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斬獸重修的狠人,開局天賦值拉滿陳風王倩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冬季的太陽升的很早。

重生後的第一次熟睡,陳風沒有聽到母親的顛勺聲。

也沒有母親的嘮叨聲。

能睡的這麼好。

只因為陳母今天心情不錯。

昨晚陳風把她和老公的定情獸骨贖回來了。

此時獸骨被她放在床頭。

它多了層含義,不只是定情信物,還是她兒子陳風長大的證明。

兒子被保送御獸大學了,獸骨也重新回到手中。

陳母躡手躡腳的起床,開始給陳風做飯。

她盡量控制噪音,以免打擾到陳風休息。

當然,這個慈母體驗卡陳風最多能體驗三天。

「餓~」

「餓啊~嗚嗚!」

沒有被母親吵醒,陳風反而被御魔空間的魔蚣皇吵醒。

那聲音微弱且綿長,夾雜着段段哀嚎。

魔蚣皇的確是餓壞了。

它本就是十星高階魔獸,體型巨大,雖然進食一次可以很久不吃東西。

但它一次至少需要進食百隻妖獸才行,而且至少是三星等級往上的。

如果是一星妖獸,只能說等級太低,一頓至少千隻往上。

昨天那四隻都不夠它塞牙縫的。

但它又懼怕陳風,所以只能弱弱的哀嚎,帶着哭腔。

可以想像到,它現在有多餓。

就像一個成年人,前一天只吃了四個小蝦米一樣餓。

「啊,服了!」

陳風瞬間從床上坐起身。

『別叫了,你先忍忍,等我賺錢,肯定第一時間給你買妖獸吃。』

陳風能理解魔蚣皇,畢竟都相互陪伴上百年了。

『為啥不直接去獸域吃自助餐?』

魔蚣皇小聲問道。

以前它和其他幾位魔獸大哥餓的時候,都是陳風主動帶它們去獸域吃自助餐的。

『因為哥穿越了,重生了!現在不是那個戰亂年代,你沒發現我年輕了么。』

陳風解釋道。

哎,難搞啊。

此時陳風也發現御魔師的弊端了,尤其是他這個全十星魔獸的御魔師。

十星魔獸的確厲害,但每次進食的量也相當驚人。

主要它們是魔獸,不是妖獸。

妖獸可以吃人類調配的御獸餐成長,魔獸卻必須吃妖獸才行。

御獸餐才幾個錢?幾萬到幾百萬的都有。

而妖獸呢,這個時期官方管的嚴,一隻普通妖獸都要五百萬往上。

陳風把獸骨贖回來,剩下的錢也只夠買一隻妖獸,還不夠魔蚣皇塞牙縫的。

可能就嗦嘍一下味道,就沒了。

如同豬八戒吃人蔘果一樣快,進嘴裏就沒了。

『那…那咋辦?』

魔蚣皇聞言頓時一呆,它根本不在意什麼穿越重生。

它現在只想乾飯,而陳風的話在它聽來就是『沒有飯嗷,以後一天餓三頓吧,或者三天餓九頓也行。』

『能咋辦,等哥賺錢養你唄,昨天剛考上御獸大學保送生,未來哥帶你打比賽,養你,比賽獎勵的妖獸,都給你吃,錢也給你買妖獸吃!行了吧!』

沒辦法,陳風現在只能大畫餅。

現實很殘酷——

『可,可是像我這麼能吃的,還有九個啊?』

魔蚣皇弱弱的提醒道。

魔蚣皇說著,腦中想起九個比它還屌的魔獸大哥。

都是陳風契約的魔獸,最後一個據說還是超越十星的存在,但它沒見過。

因為那場『陳風投胎重生戰』魔蚣皇因為太菜,陳風沒讓它參與。

只能說,魔蚣皇是最菜的,其他九個一個比一個屌,但也一個比一個能吃。

『我尼瑪!滾吶!』

陳風往床上一仰,小被兒往腦袋上一蒙,他選擇暫時逃避。

重生後真是勞碌命,未來獲得任何妖獸和關於錢的活動都不能放過。

其實還有一點更重要的。

每個魔獸都會給御魔師提供自身的一個技能。

這些技能根據魔獸的強弱,血脈等各有不同。

所以御魔師和御獸師本身並不等於小說中的瘦弱召喚師,他們自己也有很強的攻擊力。

而陳風這個御魔師比御獸師更強,各方面都是碾壓數據。

但問題在於,陳風的魔獸都是十星,技能很強,但消耗也強。

這導致,陳風只要使用技能,必定消耗大量御魔力。

別人的技能是普通攻擊,陳風的技能是清空御魔力的大招。

而召喚魔獸戰鬥,同樣也是時刻都消耗御魔力。

「小風,起來吃飯了!」

陳母的聲音打斷陳風的思路。

「來了!」

.

