絨服的女孩一臉嫌棄的盯着他。

女孩手裡拿着一個A4紙大小的紅皮證書。

她身邊還站着一男一女,他們同樣抱着個紅皮證書。

「你說什麼?」

陳風感覺這一幕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來。

我不是很牛逼的死了嗎?

「你不要再裝了,我們先分手一段時間吧,我想專心學習御獸知識。」

女孩說著,把手裡的紅皮證書在陳風眼前晃了晃。

那模樣很是炫耀。

證書上寫着她的御獸天賦,B級。

「對,陳風,如果你還愛王倩就放手吧,高三後半年,她需要認真學習御獸知識,憑她的天賦,是有機會參加市級御獸大賽的,你不要耽誤她的前程了。」

女孩身旁的男生幫腔道。

這話讓女孩的頭顱又昂了幾分。

她也覺得自己現在與陳風是兩個世界的人。

她是高貴的御獸師,而陳風只是個沒有天賦的普通人。

雖然以前陳風沒少幫她,甚至家裡母親重病,陳風還給過她一筆錢。

但自己也付出了青春啊。

下一刻,久遠的記憶破封而出,這讓陳風感覺大腦又癢又脹。

撓又撓不到。

——媽的,要長腦子了!

他想起1018年前,高三近臨開學,十八歲的午後。

眼前這個女孩,王倩,自己的初戀,在測試完御獸天賦後,跟他提分手。

原因顯而易見,王倩被學校開啟御獸天賦,但陳風沒有。

十八歲的他被王倩狠狠現實了一把。

某些小仙女們有個基操,上岸第一劍,先斬意中人。

王倩就是這麼做的。

不過她很聰明,她知道陳風喜歡她,分手時沒把話說太死。

『我們還是分手一段時間吧。』

王倩的理由是自己需要專心學習御獸知識,感情的問題,如果你愛我的話,你肯定能等我。

曾經的陳風傻啦吧唧的等了四年半,高三半年,大學四年。

期間陳風沒有男友的名分,卻做着男友的事。

陳風之後覺醒了御獸天賦,但兩人異地,陳風沒有告訴王倩,他本打算大學畢業給王倩個驚喜。

大學期間,陳風的大部分生活費都用來給王倩買禮物,點外賣。

王倩不主動,不拒絕,也不許陳風和其他異性有聯繫。

看似好像還是男女朋友關係。

外人看來陳風是舔狗,但他當時還沒進化成逼王,他還很純情。

他覺得自己是『愛情戰狼』。

剛才幫腔的男生叫杜凡,王倩的忠實舔狗。

陳風至少和王倩處過,杜凡是直接硬舔。

陳風和王倩還沒分手時,杜凡就經常給王倩買禮物。

王倩轉手就送給陳風。

他就是那種「沸羊羊!你用力推啊,喜洋洋快沒力氣了」的忠實舔狗。

杜凡的天賦也很好,A級,但最後被王倩耽誤了。

死在獸域,銷聲匿跡。

「風哥,我們還是走吧。」

另一道女聲打斷陳風的思路。

那女孩之前站在王倩身邊,她說完話,兩步來到陳風身前。

扯了扯陳風的衣袖。

女孩同樣是白色羽絨服。

披散着頭髮,小臉被凍的很紅,個頭能到陳風的脖子。

她說話的時候眼神有些躲閃,扯陳風袖子的時候更像是花了很大的勇氣一樣。

陳風側頭看向女孩,她叫王語妍,跟他同屆不同班,平時性格很內斂,不善言辭。

但她御獸天賦很好,也是A級。

她一直暗戀陳風,大學都是偷偷調查過後,跟陳風報的同一所。

這是多年後陳風才知道的事情。

但她最後也死在了獸域,為了陳風而死。

「嗯,走吧。」

陳風對着王語妍點點頭。

他覺得自己很虧欠這個女孩。

這才是妥妥的白月光。

純愛少女。

至於王倩——就留給有緣人吧。

「等等,陳風,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想我給你機會了是嗎?」

王倩看着對面兩人並肩離開的樣子,突然氣從心生。

就好像心裏突然失去了什麼,又好像頭上多了什麼顏色。

無縫銜接?

