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斬獸重修的狠人,開局天賦值拉滿陳風王倩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老師,可以宣布考核結果了。」

陳風轉頭對陷入獃滯的考核老師提醒道。

考核老師此時已經僵在原地。

他自己就是三星御獸師,曾經也是在獸域經歷過殘酷大場面的人。

但他從不記得,這世界有任何一隻御獸,是那樣兇殘恐怖的樣子。

那氣息透出的魔性氣息,讓他現在仍是心有餘悸。

也同樣回憶不出,有誰召喚御獸的方式,是通過那恐怖的紅色獄門。

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啊,嗯,好,好的…」

考核老師語氣磕巴的機械回答。

強行按捺住心中激動。

他沒有問陳風關於那恐怖御獸的問題。

他知道,有些事,已經不是他有權利知道的了。

「我宣布,陳風同學通過最高等級考核,恭喜你。」

說完,他轉頭看向身後同樣陷入獃滯的四人。

「咳咳!」

他用輕咳聲喚醒四人。

李二央第一個清醒。

他此時只有一個想法。

陳風這小子太牛逼了,這大腿得抱住咯。

另外,我也想要光門皮膚,『獄門』是吧!

真TM帥!

還有那御獸。

只是探出頭,就趕上考核場大了,這要是全身都出來!

李二央不敢繼續往下想。

他決定未來好好跟陳風混,機會是留給有眼光的人的。

而眼光這種東西,他恰好有。

相比李二央,劉宇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二代。

此時他臉上戴着墨鏡,這墨鏡並不只有耍帥一個作用。

它是個高科技,可以掃描出任何御獸的詳細資料。

可劉宇驚愕的發現,他百試百靈的墨鏡,不靈了。

顯示未知御獸,無匹配信息。

『那到底是什麼御獸?什麼品級?又為什麼會一招秒掉四隻一星高階妖獸!』

他甚至都沒看清陳風的御獸是怎麼出手的。

但他很聰明。

『絕不能與陳風為敵!甚至要狠狠抱緊陳風大腿。』

想到這,他壓下心中好奇。

兩步來到陳風身邊,他笑容溫和地開口道:

「陳風兄弟,是老弟我眼拙了,未來在賽場遇到,麻煩高抬貴手,一會出去我做東,請二位兄弟吃飯。」

「劉宇你小子也有慫的時候?少在這套近乎,今晚這飯必須我安排,誰都搶不了,要是沒有陳風兄弟提醒,我的御獸肯定受到不可逆的暗傷。」

李二央趕緊上前,他擋開劉宇的手,拉着陳風說道。

「我先去把獎勵領了,然後還有點事要辦。」

陳風趕忙說。

他還得去贖獸骨呢。

那可是老媽的定情信物。

至於現在這兩人,其實都是他上一世的老熟人。

未來這世界必定被魔獸侵佔,多個朋友多份力量。

況且,接下來的各種御獸大賽,他也需要強力隊友。

「兄弟還有事?那正好,我這有車,我送兄弟一程。」

劉宇可不管李二央什麼態度。

這大腿他抱定了。

「劉宇你不是帶好朋友來的么,風哥,坐我車吧,我車寬敞。」

李二央說著,瞟了一眼王倩二人。

然後拉着陳風直接往領獎處走。

此時王倩和杜凡皆是低着頭。

王倩在思考怎麼和陳風複合。

而杜凡,他當然是在想怎麼能阻止王倩的小心思。

「那個,杜凡啊,你倆先回去吧,一會我陪陳風兄弟處理點事。」

「以後…嗯…以後就少聯繫吧,未來我可能要忙了。」

劉宇說完朝着陳風二人小跑着追去。

『太現實了。』

考官看了眼陳風三人消失的方向。

只見三人皆是雙手插兜,留下長長的背影。

考核老師又掃了眼被丟棄的王倩二人,搖了搖頭。

陳風在李二央和劉宇的陪同下領取了一千萬助學金。

並被告知,明天早上來報考中心門口報到。

參加由龍夏北部御獸大學組織的秘密特訓。

目標,備戰高中組省級御獸師大賽。

像陳風這種通過最高難度考核的,都會獨立出學校。

分別由龍夏東部,南部,西部,北部四大御獸大學統一培養,然後參加省級以上的御獸師大賽。

獎勵和特權頗豐,即使是現在的陳風看了都會眼饞。

之後陳風又聯繫了陳母,順利要到贖獸骨的位置。

三人坐李二央的車前去。

「呵呵,還省級大賽,有風哥在,參加任何大賽不都是純吊打!風哥,我李二央跟定你了,咱倆組隊,必定是強強聯手。」

李二央單手扶着方向盤,大咧咧地說道。

那語氣就好像陳風已經同意和他組隊了一樣。

陳風坐在副駕,還沒開口,后座的劉宇就趕忙接話道:

「等等,什麼強強聯手,是強強強聯手!因為我也跟定風哥了!」

他此時金鏈子都收衣服里了,就為讓陳風有個好印象。

「你什麼身份跟我倆組隊?你通過的是中級考核,你還得參加市級大賽呢。」

李二央通過後視鏡,上下掃着劉宇,眼神嫌棄。

如同一個老嫂子嫌棄的看醜男一樣。

「我回去就跟我爸說!給我調隊!」

劉宇急了,他直接搬出他賽事組委會的老爹。

因為頂級考核基本沒人能考過,所以每年高校特訓都是在通過了中級考核的學生里,挑選天賦和御獸都很強的人,組建種子隊。

雖然今年撞大運,出了兩個真通過頂級考核的,但劉宇因為有S級天賦,加上御獸的血脈也非常有潛力。

更重要的是,他有個賽事組委會的老爹。

多重加持下,他還真有機會混到陳風的隊里。

「你牛逼,你有爹行了吧。」

「老子這是天賦!沒有天賦有爹也沒用!」

劉宇還嘴道。

他認為他還是很努力的。

.

「他什麼天賦?」

此時,北部御獸大學的特招辦公室內。

一個中年人看着陳風的對戰錄像,問出心中疑問。

他是這屆的特招主任,未來也是陳風這屆學生的導師。

八星御獸師,張道遠。

「D級。」

另一個老師答道。

「D級?怎麼可能?他自己瞎幾把填的吧?」

張道遠詫異說道。

「額,是的。」

那老師看着資料單上歪歪扭扭的字。

的確是學生寫的沒錯了。

一般御獸天賦好的,年輕時候寫字都丑。

「這個學生的考核視頻和個人資料列為高度保密,這期學生訓練你也不用帶了,我親自去。」

張道遠說完,接過那老師手中的資料,放進自己的皮包里。

他還有一個身份,前官方獸域開拓團的高級指揮官。

以他的眼力都沒看出陳風的御獸到底是什麼。

他知道,想要搞清楚一切,只能當面問陳風本人。

「張主任….」

那老師因為失去訓練學生的機會,心中有些不甘。

這是一個很好的鍍金機會,他不想放過。

「哎,不是不讓給你,是這小子你可能降不住,就這麼決定了,你出去吧。」

張道遠說完再次嘆了口氣。

知道的越多,想的就越多。

那奇怪的召喚御獸方式,那未知的龐大御獸。

他真的是一星御獸師嗎?

還有他的御獸是什麼等級?

二星?還是三星?

但不管是二星還是三星,都讓張道遠想到一種可能。

那就是御獸師居然可以突破御獸等級限制,在自身一星時契約高於自己的御獸!

等那老師出去後,張道遠獨自坐在椅子上,他沉思了一會。

接着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