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葉辰秦美雲的小說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因為,葉辰說的一切,都是她們韓家內部家族會議內容!

而且,最近也是真的在執行!

想要拿到北海地皮開發度假村,就要通過那位老將軍關鍵性的一票才行!

可是,葉辰是怎麼知道的?

這件事,分明是只有韓家內部成員才知道的機密啊!

「還是不信?」

「不如,你去檢測一下那幅畫再說吧。」

葉辰露出神秘的笑容,說道。

「稍等。」

韓雅軒拿出手機,撥打了出去。

「孫助理,你現在拿着王大師的真跡,回去找安老,要求進行重新檢測,速度要快!」

「最好把其他幾位大師也喊過來!」

說完,韓雅軒便掛斷了電話。

然後她一臉玩味地伸出手,淡淡地說道:「葉先生,坐吧,相信馬上就會有結果了。」

葉辰笑了笑,坐回了位置。

期間,氣氛有些壓抑。

奉天海一邊喝着酒,一邊用嘲諷的眼神盯着葉辰。

「小子,是不是坐不住了?害怕等會兒被打臉啊?」

奉天海咧着嘴譏諷道。

葉辰聽到之後,卻沒有回應,只是淡淡地一笑。

幾分鐘過去了。

忽然,韓雅軒的手機響了,她把電話拿起放到了桌子上,並按下了免提鍵。

「小姐,大事不好了!」

「那幅畫……那幅畫……」

電話里,傳來一道劇烈的喘氣聲,上氣不接下氣。

對方因為激動,話都不全了!

「那幅畫怎麼了,快點說!」

原本一臉淡定的韓雅軒,也瞬間動容了,急忙問道。

「假的,那幅畫是假的啊!」

「經過三位大師聯合鑒定,從那幅畫的邊緣找到了抽絲,揭開之後,落款都是火燒墨,根本就不是王大師的真跡!」

「小姐……咱們被坑了!」

隨着電話中響起的話語。

韓雅軒瞬間愣住了,整個人也靠在了椅子上,陷入了失神!

「把畫收起來,趕緊聯繫老爺子,重新找個替代品,能不能先從他的收藏里,再找到一件合適的藏品代替!」

「明天必須要送過去,絕不能耽擱!」

韓雅軒安排完畢,掛斷了電話。

目光凝視着葉辰,滿臉的驚駭。

全中!

葉辰說的話,全都應驗了!

這個人,真的那麼神?

甚至連那幅畫看都沒看到一眼,居然就知道是假的!

這也太……

邪門,玄乎了!

「葉先生,對不起,剛才是我不禮貌,居然還對您產生質疑。」

「請您務必接受我的道歉!」

說完,韓雅軒一臉鄭重地起身,朝着葉辰誠懇道歉。

此時,她內心還沒有平靜下來。

至於葉辰如何做到這一切,她已經沒有心思去管了。

可以說,葉辰剛才真的拯救了他們韓家。

要知道,那幅畫,可是用來送給一個超級大佬的!

大佬雖然已經退休,但是已然把控着超強的人脈關係!

北海的那地皮他們韓家可以不要,但是要是送去一幅假畫,後果……

難以想像!

所以說,剛才葉辰等於救了韓家!

瞬間,韓雅軒態度大變,滿臉的尊敬!

今天見到高人了,真的長了眼界!

「韓小姐不用這麼客氣。」

「舉手之勞而已。」

葉辰揮了揮手,淡淡地說道。

他並沒有起身,也沒有受寵若驚。

在他看來,自己收下這份道謝,是理所應當的。

如果韓家真把這副畫送過去,先不說北海那塊地皮會丟掉,光是得罪了那位大佬,就夠韓家吃一壺了!

在他的預知當中,韓家得罪了那位大佬後,在短短几個月內,所有項目都被攔腰斬,一刀切!

緊接着,在圈子內,被對手惡意傳謠,導致其他商業集團都斷了和韓家的合作!

