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被宋盛送到監獄裏面,替他的白月光做了三年牢。
出獄之後,他送我鮮花,我卻不屑一顧。
他跪在地上求我原諒他,我看也不看他一眼。
直到後來,他寄給我一張病危通知書。
是他的。
他得了胃癌,現在快死了。
1出獄的那天,外面下了一場大雪。
我眯着眼睛,終於感覺到適應了外面的一切,卻看見了一個穿着黑色風衣的男人。
他站在監獄的門口,吸引了一大批圍觀的犯人。
「我去,長那麼俊,他在等誰啊?」
「門口的這車是寶馬吧?
這人真有錢。」
是宋盛。
比起三年前,他現在身上的氣質更加的淡然,看上去也更加的冷漠。
可是,在看見我的那一刻,他卻跑到我面前,朝我笑着,「小魚,我送你回去。」
周圍沒有車,我身上也沒有錢,想了想,我毫不猶豫地上了車,坐在后座。
車裡的暖氣很足,我緩緩閉上眼。
想不到還能再看見宋盛……這個三年前,讓我代替姜婷進了監獄的男人。
2從車上下來之後,我憑着我以前的記憶回到了家。
家裏面空空蕩蕩的,但是收拾得很乾凈。
宋盛看着我,眼神溫柔。
「我這些年,每個周末都會來這裡收拾。」
確實是收拾過的,很乾凈。
我抬起眼,伸出手掌。
「那就請把鑰匙還給我,」我斟酌着用詞,「宋總。」
氣氛一下子變得僵持,宋盛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然後慢慢將鑰匙放在我的手心。
我看也不看他,「你可以走了,宋總。」
但宋盛眼巴巴地看着我,看起來很可憐,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喊我……小魚。」
我沒理他。
宋盛又慌張地轉移話題,「小魚,你剛從裏面出來,我幫你做飯。」
我嗤笑了一聲,終於忍不住將他一推。
宋盛的頭撞在牆壁上,發出一聲悶響。
我已經不是當初的姜魚了,在牢裏面待了三年,我的力氣也大了很多。
「裝什麼啊?
宋盛,當初不是你把我送進去的?」
3我永遠無法忘記那天。
宋盛淡漠地說:「就三年,三年期滿,你就可以出來,姜魚,你要想想姜婷的前途。」
我那時聲音都被堵住,害怕的人一下子從姜婷變成了我。
我哭着求宋盛,「不是我做的,為什麼要我來承擔錯誤啊……」「宋盛,你不要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