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刑偵特案大隊第8章 兇手原來是她?在線免費閱讀

刑偵特案大隊第9章 殺人動機很有可疑在線免費閱讀

「什麼??你說這條項鏈,是袁天麗的?」

當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劉藍心驚訝之餘,立馬就沒有了吃飯的心情。

陳女士點頭:「是的。麗麗和我說過,這條項鏈是別人送給她的,另外還有一副手鏈和兩個耳環。」

「那你知道項鏈背後刻的兩個大寫字母T和L,是什麼意思嗎?」

「是天麗的意思。」

「那你和袁天麗認識了多久?」

「哦,有五六年了吧。我們是大學同學,後來畢業了,正好又進了同一家公司。」

「那袁天麗在公司,具體擔任什麼職務呢?」

「哎……」

陳女士嘆了口氣。

「剛進公司的時候,我和她也都是普通的小職員,可僅僅只過了半年,她就被調到了總經理辦公室,當上了總經理的秘書。工資比我高,每天工作又清閑,當時很多人都好羨慕她的。可羨慕又有啥用,誰讓她長了一副漂亮臉蛋好身材呢。」

聽到這裡,劉藍心和楊紫、胡芸很有默契的彼此對視了一眼。

看來,這家公司的總經理,很顯然是和袁天麗有一腿啊。

劉藍心又追問道:

「陳女士,你最後一次見到袁天麗,是在什麼時候?」

「哦,那是在三天以前了,公司放假以後,我就沒再見過她了。」

得到這個答覆,劉藍心就沒再問下去了。

從這個女人的言談舉止,劉藍心已經可以確認,這個女人和袁天麗也只是一般的朋友而已。

準確的說,應該是介乎於知心好友和普通朋友之間的那種朋友關係,不到無話不談的地步,但也會偶爾逛街吃飯。

此時,劉藍心的腦海里,已經在仔細回憶着上午那個記者過來說的那件事情。

按照記者高潔提到的,曹祚貞本來是昨天主動約高潔見面,聊關於她女兒的一些事情的。

但曹祚貞卻沒有按時赴約,還突然無緣無故的失蹤了。

而在這之前,高潔曾親耳聽到曹祚貞提起過,說那個女人就是不願意認錯,逼急了,她就要和那個女人同歸於盡。

而那個女人,指的就是袁天麗!

恰好當天晚上,袁天麗就被發現死在了垃圾場,還被殘忍的進行了焚屍。

為什麼兇手在殺人之後,要進行焚屍呢?

很明顯,兇手是認識死者的!

之所以焚屍,一是為了發泄內心的仇恨,二是不想讓警方很快查到死者的身份,從而給兇手留下了更多的隱藏時間。

把這些事情一旦結合起來,劉藍心頓時就覺得,曹祚貞很有可能就是殺害袁天麗的兇手。

因為,曹祚貞有殺害袁天麗的直接動機,而且在事發當日又離奇失蹤,這種種跡象,都足以讓警方對她產生懷疑。

放下筷子,劉藍心就急匆匆的跑到辦公室,找到了從高潔那裡得來的曹祚貞的地址。

她覺得,她現在必須要親自去一趟曹祚貞的家裡,實地勘查一番。

看了看還在埋頭大吃的陳女士,劉藍心苦笑道:

「陳女士,謝謝你為警方提供的線索。至於該給你的獎勵,稍候我會打到你指定的銀行賬戶的,也不多,還請你不要介意。」

哪知,陳女士卻笑着指了指面前的飯菜。

「劉隊,你們已經給了我最好的獎勵了。」

這就是個吃貨,劉藍心還能說什麼呢,只好和她又寒暄了幾句,就把楊紫喊到了一邊,囑咐道:

「我和胡姐要馬上出去一趟,隊里就留你一個人暫時負責看家了。等我倆走後,你再把大門鎖上,然後把王子和妞妞放到大院子里蹓躂。在我們沒有回來之前,任何人不能放進大院子里,明白了嗎?」

「那她咋辦?」楊紫指了指那個依然還在貪吃的女人。

「她沒事的,讓她陪你一會兒也好。待會兒我和胡姐走的時候,我就先把王子和妞妞放了,你自己一個人要多注意一點,我和胡姐最多一個小時就會回來了。」

楊紫微笑點頭,「嗯,放心吧,不會出啥事的。」

說完,劉藍心就朝胡芸招了招手,胡芸立馬起身跑了過來。

走到大院子里,劉藍心就把王子和妞妞的鏈子給鬆開了,還特意囑咐了一番。

王子和妞妞吐了吐大舌頭,很聽話的就跑到了大樓門口那裡,一邊趴一個乖乖的守着。

有這兩個大傢伙守着大門,劉藍心就可以放一百個心了。

花了半個多小時,劉藍心和胡芸按照地址來到了曹祚貞的家裡。

房間不大,屬於一室一廳的套房,屋裡收拾的倒是挺乾淨的,但在四面的牆上,卻貼滿了照片。

小女孩的照片,應該就是曹祚貞的女兒,另外一個女人的照片,通過之前從陳女士那裡拿到的袁天麗的照片一核對,可以確認就是袁天麗本人。

但在袁天麗所有的照片上,卻都被用刀划了很多的印子,上面還用紅筆寫了一個個大大的殺字。

由此可見,曹祚貞早已對袁天麗產生了深深的恨意,似乎也已經動了殺機!

二人隨即在屋裡認真的翻查了一遍,並沒有找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只在電視機頂盒的卡套里,找到了一張銀行卡。

打電話到銀行一查,卡里居然還有二十多萬。

這就讓劉藍心有些想不通了。

如果袁天麗真是曹祚貞殺的,按照常理,曹祚貞應該把錢全部取出來跑路才對。

可是,錢不僅一分沒動,屋裡的衣服也都還收拾的好好擺在衣櫃,就連床頭柜上曹祚貞女兒的照片也擺在那裡。

從這些跡象表明,曹祚貞似乎又不具備一個典型的預謀殺人的犯罪特徵。

為了查清曹祚貞在昨天的活動軌跡,劉藍心和胡芸隨即又去物業查看了監控,發現曹祚貞在臘月二十九號,也就是昨天早上的七點三十五分就已經從家裡兩手空空出來了,但卻一直沒有回來過。

那會不會去了她父母家裡呢?

看了看時間已經接近下午兩點,劉藍心就果斷取消了前往曹祚貞父母家裡一探究竟的想法,把這個任務轉交給了當地的派出所。

回去的路上,負責開車的胡芸說出了她對這個案子的看法。

「劉隊,我覺得,曹祚貞應該不是殺害袁天麗的兇手。」

「哦?說說你的看法。」

「我是這樣認為的,曹祚貞不是一直認為袁天麗是撞死她女兒的兇手嗎?而且還反覆糾纏了袁天麗將近一年的時間。如果曹祚貞真的有心殺害袁天麗的話,大可以早就下手的,為何要等到一年之後才下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