最後韓家在短短的兩年之內,從龍州龍頭企業,淪落為不入流。

甚至到最後,傾家蕩產!

「葉先生,您就別謙虛了,如果這幅畫送出去的畫!那後果……」

韓雅軒說到這,感到內衣被冷汗所浸透了。

「抱歉了,葉先生,我先去一趟衛生間。」

「您千萬別走,一定要等我回來,今晚咱們要不醉不歸!」

韓雅軒甚至起身,來到了葉辰的身前。

她忽然微微一笑,彎腰九十度,深深鞠了一躬,極盡謙卑!

這一幕!

葉辰都愣住了!

他也沒想到,對方會如此誠懇。

至於旁邊的蕭天豪則是一臉羨慕,崇拜,看向葉辰的目光,就好像在參拜神明。

「太牛逼了!」

「那可是韓雅軒,龍州無數男性夢寐以求的冰山女神啊!」

「不愧是葉爹,這也太殘暴了,第一次見面,直接讓女神臣服!」

此時,蕭天豪對葉辰的敬仰,已經翻了十萬八千倍!

心裏也是暗自發誓,這條大腿,一定要抱住了啊!

等到韓雅軒離開房間後……

只見,奉天海一臉複雜的看着葉辰。

「你該不會是蒙的吧?」

「真讓你給猜中了!」

奉天海還在嘴硬。

「韓小姐這件事還好說,畢竟,得罪人了也不是不能挽回!」

「可是你這件事……麻煩就大了!」

葉辰轉過頭,目光看向了奉天海,淡淡的說道。

「小子,你什麼意思,詛咒我?」

「你把話給我說清楚,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頓時,奉天海猛然起身,看起來很是憤怒的樣子。

葉辰冷笑一聲,淡淡道:「前兩天,你在羅伯特莊園,進了一批08年的羅曼康蒂紅酒。」

「整整一艘船,一千兩百多瓶,進貨價19999一瓶,總價值2399萬,我說的沒錯吧。」

「按時間來推算,你這批酒,應該從金鷹國那邊上船了,估計今晚就能抵達海口,但是……我勸你最好現在給那邊打一個電話,把酒給退了!」

奉天海聽到之後,緩緩坐下來,微微眯眼看着對方。

「呵呵,就憑你一句話,我倖幸苦苦的準備這一切,就要放棄了?」

「你知道我請來直播教父,耗費了多少資源?光是廣告宣傳,就投入了幾百萬!」

「這一次訂貨,那可是和西部的一群財閥爭搶,才得到了這批貨!」

「你讓我退我就退,憑什麼?!」

奉天海一臉堅定的說道!

經過韓雅軒剛才發生的事,他內心也沒底!

但也絕不能因為葉辰虛無縹緲的一句話,就改變了自己的計劃!

退貨,等於前期投入的廣告,還有請來直播教父的費用,全都打了水漂。

損失太大!

傳出去,是因為別人的一句話,就嚇成這個樣子。

恐怕要被人笑死!

老爺子那關,他都過不去!

「今晚有暴風雨,而且會引起颱風,明天甚至會封海口!」

「這是你的第一劫,你船上的酒,會損失大半!」

「當然,這不是最嚴重的,如果你的酒賣出去,那才是彌天大禍!」

葉辰一臉淡然,卻說出了驚天話語。

導致!

奉天海陷入了沉默中。

房間內,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哈哈哈哈,你個騙子,果然是在唬我!」

「在我這,你糊弄不過去!」

「天氣預報持續半個月乾旱,我員工今天下午都有中暑的!你卻告訴我,今晚會有暴風雨?」

「今晚連風絲都沒有,你居然還敢在這胡說八道!」

說到這,奉天海起身,來到了窗戶前,他一把拉開窗帘,並打開了窗戶!

外面,風平浪靜。

他的臉上,已經露出了嘲諷之色!

奉天海倒是想看看,這個騙子,還能偽裝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