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娛樂:他國家隊的,你惹他幹嘛全文 第5章_塔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我去,這人好帥。」

「他是哪家公司的呀,我好像沒聽過這個名字,你們認識嗎?」

「不知道唉。」

「我昨天見過他幾次,好像是素人那邊的,不過沒怎麼和他說過話。」

「呃……這樣啊。」

在李羨魚頂着一張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俊臉上台後。

選手席那邊立刻開始議論紛紛。

大部分都稱他帥而不娘。

『帥而不娘』這個詞可不簡單,它代表着對男人顏值的最高評價。

不過在說到他的素人身份後,眾選手又紛紛息聲,只因在眾多公司選手眼中,這些素人就是一群炮灰。

——是來走過場的。

一群連表演曲目都要和節目組申請的選手,可不就是炮灰嘛。

李羨魚清楚他們的想法,但也沒過多在意,就讓他們說去唄。

反正又不會少塊肉。

舞台上。

身穿一身黑色西服的李羨魚走到**位置,將手中話筒遞到嘴邊。

「四位導師好,我叫李羨魚,喜歡唱、跳、ra……」

——唉?

話說一半,他心中頓時大呼卧槽,剛剛在台下的時候,他見這裡很像某練習生舞台,以至於腦海中不自覺浮現某個身影,某個選秀界的傳奇人物。

差點就露出雞腳了。

而李羨魚的神情異常,立刻就被導師席位上的押王楊靖捕抓住。

「你說ra什麼?」

「rash.B!」

李羨魚立刻將其圓了過去,篤定道:「對,我喜歡rash.B!」

很顯然。

押王不是位喜歡玩遊戲的說唱歌手,一時間竟沒聽懂這個遊戲術語。

倒是同在導師席位的林淼淼,直接就笑出了聲,接茬道:

「你確定你喜歡rash.B?」

「呃……」

李羨魚尷尬笑道:「差不多吧,因為我只熟悉這個戰術。」

「這樣啊,那有空一起玩。」

「沒問題。」

對於林淼淼的遊戲邀請,李羨魚滿口答應,雖然他平時並不怎麼玩遊戲,但總不能拒絕不是,再說也只是客套話而已。

——別太上心。

只是押王就有些受不了了,連忙看向林淼淼。

「rash.B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等結束再跟您說。」

林淼淼沒有當場回答押王,畢竟現在還在錄製,題外話不宜多聊。

這時,徐琳芳接過話筒,淡淡開口:「李羨魚,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當然可以,您請說。」

李羨魚微微點頭,心裏卻有些疑惑,因為時間太緊,按照流程,不是自我介紹完就得直接開始表演嗎?

現在是怎麼回事?

「好,據我手上的資料顯示,你接下來的表演沒經過任何綵排,能說說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嗎?」

徐琳芳此話一出,導師席以及選手席位都是一片嘩然。

沒有綵排就敢上台,你以為你是出道多年的老藝人嗎?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李羨魚沒想到她會問出這個問題,節目組明顯是在搞事情。

要說我的人生沒有綵排嗎?

但明顯不合適呀。

李羨魚微微斟酌,最後還是選擇如實回答:「因為時間不夠。」

「噢?」

徐琳芳頓時來了興緻:「時間不夠,怎麼個不夠法,能具體說說嗎?」

「其實也很簡單,因為這首歌是在今日才完成的,所以沒時間綵排。」

——嘩~

李羨魚這句話的信息量很足,頓時又是引起一片嘩然。

旁邊的薛凱連忙拿起話筒:「徐老師,我可以先說兩句話嗎?」

他是在詢問徐琳芳,由此可見,導師席間的地位異常分明。

「當然可以。」

徐琳芳聞言啞然失笑,而後緩緩放下話筒,示意他可以說了。

薛凱回以一個感激眼神,而後轉頭看向李羨魚,道:「也就是說,你接下來的表演是一首原創歌曲,對嗎?」

姜敏這個導演吧,有個怪毛病,她做綜藝不喜歡給選手泄題。

同時也不喜歡給導師漏太多。

為的就是捕捉到真實反應,雖然這樣很容易出差錯,但也可能會出現意外收穫。

十足的賭徒心理。

所以薛凱才會問出這個問題,他是真不知道選手要表演什麼呀。

「沒錯。」

李羨魚誠懇點頭:「確實是原創歌曲,詞曲都是我自己寫的。」

弘揚地球文化,我輩義不容辭!

「好,我很期待。」

薛凱當即就很開心,現在的選秀……不,可以說是所有音樂綜藝,都和地球那邊一樣,除了翻唱就是改編。

已經很久沒出現原創了。

他作為一名創作型的歌手,見到這種場面,又怎會不高興呢?

先不提詞曲的好壞,至少人家願意開這個頭,這就是件好事情。

薛凱當即看向其他導師:「諸位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聞言,其餘三名導師紛紛搖頭。

既然這人有信心拿出原創歌曲,那就直接拿作品說話吧。

得到三名導師的回應,薛凱再次轉頭看向李羨魚。

「那就請開始你的表演。」

「好的。」

隨着李羨魚點頭,舞台上的燈光驟然關閉,場景變得稍稍暗淡。

這時幾名工作人員上台,比如說拿板凳,或者話筒立架什麼的。

而其中一名工作人員手裡拿着一把奇怪的樂器,將其交給李羨魚。

這是屬於幕後畫面,在播出時會直接切掉,觀眾們根本看不到。

但在場其餘選手卻能看到。

「那是什麼樂器?�傅昭寧蕭炎景��型好奇怪啊,有點像二胡,但明顯不是。」

「那是馬頭琴,草原那邊的樂器,相對比較小眾一些。」

「這樣嗎?他是想拿這樂器幹嘛?邊拉邊唱?這也太奇怪了吧。」

「不知道,看看再說。」

選手席上議論紛紛,簡直對李羨魚這個人充滿好奇。

特別是顧英俊,他怎麼也沒想到,李羨魚竟然會帶來原創歌曲。

先前顧英俊以為李羨魚編曲就只是編曲,不涉及作曲事宜。

不曾想竟是從頭開始。

所謂編曲呢,簡單點說就是將不同樂器組合在一起,編輯成一首曲子。

讓他們出現在合適的地方。

而隨着時代發展,電腦技術愈發精進,如今的音樂已經不是像以前那樣,必須要提前錄製各種樂器伴奏。

現在用一台電腦就能完成。

所以編曲和作曲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千萬不能搞混。

——很快。

舞台準備完畢,工作人員紛紛下台,只留李羨魚一人在台上。

李羨魚深深吸了口氣,而後朝遠處的工作人員比出一個ok手勢,那工作人員瞬間秒懂,立刻拿起對講機傳達指令。

下一秒。

舞台上的燈光緩緩亮起,後面的大屏幕也隨之浮現三個大字。

——《安和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