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刑偵特案大隊第3章 不樂觀的屍檢報告在線免費閱讀

刑偵特案大隊第4章 當大隊長的苦惱在線免費閱讀

可沒想到,侯明昊和朱丹丹卻不樂意了。

侯明昊撓了撓頭,「劉隊,你這就有點偏心了啊?」

「我咋偏心了?」

「你照顧外地的戰友,咱們這些本地的當然沒意見。可是你也要一視同仁,讓咱們這些本地的,也享受一下同樣的待遇嘛。」

朱丹丹也緊跟着幫襯道:「就是呀劉隊,侯哥說的可是大實話,你如果太偏心了,我們這些本地的,可是會有很大意見的。」

胡芸一下子就愣住了,這兩個人平時雖然性格都大大咧咧的,但也沒發現會這麼斤斤計較呀。

如果真像他倆說的那樣,一個處理不好,可是會讓劉藍心的一片好意付諸東流的。

當然啦,胡芸也相信,如今特案大隊里的這些人都是老人了,也不會去計較劉藍心是否偏向於哪些人。

可萬一呢?

這種事情,能避免還是避免的好,萬一在心裏產生了隔閡,那可是會嚴重影響工作效率的。

於是,胡芸臉色微變,正要出口幫劉藍心解釋一番。

但她卻沒發現,侯明昊和朱丹丹背着她做的那些小動作。

她也是一時情急,關注點都放在了劉藍心的身上,才忽視了侯明昊和朱丹丹可是劉藍心的鐵杆粉絲啊,怎麼可能會跟劉藍心唱反調。

「咳咳……」

清了清嗓子,劉藍心一本正經的故意說道:

「你倆居然還好意思說呢,都去我家蹭了多少頓飯了,大過年的還不想放過我啊。好吧,既然把話都說出來了,那你倆倒是說說,到底想咋辦?」

「嘿嘿。」

朱丹丹腆着一張笑臉,忙不迭的開始表殷勤。

「那不是劉隊您家的飯菜實在太香了嘛,油水又大,咱們吃得飽才有力氣做事呀。要不這樣吧,明天晚上咱們這些本地的先回家裡吃一頓,然後再去你家裡再吃一頓,你看這樣可好?」

這是蹭飯都蹭出臉皮厚的境界了啊,大過年的為了一頓好吃的飯菜,連父母都不陪了?

劉藍心無語的直發愣,想了想,她還是決定直接下達了命令。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先約定好。明天白天讓大夥都努力點,爭取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晚上六點,咱們準時放假吃飯。至於你們本地的,我只能這樣說了,必須回家陪你們父母好好吃一頓年夜飯,吃完了還得把碗筷刷了,給我錄視頻拿給我看。吃完了,可以再來我家搓一頓,放心,一定會給你們重新搞一桌大餐的。」

「哦耶,劉隊威武!」

這下可算是皆大歡喜了,劉藍心自然也是想藉此機會,讓大夥能夠在過年的時候聚聚加深一下感情的。

揮了揮手,劉藍心柔聲道:

「好了好了,今晚咱們四個就留下來負責值班吧,讓他們都好好的休息一晚。」

「好啊,沒問題的。」

……

大年三十的早上六點,天還沒亮呢,劉藍心就去洗手間用冷水沖了沖臉趕走了一身的困意,然後給酒店打去了電話,讓他們把早餐送過來。

街道上,明顯車流人流稀少了很多,到處都是張燈結綵,喜慶洋溢的畫面。

可在這萬家燈火的背後,卻依然有很多人甘願放棄了陪伴家人的機會,堅定的守護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為每一個善良可愛的人們,送去了永恆的平安與溫暖!

不到七點,特案大隊昨晚回家的人就陸陸續續的到齊了。

正好早餐也送了過來,點心起碼就有十幾樣,然後再搭配上可口的小菜和南瓜粥,讓每一個人在這寒冷的冬天清晨,都感受到了發自內心的暖意。

快速的吃完早餐,劉藍心又把大夥召集到了大會議室里。

「璐姐,你先說說屍檢情況吧。」

秦璐放下茶杯,當仁不讓的拿出一份屍檢報告說了起來,臉上的神情卻顯得有些凝重。

「對不起各位,很不幸的告訴大家,這個案子的屍檢情況,恐怕要讓大家失望了。」

她這樣一說,在座的所有人,包括劉藍心在內,都幾乎是下意識的感到心裏情不自禁的涼了一下。

以秦璐的法醫水平,在國內都是能排的上號的,可她居然都開始為難的說出失望這兩個字了,那意味着什麼,大家心裏頓時也就有點數了。

秦璐掃視一圈把眾人的表情看在眼裡,無奈的繼續說道:

「從屍骨被燒焦之後的狀態可以判斷,死者顯然是被大量的汽油反覆長時間的灼燒導致的死亡。因為,在屍骨上面,並沒有發現到有任何被暴力擊打過的痕迹。由此可以斷定,死者應該是先被兇手用某種方法致使昏迷之後,再被兇手潑上了汽油點火活活燒死的。只可惜,屍骨經過長時間的反覆灼燒,已經沒有辦法再進行DNA鑒定查清死者的身份了。目前唯一可以為你們破案提供幫助的就是,從屍骨的骨骼形態可以判斷,死者確定為年輕女性,年齡大概在二十歲至四十歲之間。很抱歉,我已經儘力了。」

等秦璐剛把話說完,劉藍心就率先問道:

「璐姐,你剛才說的那個反覆灼燒,具體是指什麼意思?」

「是這樣的。一般屍骨在遭遇到低於一千度的高溫環境下燃燒,是不可能導致被燒焦無法鑒定出DNA情況的。而這次的屍骨之所以會出現鑒定不出的情況,唯一的可能,那就是兇手在第一次潑汽油點火燃燒之後,等火焰溫度降了下來,又再次潑汽油進行了二次甚至是三次燃燒。也只有這樣,才會讓汽油的燃燒點不斷升高,導致屍骨完全被燒成了焦化狀態。」

聽到這話,劉藍心的腦海里,瞬間就出現了一幅詭異的畫面。

只見一個模糊的人影,正安靜的拎着一桶汽油澆在了一個暈過去的女人身上,然後退後幾步隨手就把點着的一個煙頭扔了過去。

火焰頓時熊熊燃燒,而那個模糊的身影竟然一動不動的站在旁邊,安靜的抽着香煙欣賞着他的傑作。

直到火焰變弱了以後,他又拎起汽油走了過去,再次把汽油殘忍的倒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