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斬獸重修的狠人,開局天賦值拉滿全集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王倩的態度來了個180度大轉變。

她居然有臉跟陳風說複合。

這讓陳風大受震撼,要說『控制情感』,還得是你王倩啊。

說愛就愛,說不愛立馬不愛。

但這可把沸羊羊·杜凡急壞了。

還沒等陳風開口,他就搶先一步:

「倩倩,這小子綠了你啊,你想想那個王語妍,難道你忘了嗎!」

說完,他又急忙轉頭看向陳風,伸手指着陳風道:「你這個渣男趕緊滾,別在我們眼前晃悠。」

杜凡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他居然敢跟陳風這麼說話。

這話給陳風聽笑了。

「你是個什麼東西,敢和我這麼說話!」

陳風面色一變,說著手中骨刀就是一揮。

那骨刀稜角瞬間劃破杜凡袖子,在上邊留下一條大口子。

露出裏面白色的內衣。

「陳風你要幹什麼,天上有無人機看着呢!」

杜凡瞬間被嚇尿了,陳風揮刀的動作太快,他剛才根本沒反應過來。

他腦中再次浮現出那天陳風召喚御獸的樣子。

杜凡瞬間後怕,但他還是強裝淡定。

出發前,他的班主任也同樣暗示過他們如果遇到特殊情況,他們可以抱團採取特殊手段。

既然他們都可以看情況殺人,那作為保送生的陳風——

想到這,杜凡背後冷汗直流。

「我又不是要殺你,你怎麼比真正的沸羊羊還膽小。」

陳風無語。

下一刻,他一步邁出,抓起杜凡被劃破的袖子就是一扯。

刺啦!

袖子被陳風直接扯掉。

拿着袖子,陳風把它快速卷在骨刀上,這樣一個布制的刀柄就做好了。

杜凡見狀瞬間大怒!

他覺得人格受到了侮辱。

要知道,天上的無人機可看着呢。

這都給他錄像了啊!

「陳風你他,你幹什麼!」

杜凡沒敢罵出來,但仍然大叫道。

「拿你這袖子換王倩,現在她是你的了,沸羊羊同學。」

陳風來的快,消失的也快。

只留下一臉獃滯的王倩,和表情不斷變換的杜凡。

下一刻,杜凡似乎想通了什麼,他抬起頭看向王倩。

「倩倩我們…」

他話沒說完,王倩直接伸手打斷道:「滾!」

「陳風,你等等我,我已經認識到我有多喜歡你了!」

王倩小跑着追向陳風消失的方向。

「倩倩,等等我啊,我只是想說我們可以組隊!」

杜凡追在王倩身後喊道。

.

王倩終究是沒有追上陳風的速度。

此時陳風已經到達草原的邊緣,前面就是一片樹林。

但很可惜,他一路都沒有碰到『自助餐』。

御魔空間內的魔蚣皇對此表示『哥,要不放我出來,讓我自己炫?』

『等等,林子里有妖獸過來了。』

陳風打斷魔蚣皇的話。

似乎是為了驗證陳風的話。

下一秒,林內突然衝出一頭狼形妖獸。

「是一星妖獸!」

陳風欣喜。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他瞬間握緊骨刀,與狼形妖獸對上。

那狼形妖獸額頭上帶着血跡,似乎是之前有過一場大戰。

它根本沒注意到陳風。

一人一狼正面互沖。

陳風與狼形妖獸接近後,先是一個側身,然後一記骨刃**狼形妖獸的脖子里,另一條胳膊反身夾住它的脖子。

不過這狼形妖獸也算體型巨大,大概有兩米多高。

巨大的身體因為慣性直接向地面俯衝。

陳風死死掛在它的脖子上,握着骨刀瘋狂攪動。

他要把它的咽喉和動脈都攪碎。

勇猛且血腥。

下一秒,一狼一人同時落地,陳風閃身跳向身後,拉開距離。

免得被這狼形妖獸臨死反撲。

它現在已經是必死之局,只要等待它慢慢斷氣就行。

「嗯?還有一隻?」

沒等狼形妖獸斷氣,陳風就聽見林中再次傳來『沙沙』聲。

霎那間,如同剛才狼形妖獸跳出叢林的樣子。

林中再次衝出一頭比狼形妖獸體型還大幾分的猛虎妖獸。

「風嘯三紋虎!」

陳風看着青色紋路的虎皮大驚。

這老虎的血脈不簡單,雖然不及李二央的煉獄妖熊,但按照具體排名的話,也能達到A級血脈品質。

煉獄妖熊是S級血脈品質。

「好好好!」

不管三七二十一,陳風骨刃再次握緊,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

沒等着虎妖獸落地,陳風一個滑鏟,兩手握着骨刃高高舉起,順着風嘯三紋虎的腹部就是一條大口子。

風嘯三紋虎只顧着追狼形妖獸,等它發現陳風時,身下已經被划出一條巨大的口子。

內臟擠出。

它從空中跌落,接着躺在地上嗚嗚兩聲,便沒了聲息。

一狼一虎,相繼去世。

陳風一手摸狼,一手摸虎。

他心中對着魔蚣皇豪邁道:「開飯!」

下一刻,兩具屍體直接出現在魔蚣皇所處的御魔空間。

『謝謝,主人!』

魔蚣皇淚流滿面!

