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葉辰秦美雲小說免費閱讀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另一邊。

夜晚,黃金宮!

這是龍州市最高檔的酒店!

門口,葉辰下了的士,便看到蕭天豪叼着煙,正在和一個黑**美女聊着天。

當看到葉辰的時候,蕭天豪趕忙將煙扔掉,一臉激動地小跑了過來。

「我了個去,葉老弟,你總算來了,那位大人物,已經在裡邊恭候多時了!」

「你嚇死我了,還以為你今天放我鴿子呢!」

此時,蕭天豪哪來高利貸大哥的樣子,完全就是小弟的模樣,滿臉都是恭敬。

如今在他眼裡,葉辰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走吧,進去。」

「對了,你說的這個大人物,到底是誰啊?」

葉辰很是疑惑地問道。

「大咱們龍州珠寶企業,萬鼎集團長公主,韓雅軒小姐!」

這時,蕭天豪一臉得意地說道!

「嗯?萬鼎集團!」

「你怎麼對方搭上線的啊?」

葉辰也是露出了驚訝之色。

要知道,萬鼎集團可是真正的龍頭企業,早就已經達到了百億的超級財閥!

所謂龍頭,那就是在所屬領域中處於前茅的企業。

韓家便是做珠寶出身,據說當年韓老爺子是靠古玩起家,積累了大筆財富,富可敵國。

沒想到,蕭天豪居然能和對方產生交集?

葉辰微微一笑,倒也是好事。

「嘿,我只是把你的能力說了一下,對方就找上門來了,說是想要見識一下你這位高人!」

蕭天豪搓了搓手,說道。

葉辰白了他一眼,但也沒多說什麼。

二人一邊走,一邊進了電梯,直接來到了六樓。

推開包房,便看到一個短髮女子坐在椅子上。

女子相貌柔美,氣質絕佳。

貼身白襯衫,下身闊腿褲,看上去充滿了青春活力。

只是,此刻女子身上散發著一種很高貴的氣質,給人一種難以接近的感覺。

二人一進屋,女人卻只是抬頭看了一眼,便沒有再理會,而是和旁邊的一個男子聊着。

「韓小姐,沒打擾到你吧?」

蕭天豪感覺氣氛尷尬,便主動打招呼笑着開口說道。

「沒打擾,你們快坐。」

「剛剛服務員來過,問上不上菜,我看你們還沒到,就讓他們等會兒,和朋友聊了聊工作。」

女子才轉身笑着回應了一句。

看到葉辰和蕭天豪落座,她的目光便落在了葉辰的身上,打量了兩眼。

「這位,就是蕭總口中那個高人吧?」

「你好,我叫韓雅軒,久仰大名,幸會幸會。」

韓雅軒禮貌性地說道。

「你好,我叫葉辰。」

「過獎了。」

葉辰也回應了一句。

「沒錯,這就是我那位兄弟,神的很,我的股票,就是他給我支招買的,凈賺了幾百萬!唉,我要是不賣的話,幾乎每天都有一大筆進賬!」

蕭天豪就好像銷售一般,開始推銷起葉辰的能力。

「是嗎?年紀輕輕,竟然是位了不得的股神。」

這讓韓雅軒聽到之後,卻是抿嘴一笑。

這時。

韓雅軒身旁的那個壯漢,聲音很是粗糙,一臉傲然地問道:「葉辰是吧,你是如何知道,海天集團在面臨倒閉的狀況下,還能有巨大轉變的啊?」

「要知道,海天集團陳百強跑路的消息,連警方都被瞞過了!」

「還有盛世集團收購海天集團,本身也是內部機密!」

「我很好奇,你是從哪得到的消息?」

蕭天豪急忙給葉辰做介紹。

「葉兄弟,這位是咱們龍州鳳天酒業集團老總,奉天海!」

「更是咱們龍州市茅台的經銷商,獨一份的代理人!」

此時,葉辰內心也很是驚訝。

眼前這兩位,的確是大人物。

不論是韓雅軒還是奉天海,絕對的頂級名流。

人脈和財富,雄厚無比。

換做前生,他完全沒有任何機會和這群人見面,還能坐在一起談天說地。

「如果我說是算出來的,奉總,你會不會嘲笑我?」

葉辰用淡淡的語氣說道。

表情,雲淡風輕。

而且語氣低沉,不卑不亢。

特別是面對兩個超然人物,跺跺腳,龍州都要顫一顫的大佬,葉辰卻依舊保持從容淡定。

光是這份平穩,就與旁邊殷勤聒噪的蕭天豪,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哈哈,這都什麼年代了,你還在搞封建迷信那一套,逗死我了!」

