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娛樂:他國家隊的,你惹他幹嘛全文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李羨魚,你看看,你害我妝都被哭花了,你要對我負責!」

舞台上,場地已經清理完畢,輪到導師的評判時間。

林淼淼立刻就跳起來嚷嚷。

並扯下臉上的紙巾,顯露出那被淚水微微暈開的眼線。

像一隻可愛的小花貓。

你這是什麼狼虎之詞。

李羨魚內心瘋狂吐槽,但臉上還是掛着一副陽光開朗的職業笑容。

「很抱歉,我恐怕無法對你負責了,因為這不是我想做的。」

哇~這話說的好渣。

林淼淼內心嘀咕一句,不過她是個顏控,對長相好看的人很沒抵抗力,而恰好李羨魚就是那種好看的人。

所以能容忍他渣一下。

「好吧不開玩笑了,回歸正題,關於你這首《安和橋》,我個人是挑不出任何毛病,所以我願意給你MVP!」

說著她便拿起桌上代表MVP的牌子舉了舉,像是生怕別人看不到似的。

而她的舉動,頓時就在選手席那邊引起一片嘩然。

要知道,節目錄製到現在,都還是只有一人晉級呢。

更別說是MVP席位。

不過很快。

眾選手就釋然了,以李羨魚剛剛的表現都無法拿到MVP的話。

誰又能有資格拿到?

同時,他們又有些沮喪,如果是要李羨魚這種水準才能夠拿MVP。

他們真的能做的嗎?

就算拿到會安心嗎?

這人啊,就怕被拿出來對比,一有對比就會高下立判。

——很糾結。

追根究底,還是得怪李羨魚,誰讓你一上來就扔王炸的?會不會玩?

「謝謝。」

李羨魚微微點頭致謝,臉上還是那副非常標準的笑容。

這種既陽光又開朗的笑容,他以前在私底下練過很多次。

能很好的把握那個度。

接着,那位戴着大金鏈子的押王拿起話筒,笑着開口道:

「我的專業領域是說唱,很難以我的標準去評價你這首……是民謠吧。」

「是的。」

李羨魚微微點頭,雖然《安和橋》的在地球那邊流行的很開。

但本質還是首民謠。

適合坐在你對面,拿着一把吉他輕輕唱給你聽。

「果然如此……」

押王微微嘆了口氣,道:「原本我對民謠沒什麼了解,主要是興趣不高,但現在不一樣,你給了我很大的驚喜,我以後會去好好了解這個風格的音樂……」

好大的膽子,作為導師竟然敢公然說對某種風格不感興趣。

不過想到對方的身份……

呵~身為天不怕地不怕的rap,還有什麼是他不敢說的呢?

「在評級之前呢……」

押王忽然賣了個關子,道:「我想知道你後面會不會來首說唱。」

說唱?

李羨魚頓時愣住,要是論說唱的話,就不得不提那個男人了。

但那才是真的王炸級呀。

這麼早拿出來也太虧了。

當然,無論心裏怎麼想,深知娛樂圈之道的李羨魚還是點了點頭。

「可以嘗試一下。」

「好,我很期待你的說唱。」

說著,押王拿起桌上的牌子:「我和林淼淼一樣,給你MVP席位。」

——嚯,兩個了。

按照節目組的規則,只要有三位導師給出相同的評價。

就預示着大局已定。

現在李羨魚距離那八個位置,就只剩下一位導師的表態。

「到我了到我了。」

李羨魚剛點頭致謝,旁邊的薛凱就已經忍耐不住立刻拿起話筒。

「說實話,對於你這首《安和橋》,我真的很糾結,很難,不是說它不好啊,只是我很難從中挑出毛病。

「作為從業十多年的音樂人,我在這首歌裏面看到了滿滿的誠意。

「沒錯就是誠意。

「隨着如今的演奏技術提升,在一段音樂里加入足夠多的元素和聲音,去滿足某種表達,會變得越來越容易。

「但砍掉這些枝枝蔓蔓,將曲子這棵大樹還原成一顆種子,直接種在聽眾心裏,讓它自由的生根發芽、生長。

「這點是難上加難。

「而你這首《安和橋》,明顯是做到了,如此就顯得尤為可貴。

「聽着你演唱,就能瞬間讓我回到童年時光,代入感十分強烈……」

薛凱長篇大論的誇讚,就算是李羨魚這厚臉皮也顯得有點慚愧。

《安和橋》確實是首好歌。

但是作者嘛……

對於那個胖子,最讓李羨魚印象深刻的,是他某個作品下的一條評論。

「正是因為你的歌,才讓我們如此痛恨你的行為,你的作品如今還能被播放,就已經是對你才華的最大肯定。」

他的才華毋庸置疑,但他所犯下的錯誤是無法原諒的。

至少李羨魚無法替別人原諒。

「好了,說這麼多,我總算是舒服了,就是口有些干,那我的評級是……」

「等一下。」

薛凱話還沒說完,旁邊的徐琳芳就立刻開口打斷。

「別那麼早給出評級,要是讓李羨魚直接拿到MVP,那我還說什麼?」

此話一出,薛凱頓時啞然失笑,舉手投降道:「好吧,徐老師您先說。」

「這就對咯。」

徐琳芳露出滿意神色,而後轉頭看向李羨魚,臉色變得有些正經。

「既然他們三個都誇讚了你這麼多,那我就要好好挑你的毛病批評了。」

「您請說。」

李羨魚立刻收斂笑容,這種能被稱為國家隊的歌手,必然是很有實力的。

他可不敢忽視。

「你倒也還算謙虛。」

徐琳芳笑着說道:「這首歌的詞曲,字裡行間都透着一股滄桑,如果讓一位上了年紀的歌手,亦或者說歌喉本就比較沙啞的人來唱會比較合適。

「而你現在的嗓音都不符合前面兩種條件,哪怕你掌握的再好,也終歸不是最合適的人選,請問我說的對不對?」

好傢夥,僅是聽一遍就能準確點出要害,不愧是國家隊歌手。

通常來說,一首歌的風格基調,通常只有創作者最清楚,而聽眾想要評判,則需要時間來研究,且需要對比。

而徐琳芳在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找到合適人選,簡直就像開了上帝視角。

李羨魚由衷的感到佩服,於是便十分順從的點了點頭。

「您說的沒錯,這首歌確實需要更為有深度的歌手演唱,我原先也是這麼想的,不過我還是想試一試。」

他很清楚這首歌不是很適合自己,但想和自己做個告別,且加上時間確實有些緊迫,所以就不得不拿出。

「不錯,是個誠實孩子。」

徐琳芳很滿意李羨魚的回答,接著說道:「那麼說完唱法,再來說說詞曲,按理說,像這種滿是遺憾的曲目,以你這般年紀是無法製作出來的。

「如果能,就說明你這人年少老成,年少老成可不好噢,這得改。」

「呃……明白了。」

「還有啊,你要看看我們節目的性質,主打舞台氣氛,下次就不要搞這麼情緒低落的曲目了,要熱鬧起來嘛,不然怎麼符合節目調性呢,知道了吧。」

「啊這……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