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天黑了,室內點起了晶燈。

薛易取來自己的行李。

他的衣物不多,就那麼幾套,隨便往衣櫃一塞就行。

和衣服一起拿來的,還有一個匣子。

那是他的寶貝!

「這裏面是什麼?」蕭清若看到他的匣子,問了句。

「兵器。」薛易回道。

「府上不是給侍衛配備了兵器嗎,你還自己買了個?」

「不是買的,撿的。」

薛易解釋了一句,將匣子也塞進了衣櫃里。

蕭清若眸光閃閃,若有所思。

不過沒多說什麼,拿起她的書,繼續挑燈夜讀。

「還看書?你這麼勤奮,要是有天賦能修鍊的話,一定是個強者。」

看她這副刻苦的樣子,薛易忍不住說道。

「你在戳我痛處嗎?」蕭清若不悅。

「沒有,就是感慨一下。我也繼續修鍊了,晚點你自己睡,別想跑出去喊人來殺我,否則被我發現,打到你屁股開花。」薛易笑了笑,旋即回到偏房坐下,繼續修鍊。

修行貴在持之以恆,他的資質其實很不錯,以前當侍衛時間有限,所以沒能全部展現出來。

現在有「帝御五靈訣」和足夠的時間修鍊,很快就能追趕回來,成為一個優秀的天才。

看他那副刻苦修行的樣子,蕭清若心裏也有些感慨,彷彿看見了自己未來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她嘴角一彎:「我不信你能坐一夜不睡」。

看了一會兒書,她便回了內屋睡覺去了。

等到三更半夜,蕭清若睡眠充足,醒了過來。

她豎起耳朵聽了聽,外面很安靜。

「這個時候,那個混蛋應該睡下了……」

外屋的燈已經熄滅,她小心翼翼的下了床,光腳走在地毯上,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來到外屋,往偏房一看,薛易果然已經不在那裡修鍊。

「哼,就這點水平還想控制我一生一世,真是白日做夢。」

她心想道,往桌子底下一摸,從暗格里取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

不過……馬上又放了回去。

「我力氣小,用凡鐵所鑄的兵器恐怕破不開他的護體罡氣……」

蕭清若的目光往偏房的衣櫃看去。

那裡頭……有薛易的兵器。

「他刻意收藏的兵器,肯定比玄鐵刀劍還厲害,削鐵如泥不在話下,正好送他歸西。」

這樣想着,蕭清若躡手躡腳的走進偏房,來到衣櫃旁邊。

然後緩慢的、不帶半點聲音的將衣櫃打開,取出了放在衣服下方的匣子。

「怎麼這麼輕……」

這匣子長有兩尺,卻只有四五斤重,不像是放着神兵利器的樣子。

懷着幾分疑惑和幾分期待,蕭清若輕輕的將匣子打開。

咔嚓~

一聲輕響,匣子緩緩滑開,露出一抹幽影。

「原來大小姐還有夢遊症,夢裡喜歡偷看別人的東西。」

就在這時,一道戲謔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了過來。

「啊!唔唔唔!」

蕭清若被這突如其來的動靜嚇得驚叫一聲。

不過剛剛發出一個音節,薛易就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她的嘴,把聲音壓了下去。

「唔唔唔!」

蕭清若使勁掙扎,薛易冷笑道:「怎麼,想用我的兵器殺我?」

「唔唔……」

大小姐想說話,又說不出來。

薛易放開她的嘴,她的胸脯起伏着,澀聲道:「你竟然裝睡!」

薛易悠然道:「這哪裡是裝睡呀,我是你的貼身侍衛嘛,大小姐一舉一動,我都必須瞭若指掌,不然怎麼為你鞍前馬後?而且今晚是我們第一次同住一屋,我也得防着點,不然萬一大小姐偷偷摸上我的床,我的清白可就毀了。」

「你!」蕭清若氣結,沒想到此人如此謹慎,看來她還是低估了這個侍衛。

「乖,下次別這麼鬧了,不然我真的會讓你屁股開花的。」

薛易捏了捏她滑嫩的小臉,然後將匣子取回,又丟進柜子里放好,順便加了一把鎖。

蕭清若心中惆悵,這次失手,讓她不得不重新估算薛易的成分。

看來想要擺脫他,難度比想像中的要大不少。

「還不回去,是想和我一起睡嗎?」薛易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哼……走着瞧!」

蕭清若帶着不甘,回了她的卧室。

薛易看了一眼上鎖的衣櫃,嘴角微動,眼底閃過光芒。

夜已深,他也該睡覺了。

罡氣境還沒辦法完全不眠不休,該休息還是得休息。

不過有蕭清若在身邊,也沒辦法真的安心入睡。

他躺在床上,半夢半醒,不敢完全鬆懈下來。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一道極其微弱的腳步聲傳來。

淺睡眠的薛易,意識瞬間清晰起來。

他刻意不動,保持着如同睡著了的呼吸節奏。

少頃過後,一道嬌小的身影來到旁邊,對着他的脖子迅速揮下一刀。

「還來?」

薛易抬手一抓,便握住了蕭清若的手腕。

「啊」

哆~

匕首掉在床沿,直接插在木板上。

「你……你還沒睡!」

蕭清若的語氣帶着苦澀。

她都想好了,人的戒心是有限的,抵禦一次刺殺之後基本上就會鬆懈下來。

沒想到薛易竟然這麼謹慎,她算好了入睡時間、深度睡覺時間的階段,小心翼翼過來,居然又被逮了個正着!

這下慘了……

「大小姐,很有興緻嘛。」薛易從床上起來,隨手將匕首拋射,沒入房梁之中。

然後用力一拉,將蕭清若帶入懷中。

「你,你想幹嘛!」蕭清若慌道。

「一晚上刺殺我兩次,不教訓一下怎麼行?」薛易一隻手落在她的腰間,緩緩往上移動。

「薛易,你敢!」蕭清若低聲呵斥道,既想大聲嚇住他,又怕吵醒園子里的丫鬟。

「我有什麼不敢的?」薛易輕笑一聲,當即動起手來。

「住手!你混蛋!啊……」蕭清若渾身緊繃,緊張得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幾分鐘後。

薛易將她放開。

蕭清若滿臉通紅,咒罵了一句:「真噁心!」光着腳跑了回去。

「歡迎下次再來。」薛易笑着道。

等主屋那邊沒了動靜,他才躺回去繼續睡。

不過仍然還是沒有完全睡過去,心神始終保持警惕。

畢竟有一有二,就可能會有三。

天還沒亮,這一晚格外的漫長。

隔壁屋裡,蕭清若躺在床上。

大被蒙過頭,她的臉上有惱怒,也有羞恥,還帶着一份奇怪的滿意之色。

「這狗東西太戒備了,看來憑我自己想殺他是不可能的。」

「不過……」

「他也不是完全沒用。狗膽那麼大,正好助我增長羞恥值……」

被窩裡的大小姐暗自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