「2023年了兄弟,祝融號都升空了!」

奉天海搖了搖頭,滿臉都是嘲諷之色,笑得直拍桌子,就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

場面很是尷尬,蕭天豪也跟着着急。

反倒是葉辰,四平八穩,臉上古井無波,看不出喜怒。

「行了,別笑了,談正事。」

這時,旁邊的韓雅軒岔開了話題。

雖然奉天海停止了笑聲,但是看向葉辰的目光,卻是越發輕蔑。

「葉先生,抱歉啊,奉總喜歡開玩笑。」

「咱們還是探討一下,你到底是從哪來得到的消息,我真的很好奇。」

韓雅軒饒有興趣的問道!

能感受到,她對於葉辰得到內部的消息,很有興趣。

想要知道,連她都沒有收到任何風聲,對方卻知道。

這就很讓人好奇了。

「方才我說過了,是我算出來的啊。」

葉辰攤開手,很是淡然的說道。

聽到葉辰回應的韓雅軒,臉色冰冷了下來!

整個房間內,彷彿都下降了溫度!

「葉先生,我已經給你道歉了,何必還要繼續開玩笑呢?」

「我剛才也說了,奉總喜歡開玩笑,但我不喜歡。」

「有再一再二,不應有再三再四。」

葉辰眉頭皺了皺,臉色也冷了下去,淡淡道:「不信我也沒辦法,看來,沒有必要談下去了!」

「抱歉,我先走了!」

葉辰起身,準備離去。

這讓旁邊的蕭天豪不知如何是好了!

「站住!」

就在這時,奉天海起身,一臉兇狠地說道:「雅軒小姐問你的話,你還沒有回答,誰允許你走了!」

「你以為你是誰!」

「能掐會算,哈哈,你他媽糊弄三歲小孩子呢!」

「趕緊的,少廢話,到底從哪得到的消息!」

奉天海表情譏諷,氣勢十足!

「海哥,別這樣,消消氣。」

這時,蕭天豪起來打圓場!

「葉先生,請留步。」

韓雅軒嘆了口氣,用很是鄭重地語氣說道。

葉辰停下了腳步。

「葉先生,既然你說自己會算,可否幫我算一下近日的運勢……」

「如果你算得准,剛才的事,我們給你道歉。」

「若算的不準,你就把得到內幕消息的渠道,告訴我們,如何?」

韓雅軒眨了眨眼睛。

一雙鳳眼媚意天成,卻又凜然生威。

葉辰聞言回過頭來,看了對方一眼,然後笑着說道:「韓小姐,你最近會有很大的麻煩,會倒霉,辦事不利,而且還會損失一大筆財富。」

「最重要的是,你得罪了一個大人物!」

眼看着韓雅軒露出不屑的笑容,葉辰繼續說道:「韓小姐,你是不是剛花了一億七千萬,拍下來一幅名畫,買下了來自唐代王大師的真跡,要送給某位大人物?」

「至於那位大人物是誰,我就不說了!」

「你想要北海那塊地皮,就要通過這位大佬的同意,通過送禮,來獲得對方的滿意。」

「但可惜,你花重金買下的這幅畫,是假的,而且還是你的競爭對手故意送到你手裡的,等到你送給那位大人物的時候,會被當場揭穿,成為笑柄。」

「到時,別說北海那塊地皮,恐怕韓家的名譽,也將斷送!」

隨着葉辰這一番話說下來。

韓雅軒原本不屑的笑容,逐漸消失,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