終於…終於TM的吃上飯了。

算算日子,自己已經有一個月沒吃飯了。

穿越前,陳風在最高等級的獸域帶着一隊人馬與那魔獸對戰足足一個月。

它也這麼餓了一個月。

陳風剛想對魔蚣皇再次畫餅,就聽見森林中,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傳出。

就跟死了媽一樣難過。

「啊!是誰!是誰殺了我的御獸!」

那聲音聽着就疼,不只是心理上的疼,還有精神上的撕裂感。

「嗯…..那風嘯三紋虎該不會是….算了,溜了。」

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陳風選擇不在別人最傷心的時刻出現。

他體驗過御獸被殺的感覺。

而且體驗了十次。

「還是趕快走吧,免得觸景生情,也不知道剛才那頭老虎算不算積分。」

陳風嘀咕一句,沒來的及看電子錶上的積分,就一頭扎進林子的另一個方向。

陳風走後,叢林中竄出一道人影。

這是一個碎蓋髮型的青年,懷中還抱着一隻變異小狼妖獸。

他雙眼通紅,滿頭是汗。

如果陳風在這的話,一定對他有印象。

因為這青年也是張道遠保送隊里的其中一人。

青年癱坐在地上,看着兩片還熱乎的血跡。

「到底是誰!有本事給我出來!」

「做了壞事就別躲躲藏藏的!」

可他大喊了半天,卻連個人影都沒有。

「到底是誰這麼喪心病狂,連御獸的積分都賺!它還是頭未成年虎啊!」

又過了一會,青年喊累了,哭累了,他躺在地上,無力的吐槽着。

這時,遠方兩道兩步聲傳來。

青年趕忙站起身,用袖子擦掉臉上的眼淚。

他不能給家族丟人。

來人是一男一女。

正是王倩和杜凡。

青年見狀,直接咬破手指,然後按在懷中的變異小狼頭上。

妖獸幼崽可以直接契約,成年妖獸則需要先打服,才能契約。

「居然是變異的嘯月妖狼!」

普通的嘯月妖狼只是A級血脈品質。

但變異的一般都在A級至S級血脈品質之間。

『撿到寶了。』

青年把嘯月妖狼收入御獸空間,他的御獸空間存有大量可幫助御獸成長的食物。

不出半天,嘯月妖狼就會被催熟至青壯年時期。

抬頭見前兩人已經快到跟前,他拍掉身上的灰土。

「同學你好,我是林市三中的杜凡,這是我的同學,王倩。」

杜凡站定後,率先開口。

他見面前青年衣着金貴,暗道一聲,可能是大家族的人。

「房天浩。」

青年說完,杜凡和王倩瞬間心中震驚。

林市房家誰沒聽過!

房家以房產起家,林市幾乎所有的高端樓盤都出自房家之手。

不同於任職賽事組委會的劉宇父親,房天浩家相當有錢,可以說在林市,他家就是當之無愧的首富。

「原來是天哥。」

王倩眼睛瞬間眯成桃花。

她似乎有了新目標。

「誒,不用這麼客氣,就叫我天浩吧。」

房天浩見有美女這麼叫他,心情好了許多。

「天浩哥。」

王倩甜甜的叫了一聲。

「對了,你們知不道附近還有什麼其他同學?」

房天浩轉移話題道。

「我和倩倩也剛到這裡,只見過一個同學。」

杜凡看王倩和房天浩眉來眼去的,心中吃醋,他有意管王倩叫倩倩。

他在無力的宣誓主權。

「還真見過?那你們怎麼沒在一起?」

房天浩眼神一亮。

「那個人叫陳風,是個渣男,他給倩倩帶綠帽子,還搶了我們的一塊獸骨,性格極其惡劣。他一直在我們前面,按理說你應該先遇見他的。」

杜凡一臉憤慨的說。

「陳風?好好好!看來一定是你了!」

房天浩思維敏捷,這獸域這麼大,這麼短的時間,想要再偶遇第四個人的概率極小。

陳風這個名字他有印象,和他一樣是保送隊的。

也只有保送隊的才有實力偷襲秒殺他的御獸。

肯定是這個陳風!

該死的東西!

殺人御獸和斷人臂膀並無太多區別。

房天浩暗暗思索着。

「怎麼,天哥你和陳風有仇?」

「嗯,他搶了我妖獸。」

房天浩是要臉的,他沒說陳風殺了他的御獸。

「什麼!太可惡了,我們也與他有仇,咱們合作,等我倆契約了御獸,咱們多叫點人,一起找他算賬!」

杜凡握拳說道。

「嗯,我們先盡量找到我哥,房天海,有他在我們把握更大!」

房天浩咬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