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葉思婉林牧野九十九封家書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被告林牧野,你留學海外十年,幫助國外勢力大力發展科技軍事,攻擊祖國。」

「貪圖富貴,背國求榮,像你這般寡義鮮恥之輩,該遭舉國唾棄!」

「你,還不認罪?!」

京城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站在台上,怒不可遏的看向被告席上坐着的林牧野。

他,是整個大國都恨之入骨的人!

十年前,他是大國最耀眼的存在,是大國之中閃耀的一顆新星,被譽為大國的未來!

然而,現在的他,卻戴上了沉重的枷鎖,即將迎來全大國人民的憤怒與審判。

這次審判引來了全大國人民的關注。

上千個大國院士與領導作為陪審團。

無數記者扛着機器在一旁拍攝。

全大國的各個平台同時直播。

所有人的目的只有一個。

迎接這個賣國賊的審判之日!

感受着周圍人灼熱的目光,林牧野自嘲的笑了一聲:

「我……認罪。」

「轟!」

林牧野話音剛落,周圍院士紛紛站起身來,全場嘩然!

有的人激動不已,有的人拍手稱快,有的人則是惋惜感嘆。

一名兩鬢斑白的院士慢慢站起身來,面色凝重的道:

「這個惡賊終於認罪了!賣國之徒,人人得而誅之!」

這句話頓時引來了無數人的共鳴。

「不錯,十年前大國對他寄予厚望,他卻背叛了大國!」

「大國出資把他送出國深造,但他卻為了錢財,棄大國榮譽而不顧!」

「但是……他也是真有實力啊,一年時間獨自研製出六納米的光刻機,半年時間攻克癌症,還完善了納米核心技術……」

「那有什麼用?!這些科技不還是都送給他的米國爹了嗎?」

「大國培養他,他卻將科技研發給別人,矛頭對準我們,對準他的同胞!」

「這是大國之不幸,舉國之悲哀!」

眾人口誅筆伐,恨不得現在就讓林牧野被判死刑。

任誰能想到,這麼一個十年前被寄予厚望的天才。

一個十年內突破無數人類科技極限的男人。

今天,卻被無數人簇擁,在全大國人民的注視之下迎來審判!

「望能判處林牧野死刑!給大國人民一個交代!」

「望能判處林牧野死刑!給大國人民一個交代!」

「望能判處林牧野死刑!給大國人民一個交代!」

就在這時,法庭外,一群學生舉高旗幟吶喊。

「肅靜!」

法官眉頭緊皺,敲響法槌。

等周圍安靜後,法官神情冷漠的看着林牧野:

「林牧野已認罪,本庭公布最終宣判!」

「被告林牧野,犯下背叛國家罪、竊取大國成果罪等多項罪名,數罪併罰!」

「但念在林牧野的高級人才身份,酌情處理。」

「經本庭法官一致決定,判決被告林牧野三十年有期徒刑,剝奪權利終生!」

林牧野緩緩閉上雙眼。

彷彿是懸在頭頂的達克摩斯之劍最終落下一般,坦然接受了一切。

法庭上頓時炸開了鍋,無數人紛紛憤起。

「什麼?才三十年?!他這可是叛國!應該死刑!」

「為什麼不判處死刑?難道要留着他這條狗命,繼續來對付他的同胞嗎?!」

「什麼叫他的高級人才身份酌情處理?他為大國做過什麼?」

法官臉色很是凝重,他內心也不想這麼判決,但這個判決背後還有許多不能說的原因。

想到這裡,他再次敲響法槌:

「這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判決,如有異議……」

「我有異議!」

法官話還沒說完,人群之中突然傳來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

所有人都不由得循聲望去。

一個穿着軍裝,兩鬢斑白,滿臉剛毅的中年人,大步走出人群。

他的出現,讓全場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這是誰啊?感覺好有氣勢的樣子。」

「他你都不認識?大國戰區總司令,陳國生陳司令!」

「啊?!這是陳司令?他怎麼來了?」

「聽說陳司令的獨子是情報部門的,犧牲在前線了,就是死在林牧野研發出來的武器上!」

周圍人的竊竊私語,陳國生都聽在耳中。

他微眯起眼睛,看向法官道:

「我奉上級命令,追查叛國賊林牧野!」

「在他家中,我發現了還未拆封的書信附件,共計百封!」

「這裏面極有可能還藏着更多他叛國的證據!」

「我要求法庭當庭讀出這些書信的內容後,再宣判出最終結果!」

陳國生的表情很是平靜,甚至冷漠的有些駭人。

但他的心中卻無比沉重,無時無刻不在刺痛。

他的愛子一生奮戰在第一線,保護同胞,卻死在了同胞為他國製作出來的武器上!

這是何等的諷刺?!

林牧野才被判三十年,這個結果是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

法官沉默片刻,轉頭看向一旁的其他法官。

此時的林牧野神情一動,表情變得很是凝重。

他看向法官,神色平靜的道:

「法官,這些是我的家信,如果可以,我希望不要念出裏面的內容。」

「我可以要求判處我死刑。」

這句話一出,周圍人頓時深吸了一口氣。

「林牧野寧願申請死刑,也不願讀出這些信?」

「這裏面一定有更多他犯罪的證據!」

「不能聽他的!他作惡多端,殘害同胞,欺國滅祖,不配為人!」

「就該讓他的所有罪行公之於眾,讓所有人都看看他的作惡行徑!」

「對!還請法官同意念出這些家信!」

無數院士憤慨無比,高聲吶喊道。

曾幾何時,林牧野是他們的驕傲,是泱泱大國孕育出的璀璨明珠。

他的學術和成就無人撼動,許多老院士都以他為榜樣。

可現在,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他們絕不會答應這種的審判結果!

幾名法官見狀,也都紛紛點頭。

主法官清了清嗓子,開口道:

「此案涉及範圍極廣,提案通過!」

「請陳司令將信送上來。」

話音剛落,一名身穿軍裝的戰士捧着一個紙盒,大步走到法官席上。

將書信攤開,放在主法官的面前。

法官拆開第一封書信,看向裏面的內容後。

林牧野見狀,卻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他的思緒轉眼回到了十年前。

十年前一封文件的出現,徹底改變了林牧野的一生。

「你願意為了飽受壓迫的同胞,解開他們身上的枷鎖,為他們鑄劍嗎?」

「你願意隱姓埋名一輩子,不為同胞所理解,奉獻自己的一生嗎?」

文件的落款之上,只有六個字:

「我願意——林牧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