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此時,蕭天豪也緊張了起來!

哪怕他很信任葉辰,經過許多事件,他已經對葉辰沒有絲毫懷疑了。

但眼下,也被葉辰那一番言語給搞迷茫了。

更是偷偷拿出手機查看天氣,果然,零上三十二度,而且接連七天內,都沒有雨!

連個陰天都沒有!

如果葉辰說錯了話,那就徹底糟糕了。

奉天海根本不信葉辰,要和他死磕到底,這可怎麼辦!

然而,下一秒!

「轟!」

一道雷光,從黑夜的空中划過!

窗上的玻璃,都猛然顫動!

狂風呼嘯,雷霆大作!

傾盆大雨,夾雜着呼嘯的狂風,瞬間從窗戶口灌入,撒了奉天海一身。

奉天海臉色巨變,急忙伸出手推着窗戶。

蕭天豪也急忙起身,和他聯手,才堪堪把窗戶關死。

這才平靜了下來。

奉天海不顧身上的狼狽,急忙拿出手機,緊張得手都在顫抖!

「李秘書,那邊的酒……裝船了沒有?」

奉天海急沖沖地問道,聲音都快吼出來了。

「海總,馬上就裝完了,十分鐘後出發!」

電話那邊傳來李秘書的聲音!

「全他媽給我卸了!」

然而,奉天海忽然下來了命令。

「海總,為什麼啊!」

「這邊裝卸超級黑,而且,要是保存倉庫的話,一晚上也要幾千美刀!」

「萬一要是裝卸碰碎了幾瓶,那損失可不小啊,這要是卸下去再裝上去的話,又是一筆費用啊!」

電話當中,李秘書急切地說道。

「別他媽廢話,老子讓你卸了就卸了,另外,把酒全都退回去,一瓶不留!」

奉天海大吼着。

「海總,這可是我熬了半個月,預約了一年才訂到的搶手貨啊,其他商人搶都搶不過來,退貨可就損失大了!」

「這玩意拿回去轉手直播間一賣,外加線下銷售,利潤翻番!」

「您真的捨得嗎?」

李秘書徹底傻了!

不知道老闆發什麼瘋!

「李秘書,你他媽聽不懂老子的話是不是!」

「我再告訴你一句,全都退了!」

「卸貨,卸貨,你膽敢帶回來一瓶,老子直接弄死你!」

說完,奉天海直接掛斷了電話。

然後一臉凝重的走到了葉辰身前,頭髮還在往下滴着雨水。

身上也淋**,卻不管不顧!

「葉先生,我只想問一句,這場暴風雨頂多持續三兩天。」

「但為什麼不能把酒帶回來,非要退貨不可?」

這一次,奉天海不在是賭氣,而是態度誠懇。

他一臉渴望,只想要知道原因!

「很簡單啊,那一批洋酒都是假的,裏面加入了很多毒性物質!」

「準確的來說,是有人買通了你的好秘書,想狠狠坑你一把。」

「一旦帶回來賣出去,造成的後果……」

葉辰頓了頓話音,沒有繼續說下去。

根據他的預知,奉天海那批酒過半上岸入境,賣出去後就喝死了人。

不是一個!

是一群!

這次事件,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導致多少無辜家庭破滅!

奉天海,一個成功的企業家,當場變成了死刑犯!

他們家的酒業集團,也在短時間內倒閉,人人唾罵!

雖然後面案子調查清楚,但是害他的李秘書,卻躲在金鷹國逍遙法外!

聽到這,奉天海一臉的驚疑不定。

他拿起電話,撥打了出去!

「安瀾,你先別睡了,快帶上我拿回來的那兩瓶洋酒,帶去工作室檢測,快,一定要快!」

說完,奉天海掛斷了電話。

不到五分鐘……

電話打過來了。

奉天海急忙拿起來,接聽。

「天海……」

「大事不好了!你帶回來的這兩瓶酒嚴重超標,添加了有毒物質,而且還都是工業酒精勾兌!」

「剛才……王技術用一隻老鼠做實驗,當場死亡!」

電話那邊,傳來了奉天海妻子的聲音。

頓時,電話掉落在地。

奉天海直接跪在了地上!

那一刻!

蕭天豪也都看傻了!

剛換了一身青花瓷旗袍的韓雅軒,看到這一幕,也是一臉驚愕。

「這是……怎麼了,海總跪地上做什麼?」

韓雅軒俏臉驚訝,獃滯地站在原地。

奉天海失魂落魄地搖了搖頭,什麼都不在乎了。

眼前的葉辰,救了他一命!!

準確的來說,是救了他整個一家子啊!

要是那些紅酒帶回來,然後通過直播教父賣出去,那後果……

不敢想,根本都不敢想!

剛冒出一個念頭的奉天海,已經毛骨悚然了!

「趕快起來吧,地上挺涼的。」

葉辰淡淡一笑,說道。

卻見,奉天海猛地搖了搖頭。

「不行,剛才是我莽撞,有眼無珠,衝撞了葉大哥!」

「我奉天海,對不住您的大恩大德。」

說完,奉天海甩手就是一個耳光,打在自己的臉上,開口說道:「是我不識好歹!」

「是我目中無人!」

「葉大哥,你是我的恩人,是我們奉家的恩人!」

「如果不是您剛才的提醒,我恐怕已經……」

說到這,奉天海更是感到一陣後怕。

劫後餘生的那種喜悅感,在心底滋生。

此時的葉辰,在他的眼裡,簡直就是他的祖宗了!

和活佛都沒有什麼區別!

「話也不能這麼說,你能相信我的話,也是對我的肯定和認同,如果你不信,我即便費再多口舌,也阻攔不了事情的發生。」

「快起來,不然我可真的走了。」

葉辰起身,遞過去手掌。

對方跪了這麼久,態度很誠懇了。

此時,連蕭天豪也開口勸說道:「海哥,快起來吧,葉兄弟都說了不在意了,不然他可真的走了啊!」

包括韓雅軒也開口勸說,奉天海這才伸出手,抓住了葉辰的手,緩緩起身。

但臉上,依舊寫滿了感激之色!

韓雅軒也很好奇她離開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何事。

蕭天豪便趴在她耳邊嘀咕了幾句!

得知真相的韓雅軒,也是再次動容,看向葉辰的目光泛着異彩連連。

「蕭總,葉大哥他……是否婚娶了??」

韓雅軒低下頭,忽然問了一句。

「啊這……」

蕭天豪瞬間意識到了什麼。

很顯然,韓小姐這時對葉辰兄弟有意思啊!

這對葉辰來說,可是天大的喜事!

「嘿嘿,葉辰兄弟這幾天剛剛離婚,現在還單身呢!」

蕭天豪只是略微沉思了片刻,便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