她早看王語妍這個茶里茶氣的女生不順眼了。

而且陳風就算分手了,也不能有女朋友。

這就是某些小仙女的歪理,她就是想一直吊著你。

「陳風,你還是不是男人,你居然綠王倩!」

杜凡直接點破,加了把火。

王倩生氣的樣子讓他心喜。

他時刻都期望陳風和王倩分手,自己就有機會了。

對於兩人的話,陳風面色平淡,他看向兩人。

「我們已經分手了,這是你說的,所以我做什麼都和你王倩沒有任何關係!」

陳風說完又轉頭看向杜凡,繼續道:

「還有你,沸羊羊,車我已經幫你調教好了,能不能開上是你自己的問題。」

殺人誅心,這話說完,杜凡未來就算真和王倩在一起也會心裏膈應。

尤其是開車的時候。

活了一千年的陳風,誰也不慣着,他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裝逼。

他曾經是那些頂級高手中的公認的逼王。

沒人能裝的過他。

用他的話來說。「幾百年前就愛裝逼,媽的,裝着裝着就裝成了。」

「陳風你什麼意思?」

杜凡氣的面色漲紅。

而王倩已經哭着捂臉轉身跑遠了。

「我什麼意思?你再不追王倩,小心我跟她複合,到時候你只能送點套子,然後蹲在賓館門口聽響,你放心,我肯定用你送的,讓你有點參與感。」

「媽的,你TM等着!」

杜凡大罵一聲,轉頭追王倩去了。

他是真擔心陳風跟王倩複合。

王語妍則側着腦袋,愣愣看向陳風。

她覺得今天的陳風很不一樣。

氣質各方面都不一樣。

「怎麼了?」

陳風轉頭與王語妍對視問道。

他眼神溫柔。

「沒,沒事。」

王語妍面色一紅,趕緊別過頭,不與陳風對視。

「那個,你還準備跟王倩複合嗎?」

二人往公交站走的路上,王語嫣弱弱的開口問道。

她兩隻手插在衣兜內,其中一隻手緊攥着自己的手機。

「不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陳風搖搖頭。

他的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記得,因為他在學校沒檢測出御獸天賦,所以他的母親,自作主張把她和陳風父親的定情信物給賣了。

那是一塊非常稀有的可以增強御獸體質的未知獸骨。

把獸骨賣了後,她給陳風買了瓶低階覺醒藥劑。

不同於學校的自然覺醒,低階覺醒藥劑有少量概率覺醒普通人御獸天賦。

不過陳風的媽媽可不管什麼概率。

用她的話說,即使兒子只有萬分之一的覺醒概率,她也會傾家蕩產的賭上一把。

「她是你的初戀吧?而且看樣子王倩是真心喜歡你的。」

王語妍說著轉頭看向陳風的側臉。

陳風聞言,並沒有轉頭與其對視。

他輕笑一聲,眼神平視前方,眺望向遠處的人流,淡淡開口:

「語妍,一本書讀兩遍,可能有不同的感受,但不會有不同的結局。」

陳風眼神頗為滄桑,那氣質如同歷經紅塵的中年大叔。

王語妍的視角,陳風高大的個頭,她需要仰視。

稜角分明的側臉,加上那滄桑的眼神。

她只覺得這一刻的陳風真是太酷了!

他看向遠方的眼神好玄妙——

『而且他叫我語妍誒。』

『我們已經關係這麼好了嘛。』

『臉好燙啊!』

王語妍低着頭,面色微紅。

「好,好吧,那咱們學校你還有其他喜歡的女生嘛?」王語妍小聲道。

她說完就後悔了。

這樣顯得是不是太主動了,我應該矜持一些的。

但她又有些期待陳風的回答。

陳風當然不知道王語妍此時的心理活動。

他先是一愣,接着視線掃過王語妍的俏臉,淡淡開口:

「書店都有很多書,我但我一般只在最喜歡看的那本書前駐足。」

陳風說完,居高臨下,拍了拍王語妍的肩膀。

公交車正好到站。

一切都剛剛好。

王語妍愣愣的站在公交站,看着公交車從視線中消失。

她整個人都凌亂了。

或者說,是心亂了。

陳風好像答了,又好像沒回答。

而陳風,重生的他,現在已經不用再覺醒什麼御獸天賦了。

他現在着急回家阻止他媽賣定情信物。

陳風父親是獸域開拓者,常年不回家。

那定情信物是陳母對陳父唯一的精神寄託。

一定要阻止母親把它賣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