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時間再次回到早上8點,謝無恙關掉手機鬧鐘,打開微信和自己關係好的同事打個招呼,告訴他自己今天上午不去公司,工作會在家裡完成。

不等對方回復,直接退出回到消息主界面,都是一些不太重要的群消息未讀,其中還有小區業主群100+的未讀信息,他沒有心情去看,熄滅屏幕。

三次了,三次自己都沒有救下安然,難道是老天註定嗎?

謝無恙痛苦蜷縮着,安然,我要怎麼做才能救你呢。

電視按時開啟,早間新聞照常播放。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農曆2029年6月21日,現在是早上8點,為您播報今日早間新聞。」

謝無恙不知從哪裡翻出一副世界地圖,在客廳桌麵攤開背面,拿起油性筆記了起來。

在抬頭標註次數、時間、地點、事件、前後對比改變、結果。

接着在下方根據記憶填寫。

第0次、6月21日晚上11:09分、安然家附近路口轉角,想了想用筆划去,手機地圖搜索後寫上「背山路口」、車禍、無、無;

第一次、6月21日晚上10:33分、下塘路與西川路交叉口、車禍、死亡地點改變、失敗;

第二次、6月21日晚上9:50左右、市中心八渡橋地鐵站旁在建大樓、鋼筋高空墜落、死亡地點和死亡方式改變、失敗;

