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趙家定親現場,消失五年的人歸來,江南士族趙家二爺慘死,號稱江南第一紈絝的趙泰被擊斃。

消息宛如海嘯一樣,在江南飛速傳開,引起巨大轟動。

「葉北辰,誰是葉北辰?」

「那個失蹤五年的人?當初葉家的漏網之魚?」

「他回來了,殺了趙貳臣和趙泰父子?」

「江南王手下的三十個禁衛統領之一的張黑虎,被這個葉北辰活活掐死了?」

「嘶!江南要變天啊!」

小到販夫走卒,大到集團董事長,街頭巷尾,莊園府邸,四處都在議論。

……

與此同時,趙家別墅區。

趙貳臣與趙泰的屍體被抬回來,蓋着白布,放在趙家的大廳里。

趙家安靜的可怕,趙老太爺的臉色陰沉,看著兒子與孫子的屍體,眼睛裏可以滴出血來。

死了兒子與孫子,他也沒有雷霆震怒,有的只是無盡的沉默!

趙老太爺的城府,可見一斑。

「葉北辰?」

「那個失蹤五年的漏網之魚?」

「他回來了?」

半晌之後,趙老太爺終於開口,森寒毒辣,讓人不寒而慄。

「爸,就是他殺了二弟。」一個中男人走上來,咬牙切齒。

趙成忠,趙老太爺的長子,趙貳臣的親哥哥。

葉北辰在酒店殺人的時候,他就在人群中。

「張黑虎也死在他的手裡?」

「abc黑虎衛被他一個『滾』字驚退?」

「他是天級武者,亦或武道宗師?」趙老太爺的眸光如鷹隼一般銳利,背負着雙手,低頭看着自己兒子與孫子的屍體,無視大兒子,自語道。

「武道宗師!」

趙家眾人,皆震撼無比。

「不會吧。」趙成忠渾身顫慄。

趙老太爺沒有理他,自顧自的開口,道:「昔年龍都一戰,龍國戰神葉凌霄一吼,喝退狼國百萬大軍,號稱龍國第一宗師。」

「葉北辰才多大,斷不可能是宗師武者。」

「二十三歲,天級武者,乃至天級高階武者,有些意思了。」

趙老太爺輕笑一聲,滿臉冷酷,又恢復成當年叱吒風雲的表情。

「你們立刻給我去查這個葉北辰的來歷!」

「同時,給我聯繫江南王,我要見他!一個武者在江南市亂殺人,江南王不會不管的,我的兒子孫子,不能白死!」

趙老太爺如鷹隼一般的雙目中,一片渾濁的寒意。

「爸(老爺子),您要見江南王?」

趙家眾人,齊齊一震。

「呵呵,一把老骨頭了,也該走動走動了,這個面子,江南王會給我的吧?」趙老爺子長身而起,朝着大廳外走去。

「備車,去江南王的府邸!我親自見他。」

「是!」

趙家眾人,激動無比。

老爺子自從退休後,就不管世事了。

這一次老爺子若是與江南王會晤,不僅可以解決葉北辰的問題,也會讓趙家的威望,再上一個台階。

『二弟,還有我的好侄兒,你們的死也未必不是好事,爸激流勇退,本來已經無心權力鬥爭,因為你們的死,將爸心中的那股狠勁喚醒了!我趙家要重現當年榮光了。』趙成忠心中微微興奮起來。

……

周家別墅。

周若妤與李海霞昏倒後,直接被送回周家別墅,等她再睜開眼的時候。

葉北辰正在客廳里,與周天昊交談。

「北辰哥哥,爸,我媽怎麼樣了?」周若妤滿臉焦急。

葉北辰道:「放心,伯母沒有大礙,我已經施針,解除了她體內的毒。」

「啊?真的嗎?」周若妤大喜。

「是真的,你媽剛才已經醒了,又睡過去了。」周天昊點頭道。

「媽!」

周若妤一溜煙跑回母親房間,片刻後又走出來,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母親確實沒事,安詳的睡著了。

「好了,周叔叔,若妤,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該去趙家了。」葉北辰告辭,準備前往趙家,找尋父母大哥被害的真相。

「北辰,等等。」周天昊一把拉住葉北辰的手臂。

「北辰,孩子,你真的要這樣嗎?」

「我知道,你現在一身本領,再也不是當年的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子,可你面對的是趙家這個龐然大物,還有……」

周天昊停頓一下,凝重道:「也許還有江南王!」

「我建議你你還是離開江南吧,不要去機場,也不要去火車站,我家車庫裡有一台奧迪A8,你直接開走,從鄉間小路離去,不要告訴任何人你的去向。」周天昊說完後,還拿出一把車鑰匙,塞給葉北辰。

「周叔叔是不是知道什麼?」

聽到江南王者三個字,葉北辰的臉色一凝,沒有接車鑰匙。

周天昊欲言又止,一看就是心裏有事。

父母與大哥的死,他也許知道一些內情。

「我告訴你,等於害了你。」周天昊神情複雜,嘆息一聲。

「北辰哥哥,你就別問了。」周若妤道。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葉北辰堅定的搖頭:「周叔叔若是不告訴我,我也不勉強,等我拜訪趙家過後,親自去找江南王問。」

「什麼!」

周天昊嚇了一跳。

江南王是什麼人?

手下有十萬禁軍,坐擁江南生殺大權,坐地抽稅,乃是龍國的封疆大吏。

葉北辰去找他,與送死有什麼分別。

「北辰哥哥不要!」周若妤趕忙勸說。

「周叔叔,你到底知道什麼?」

葉北辰凝重看着周天昊。

「唉。」

周天昊一聲長嘆:「好吧,其實你父母死後,我派人偷偷的調查過你父母的死因,那日沖入你家中行兇的,是兩位天級武者。」

「這個我知道。」

葉北辰點頭,自從他習武之後,回想起那日家中發生的一切,已經能推測出來。

「那你是否知道,這兩位天級武者,現在是江南王身邊的供奉?」

周天昊壓低嗓子。

「周叔叔說的可是真的?」

葉北辰的聲音,一下子森寒下來。

如果周天昊說的沒錯,父母的死,也許真的與江南王有關。

「江南王?」

「若是他與我父母的死有關,哪怕他是江南王,也沒人能保得住他!」葉北辰丟下一句話後,轉身走出周家大廳。

周天昊與周若妤趕忙阻攔,可走出大門的那一剎,哪裡還有葉北辰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