九點,陳風來到報考中心門口。

此時外面已經聚集了一小撮年輕男女。

路邊的停車場也停了數輛豪車。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天資卓越的富二代。

剛站定腳步,陳風就聽見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

「陳風是吧?」

陳風轉頭,發現是一個身穿風衣,臉上帶疤的中年男人。

「你是?」

「我叫張道遠,是你們的帶隊老師,麻煩你先跟我來一趟,有些事要跟你核對一下。」

張道遠手中拿着陳風的資料卡,認真道。

陳風點點頭。

二人一前一後來到報考中心的一間獨立辦公室。

張道遠徑直坐到辦公桌裏面的椅子上。

「先坐吧,我們直奔主題。」

「您說。」

這一幕陳風早有預料,在他暴露魔獸的時候,就想到會被人盤問,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嗯,你的御獸,是魔獸吧。」

張道遠說完,眼神犀利的盯着陳風的眼睛。

他是八星御獸師,可以很輕鬆的判斷對方是否在說謊。

「是的。」

陳風聳聳肩。

「魔獸從哪來的?」

張道遠眼神微眯。

心中暗道一聲,果然!

「前幾年我父親回來,他帶回來的。」

這是陳風早就想好的說辭。

陳風的父親也是獸域開拓團的,具體屬於什麼部隊,陳風到是不知道。

上一世他到死都沒有查到父親的下落。

但陳風知道,他父親肯定不簡單。

「哦?他現在何處高就啊?」

張道遠好奇問道。

「不知道,幾年前回來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消息了,我和我媽也聯繫不上他。」

陳風說著,表情變得沮喪。

「那你是怎麼契約的這頭魔獸?它又是為什麼變這麼大?它沒有成長周期嗎?」

「契約後他就變這麼大了,至於怎麼契約的……」

陳風選擇直接把契約魔獸的方式,或者說成為御魔師的方式告訴張道遠。

這對陳風並沒有什麼損失,就算現在全世界都開始改修御魔,對他來講也無所謂。

因為他的魔獸已經是世界上最強的一批了,況且現在獸域還全是妖獸,根本沒那麼多魔獸讓他們契約。

林林總總講完後,張道遠送陳風出了辦公室。

陳風出辦公室三十分鐘後,張道遠才獨自出來,並集合所有學生。

其實一共也就十一人,還包括,陳風,李二央,劉宇。

一群人在報名中心的一處大廳集合後,張道遠先是介紹了一下自己。

接着他才步入正題。

「同學們,按照往年,你們這些所謂的天才應該會單獨特訓,直接備戰市級,省級御獸大賽。」

「但!今年不同,根據高層商定,今年各位將與林省所有高三覺醒御獸師天賦的同學,共同經歷一場個人排名戰!」

「根據排名戰的名次,排名靠前的,不僅獲得二階極品血脈妖獸,還將獲得優先組隊特權!要知道,一隻二階極品血脈妖獸,相當於十頭一階高階普通妖獸!那是相當珍貴的!希望大家多多爭取!」

「這次共有全省五百多名御獸師參加,提前給你透露一下規則。」

「這次是在北部一處獸域中的生存戰,你們沒有獸域地圖!不準帶食物!可以使用御獸,但可以使用自身技能!」

「主要目的,一是爭奪排名,為以後的大賽和獲取官方資源做鋪墊,二是讓普通學生也儘快擁有御獸!!」

「安全方面不用擔心,我們為大家申請了死亡名額!如果誰不幸死在獸域,沒關係!官方會給你們的家裡補償一筆不菲的撫恤金。」

張道遠說著朝眾人掃視一圈。

「好了,你們有十分鐘跟家人打電話告別的時間,記得把遺言想好。我們十分鐘後出發!」

張道遠說完,瞬間引起學生們的一陣騷動。

這裡的學生家境都相當優越,沒幾個會捨棄繁華,出去拚命。

不是他們膽小,而是這才是正常人的思維。

越有錢,越怕死,好好享受生活不香嗎!

況且他們還這麼年輕,更應該有享受的權利。

「報告!老師,我想退出!」

「報告,我也想退出!」

瞬間就有幾個年輕人想要退出。

張道遠聞言『嘿嘿』一樂,直接開口道:

「各位沒有權利退出,我剛剛聯繫過你們的家人了,他們都已經替你們簽了生死狀。」

這時,陳風手機叮叮兩聲,來兩條消息。

陳風默默掏出手機查看。

一條是銀行卡餘額多了一百萬。

另一條則是陳風老媽發來的。

「兒子,在外面注意安全,你昨晚給我轉太多了,媽給你轉回去了一些,想吃點啥吃點啥,有啥想買的,都買一買,想經歷的也去經歷一下,別有遺憾….愛你,一路順風。」

「啊¿」

這是什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