謝無恙正寫完檢查有什麼遺漏,新聞剛好播到南京路和北章路交叉路口發生交通擁堵,短時間無法疏通,請市民做好出行計劃,盡量繞道行駛。

嗯?謝無恙感覺有哪裡不對,他抬頭把新聞調至前三十秒,重新播放,再聽一遍。

交通擁擠?我第一次聽到的是交通擁擠嗎?好像有哪裡不對,一時想不起來。

謝無恙絞盡腦汁回想,實在想不出來,當時自己根本沒關注新聞。

算了,既然想不起來暫時放下,眼下最重要不是這個。

即使如此,他在思考的過程中還是對新聞留了神。

「下面一則新聞是我市關於高空拋物罪正式入刑……」,新聞還在繼續。

因為不用去公司上班,謝無恙便把下午去福利院的行程提前,去了後也沒有多待,馬不停蹄地趕回來。

看着桌上寫下的前幾次失敗經歷,謝無恙發現時間在提前,是因為他的改變導致時間提前嗎?還是……

謝無恙開始計劃今晚的路線,去太遠的地方不安全,乾脆把吃飯地點定在安然家小區門口的蒼蠅館子,吃完飯直接回家,直接避免前幾次回家的路程。

在腦子裡過了幾遍計劃,確保前幾次的危險因素都被排出後,謝無恙開始行動。

他拿出手機撥打電話,「安然,今晚哥哥有點事,我們把吃飯時間提前吧,還有之前約的餐廳我不想去,不如去試下你小區門口那家蒼蠅館子吧。」

「哦,對了,我直接接你下班,一起過去,省得你擠地鐵。」

謝安然接到他哥改時間地點的電話,還么來得及問他到底有什麼事,他就掛了。

奇奇怪怪,晚上抓着他非要好好審問不可。

下午5:20,謝無恙準備出發去安然公司接她下班,從他家到安然公司大概18分鐘車程,再加上下班高峰期交通時間,6點左右應該能到。

叮,手機消息提示音響起。

『哥,抱歉,我這邊工作還沒做完,臨時加個班,大概要一小時,你7點來接我吧~吐舌吐舌表情』

『OK』

謝無恙重新坐回沙發,晚點出門。

晚上7:12分,順利接到安然。

「抱歉,抱歉,臨時加班,哥你沒等很久吧。」謝安然不好意思的笑道。

「也就不到20分鐘吧。」謝無恙誇張道。

謝安然知道哥哥在開玩笑,雙手抱胸,故作高傲道:「讓你等是你的榮幸,本美女可不是誰都給機會等的。」

「是是是,小的榮幸之至~」

雖然最近彼此忙有段時間沒見,但是一見面就互開玩笑的習慣卻沒變。

「怎麼突然想去我家附近的館子吃啊,那家店我去過,味道一般,口味不如市中心的『月色』,價格也沒有大學城的東北菜便宜。」

聽到安然提起那兩家店,謝無恙就想起前兩次的經歷,心裏一痛,這輩子他都不會去那兩家店吃飯了。

「就是沒嘗過才想吃嘛,你覺得不好吃或許我覺得還可以呢。」說詞謝無恙早就想好了。

「是嗎,可你以前不是說過咱倆口味相近嗎?」

「我有說過嗎?哈哈,我不記得了。」謝無恙搪塞道。

謝安然上下打量了她哥一番,「你今天有點奇怪哦,快說,是不是有事瞞着我。」

「我能有什麼事瞞你,你想多了」謝無恙乾笑兩聲,「好了,我開車呢,別打擾我。」

因為謝安然住的小區還是老小區,沒有地下停車場,謝無恙得稍微繞點路找停車位,所以謝安然就先下車去點菜,等謝無恙停好車步行過來,菜已經上得七七八八,直接開吃就行了。

「你覺得味道好吃嗎?」等哥哥吃了幾口菜,謝安然小聲問道。

很一般,但是謝無恙不能說,自己釀下的苦果含淚也要吃下去,「還行」。

謝安然挑眉,「這樣嗎,你覺得好吃那你就多吃點。」

謝無恙心裏裝着事,嘴裏硬塞飯菜,沒有心思去聊天,就有一搭沒一搭地敷衍。

「你老看時間幹嘛?和你說話你也心不在焉,你今天到底怎麼了?」

兄妹間誰不了解誰,哥哥的異常被謝安然看在眼裡,「你今天去了福利院,難道是福利院出了什麼事嗎?」謝安然聯想道。

「沒有,我」謝無恙看着妹妹關切的目光,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想了想道:「我只是最近太累了,又沒休息好,你別多想,乖。」

謝無恙習慣摸了摸妹妹的頭髮,壓下心頭的焦慮。他在心裏默默祈求着,無論是耶穌上帝還是佛祖,希望這漫天神佛能保佑安然逃過今晚的劫難。

謝安然把哥哥的疲憊看在眼裡,「你要好好休息,注意身體。以後我不在你身邊,你也要照顧好自己。」

「胡說什麼呢你,你怎麼會不在哥身邊,不是說好以後買房都要選上下樓,要一直生活在一起嗎?」謝無恙聽不得這話,情緒有些激動。

「我只是隨便說說嘛,你怎麼還當真了呢。」看到哥哥反應這麼大,謝安然趕緊解釋。

晚上8:47分,謝無恙再一次看向時間,剛準備開口結束這頓飯就被妹妹打斷:「我吃完了,哥你不用送了,早點回家休息。」

「沒事,我送你進小區。」謝無恙要親眼看到妹妹安全進小區才能放心。

「好吧」,反正這裡到小區也沒幾步路,謝安然就答應了。

小區門口,謝安然笑着說:「好了,這都到小區門口了,哥你不會還想送我上樓吧。你以前可不是這樣婆婆媽媽的,快回去吧,開車注意安全。」

謝無恙目光在周圍巡視了一圈,沒人開車經過,沒有裝修工程,小區里三三兩兩的老人散着步,遛狗的狗繩也都拴着,沒有危險。

「你也該換個小區了,」雖然謝無恙確定了沒有危險,但是看着小區老舊程度,忍不住吐槽道:「這小區沒有物業,連個看門人都沒有,不安全。租房錢不夠的話和哥說,哥有。」

「知道了知道了,等我轉正發工資後就換房子好不好,快回去吧!」謝安然無奈點頭。

「等你進去了,哥就走。」謝無恙堅持道。

「行,那我進去了。」 謝安然沒有辦法,只得先走。

目送妹妹身影逐漸遠去,只道消失在視線里,謝無恙才放下心來,覺得應該沒事了,準備離開。

轉身剛走了兩三步便聽到小區傳來凄厲的尖叫聲,謝無恙向著聲音來源方向快速跑去。

『擺脫,千萬不要有事,求求了,不要是安然』謝無恙在心裏一遍一遍的祈求着。

但是這一切在看到地上躺着熟悉的人時都破滅了,安然再一次離開了自己,身邊是碎掉的花盆,泥土中的花浸透血液開得更加鮮艷,鮮艷刺眼。

高芬,今年24歲,外地人,因為在讀書來到南城,大學畢業本來打算回老家,誰知道陪室友參加校招的時候被南城一家國企看中,在高芬和家裡人商量後,覺得機會難得,回家也不一定能找到更好的,所以就留在這座城市。

畢業後高芬找房子,公司在市中心,那裡房價太貴租不起,能租起的又得和陌生人一起合租,高芬只想一個人住。房子看了又看,最後在老城區這邊的一個小區里看中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

因為是老小區,房子裝修也都有一定年代感。房子面積70平的樣子,進門左手邊是一個比較寬敞的客廳聯通着陽台,光線充足。右手邊是廚房和衛生間,這兩個功能區面積不大,然後直走就是主、次卧。高芬很喜歡這個客廳,加上租金不貴,每月1000,但是不包水電燃氣費,她覺得很滿意,這個價格很划算,房子雖然老,但是基礎設施都算齊全,當場便敲定要租。和房東簽了一年的協議付了兩個月的租金作為押金,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搬了進來,想到今後上班要往返於新老城區,但高芬也不覺得累,畢竟想要什麼都是善盡美是不現實的,這樣已經很好。

高芬有朋友來家裡玩,問她,你不是在國企上班,在這裡租房?

