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娛樂:他國家隊的,你惹他幹嘛全文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嘩!

選手席頓時一片嘩然,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蔡天宇會選擇李羨魚。

因為不管怎麼看,李羨魚都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在是否晉級MVP的選擇中,他做了一個彈幕最多的選擇,這真是……

——太棒啦!

娛樂圈是很現實的。

兩個有能力的選手互相對立,這是其他選手最樂意看到的事情。

要是他們不對立,反而是傾力合作,這樣難受的只會是其他選手,如今的局面,又何嘗不是最好的選擇呢?

甚至有的選手已經幸災樂禍起來,畢竟這二人不管誰輸。

對大家來說都是件好事。

但是導師的想法卻不同,他們不願看到這兩位現在就互相殘殺,優秀選手互相合作才是他們樂意看到的。

念及此。

徐琳芳當即看向蔡天宇,開口道:「你確定要選李羨魚?」

「確定。」

蔡天宇的回答十分堅定,根本不給別人反駁的餘地。

見此情形,徐琳芳沒再多說什麼,這是節目組規則之內的東西,她作為導師沒法反駁,就由着他們去吧。

「請李羨魚上台!」

李羨魚依舊沒什麼表情變化,當即跨步走向舞台,既然擋不了,那就接着唄,沒什麼大不了的。

在路過選手席的時候。

顧英俊忽然起身,開口道:「加油,我們的隊伍就靠你了。」

聞言,李羨魚啞然失笑:「你別抱太大希望好吧,我運氣很差的。」

顧英俊頓時愣住。

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李羨魚也沒多說什麼,要是萬一運氣不好,對方要來個舞蹈……

——絕對翻車!

很快,李羨魚走上舞台,站在蔡天宇身邊,一個黑色西服,一個白色西服,直接就形成異常強烈的對比。

「嗯,確實沒我帥。」

李羨魚稍稍打量一眼這位蔡兄,最終得出一個肯定答案。

「okok,先放個狠話。」

押王立刻拿起話筒開始拱火,要是細數娛樂圈內最愛看熱鬧的群體,必定會有他們這群rap的一席之地。

節目組也很搞,主持人立刻就將一個話筒遞到李羨魚嘴邊。

不用想,背後肯定有導演組的授意,都是一些不嫌事大的人啊。

李羨魚無奈接過話筒,而後轉頭看向蔡天宇:「為什麼選我?」

蔡天宇微微勾起嘴角,直接對上李羨魚的目光:「我不喜歡當第二。」

果然,還是這個原因。

「好好好!」

押王頓時興奮起來:「我已經聞到火藥味了,李羨魚,你要如何回應。」

李羨魚沒有順着氣氛組押王節奏進行垃圾話回應,只是淡淡說道:

「你要比什麼?」

「都行。」

蔡天宇微微聳肩,道:「你來定吧,只要不是舞蹈就行。」

漂亮!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看來這一世的運氣確實不錯,李羨魚頓時心中暗喜,表面卻依舊平淡,當即稍稍轉頭看向身後。

「不如就……鋼琴如何?」

——嘩~

全場頓時一片嘩然,這也是個勇猛部將,根本就不帶慫的。

幾位導師都不禁咋舌,剛剛見識過蔡天宇的鋼琴間奏。

竟然還敢提出這種要求。

這不是明擺着在說,我就要在你最擅長的領域擊敗你嗎?

——簡直是太勇了。

就連蔡天宇本人都微微有些愣神,心想兄弟你是認真的嗎?

要知道鋼琴可是他最自信的才藝,竟然有人敢這樣踩自己?

在凝視李羨魚幾秒,確定沒有在開玩笑後,蔡天宇最終點了點頭。

「可以,就比鋼琴。」

「好!」

押王立刻起身,暖場道:「項目已經確定,請問你們誰先來呢?」

「我先來吧。」

蔡天宇率先開口提議,而後轉頭看向李羨魚:「這樣沒問題吧。」

「自然沒問題。」

李羨魚聳聳肩道:「比什麼是我提的,理應由你挑選順位。」

「那謝謝了。」

蔡天宇禮貌致謝,心裏卻十分苦澀,他清楚率先演奏是很吃虧的。

但他沒有法子,他必須要為自己先前埋下的陷阱買單。

先前蔡天宇說的是,沒有鋼琴天賦所以才來當歌手。

這話說出來後,但凡他在這期節目奪冠,就會被狠狠打上人設。

比如說——我們家哥哥半路轉行都能這麼厲害,真是愛死他了!

這會讓他的人氣更上一層樓。

而就算落敗也沒關係,因為他是沒辦法才來當歌手的嘛。

半路出家,輸了不丟人。

總之無論輸贏,對蔡天宇來說都有好處,簡直是一舉多得之計。

但現在。

李羨魚直接一把就掐住了他的咽喉,頓時讓他十分難受。

誰能想到這人會選擇鋼琴啊,這不明顯是在打我七寸嗎?

所以他只能先演奏,否則贏了也不光彩,不會收穫太多好感。

而萬一要是輸了……

「我不會輸的!」

蔡天宇暗暗告訴自己,隨即走到舞台**的鋼琴前落座。

「接下來我要彈奏著名鋼琴曲《夜》的選段之一,且我在其中做了一些改編,或許會有所欠缺,請導師指導。」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著名鋼琴曲的改編,這已經超越大部分歌手的領域了。

要知道這可是鋼琴家才敢做的事情呀,蔡天宇是要放大招了。

——而且是貼臉輸出。

來不及過多驚訝,蔡天宇的演奏已經開始,所有人立刻靜靜聆聽。

包括李羨魚都是如此。

很快,一曲完畢,蔡天宇優雅起身,而後深深鞠躬。

現場頓時響起熱烈掌聲。

氣氛組押王開口道:「很舒服的一場聽覺盛宴,蔡天宇的演奏水準很厲害,比我那些玩鋼琴的朋友好多了。」

說著他又看向李羨魚,拱火道:「李羨魚,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彈得不錯。」

李羨魚看向蔡天宇,淡淡的說了句,神情不見任何緊張或怯場。

使得剛走過來的蔡天宇頓時愣住,難道這人是真不帶怕的嗎?

要知道剛剛那首曲子,可是他最得意的改編啊,難道你也……

不可能,不可能……

蔡天宇立刻揮去腦海中的雜念,轉而一臉平靜的看向李羨魚。

「到你了。」

「好。」

李羨魚立刻轉身朝鋼琴走去,根本就不帶一絲遲疑的。

鋼琴曲,他記得『一點點』。

彈鋼琴,他至少是會的。

近些年來,雖然娛樂圈有大部分人都在不斷比爛。

但也有些人在不斷內卷。

而李羨魚就是內卷群體中的一員,雖說他不怎麼紅,但卻從未虛度。

一直都在努力填充自己,很多樂器他都略懂一點點。

說不上有多精通吧。

但起碼夠用。

李羨魚在鋼琴前落座,隨即閉上雙眼緩緩做出三個深呼吸,而後睜開雙眼,輕輕說唱自己要演奏的曲目。

「鋼琴曲——花之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