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葉思婉林牧野九十九封家書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面對所有人的沉默,林牧野的表現卻仍然和以前一致。

古井無波。

讓人實在是難以看出他內心到底有什麼情緒變化。

「你說話啊,你為什麼不說話?」

華修文此時像是一個憤怒的獅子。

他不理解,也不想理解。

為什麼?

現在告訴他這麼一個叛國賊,大國的恥辱。

結果是現在大國引以為傲的1納米光刻機的匿名捐獻者?

這怎麼可能能讓他接受?

擁有1納米光刻機的事原本是保密的,大國並未公開承認過。

只是因為不知道匿名捐獻者到底是誰。

出於尊重知識產權的原因,一直沒有公開。

所以不少外國人都以為大國擁有1納米光刻機的事情不過是子虛烏有。

但現在不同了。

這個傳奇一般的人物,就坐在法庭上。

正在以叛國罪受到審判!

現場的人們沉默了,但網上卻依然吵的熱火朝天。

「華老不會是搞錯了吧?這種為了錢能拋棄一切的人,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

「不,華老是當代科研泰斗,也是最痛恨林牧野的人,他不可能會看錯的!」

「這個1納米光刻機是不是也是剽竊的外國人的創意?」

「我呸,這世上除了華夏,哪裡敢說出什麼1納米光刻機的事?但……為什麼?」

「說是剽竊的還執迷不悟呢?這是我大國的科技,先前剽竊的事絕對是一派胡言!」

……

網上原本對林牧野剽竊一事爭論不休。

但光刻機的圖紙被華修文認出來後。

所有謊言頓時不攻自破。

網民最愛隨波逐流,但有時候也能認準局勢。

先前的帖子要麼清空要麼沉了下去,所有人都明白了,這些全都是假消息!

要知道,除了這個1納米的光刻機之外。

全世界最頂尖的6納米光刻機,在米國!

這種情況之下,再說林牧野剽竊,就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了。

……

法庭之上。

華修文見林牧野一直不說話。

只得對着幾個同行的院士開口道:

「着手去查,以之前的資料來翻閱。」

「假定捐獻者為葉思婉的情況下,查!」

幾個院士面面相覷。

緊接着,一名院士站出身來,面色凝重的對華修文道:

「華老,我們……剛剛已經查過了。」

「情況完全吻合!」

「原本不清晰明朗的事,在假想捐獻者為葉思婉的話,是完全……吻合的。」

儘管他們不願承認,不想承認。

但這就是鐵打的事實。

捐獻者是葉思婉,設計原稿在林牧野這……

只有可能是林牧野捐獻的,絕無第二種可能!

這個消息,直接引爆了全場!

華修文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林牧野:

「你為什麼不說出來?」

「就算全大國的人都以為你是叛國賊。」

「就算整個大國的人都站在你的對立面。」

「就算你要被處以極刑,你都不願意說出來嗎?」

「這是你造出來的,你送來的,你到底是什麼目的,你為什麼不說?!」

林牧野只是靜靜的看着華修文。

良久,才開口道:

「華老,這都是以前的事了,都已經過去了。」

「過去了?」

「沒過去,永遠過不去!」

華修文眯起眼睛,低聲咆哮道:

「你知不知道,你老師臨死之前,都不相信你背叛了國家?」

「你知不知道,當年有多少人為你感到驕傲,以你為榜樣?」

「你又知不知道,你叛國一事泄露出來,我們有多麼絕望?」

「你造出了1納米的光刻機,還捐獻給了大國,無償!」

「這件事,你為什麼不說?」

「你要說出來,又何至於此?」

華修文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他和林牧野的老師聶平江是摯友,無話不談的摯友。

自然也就把林牧野當成了他自己的學生。

眼下林牧野變成現在的模樣,他內心有多痛苦,多煎熬,多恨,沒人能清楚!

結果現實告訴他,實際上林牧野為大國做出了功績,還是這麼大的功績。

這種情緒的起伏,已經徹底讓他崩潰了。

「我要求暫時釋放林牧野,配合科研院調查此事!」

華修文深吸一口氣,看向法官道。

法官頓時一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就在這時,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出來:

「華老,你不必如此激動。」

「看樣子,林牧野是造出了1納米的光刻機,而且捐獻給了大國,這件事不假。」

「但這也是以前的事了!」

「你能保證,這些科技他就真的沒有給米國嗎?」

「既然原稿在他手上,你覺得以他之後辦出來的這些事來看。」

「他不會把這些東西給米國,或者是給其他國家嗎?」

「他會,他一定會!」

「因為錢!1納米光刻機的問世,勢必會給他帶來很多財富!」

「即便是他先給了大國,或許那時候的他良心未泯。」

「但我絕不會相信,他這種能為他國製造武器瞄準自己同胞的人,會將這份專利雪藏!」

「這種寡義鮮恥之徒,難道不會做出我說的這些事嗎?」

「僅憑這一點,絕不能寬恕他!他所做的事,他的叛國罪孽,還遠遠不止這些!」

聽到這話,全場頓時再次沸騰,一改剛剛的寂靜。

「陳司令說的沒錯!他以前或許是愛國,但那是以前!」

「那他接下來的罪過呢?他提供給米國的可不止光刻機這一種!」

「而且,他一定已經將1納米的光刻機技術給了米國!只不過米國沒公開罷了。」

「這種大國叛徒,怎麼可能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放過他!」

無數院士義憤填膺,紛紛站出身來,慷慨激昂的道。

林牧野所犯下的罪過,多了去了!

僅僅靠着一台光刻機就想釋放?

沒門!

那武器該怎麼說?那其他尖端科技該怎麼說?

這一理念,頓時在周圍人的腦海中散發開來。

「你說得對……你說得對……」

華修文也回過神來。

他面前坐在被告席上的林牧野,已經早已不是當年的林牧野了。

就算1納米光刻機的技術是他給的又能怎麼樣、

他所犯下之罪,可遠遠不止這些!

突然,華修文將目光轉向陳國生,沉聲道:

「但是,你可知這光刻機意味着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