言下之意是你在國企上班,為什麼租這麼便宜的房子?

高芬直接一個大無語,國企有諸多優點,例如福利待遇很好,像雙休、五險一金、三餐、節假日福利、到點就下班等等,卻絕沒有高工資這個優點。

它不像外面大企,剛進去就能拿高薪。在這裡工資是根據你的職位還有工作年限逐年調整的,自己作為新進的小職員,工資自然高不到哪去。

一個人在外地,住着兩室一廳的房子難免寂寞,所以高芬養了只貓陪着自己,取名為牛奶。每天下班回家都要吸貓,這麼可愛的貓咪很難不愛。

此外,她還在陽台上種了一些花草綠植來裝點這個小屋,每天早上醒來,抱着牛奶來到陽台呼吸着新鮮空氣,都是幸福的味道。

但是今天早上她來不及吸收幸福的味道,因為前一天晚上熬夜追劇讓她錯過起床的鬧鐘,她要遲到了。

匆忙打理好自己,給牛奶換好乾凈的水和貓糧,準備出門,又突然折返跑到陽台,把幾盆花搬到窗台上,前段時間連日的下雨,今天終於出太陽了,得讓它們好好的吸收陽光。

下樓的時候,碰到三樓的女孩同樣出門上班,相互打了聲招呼,「安然,我上班要遲到了,先走了。」高芬趕時間,就沒有和往常一樣停下來聊天。

「那你快去,路上注意安全」對方囑咐道。

說來兩人認識也是緣分,對方是半年前搬來的,因着兩人年紀相仿又是鄰居,所以碰到的時候都會點頭致意。後來有一天周末,兩人在小區門口的飯店裡碰到,那時候剛好飯點人多,兩個人只好拼桌,為了避免尷尬就聊了起來。結果不聊不知道一聊嚇一跳,原來對方和自己是同一所大學畢業,是小兩屆的學妹,這關係一下子就親近了許多,話匣子也漸漸打開。

結果發現兩人有很多共同的愛好,這讓倆人的關係突飛猛進,直接從點頭之交的鄰居變成好朋友,並且在知道對方喜歡貓的時候邀請她來家中擼貓,而對方還常常給牛奶買貓零食和玩具,這麼一來二去,兩人關係更加親密了。

上周安然她哥為了感謝自己平日里對安然的照顧,特意請吃了一頓飯,也就是那時候她才知道安然還有個哥哥,長得還挺帥。

事後向安然旁敲側擊的問了問,得知她哥目前是單身,內心有些蠢蠢欲動,打算找個時間和安然好好聊聊。

高芬緊趕慢趕來到公司,還是遲到了。進去後發現領導不在,同事表示今天也沒人查崗,高芬直呼幸運。坐在位置上喘口氣,把從食堂打包的早餐打開慢悠悠的吃了起來,領導不在,大家都很隨意。

吃午飯的時候,高芬打開手機監控,想要看下牛奶。因為養了貓,所以在客廳裝了監控,讓自己上班的時候也能看到牛奶的動態。

沒想到監控點開,貓籠里卻沒有牛奶的身影,高芬心裏咯噔一下,糟了,早上太急,忘了關貓籠的門。

好在攝像頭可以360旋轉,高芬一番操作,在沙發角落發現了牛奶的身影。

還好,差點被嚇死。高芬鬆了口氣,好在通往陽台的門是關着的,牛奶只是在房間里玩的話沒什麼大不了。

看了會兒貓,發現它自己也能玩得起勁就沒再看了。

「緊急情況,下午上級審計部門會來公司審計工作,大家把該準備的資料準備好,具體時間未定。」下午剛上班就聽到這個消息,大家都是一陣哀嚎,看樣子今天可能會晚些下班了。好在公司也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情況了,都有經驗,各自去準備相關資料以備查閱。

一直忙到晚上8點多鐘,高芬才得以下班。

太累了,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應對審計組的審計,還好只是一年審計一次,不然真是要命。

因為惦記着牛奶,高芬也沒有像平時一樣做公交而是選擇打車回家,難得奢侈一回。

就在她坐上車,點開外賣app打算吃頓好的來犒勞自己的時候,家裡的牛奶也沒閑着。

沙發,電視,冰箱,衣櫥……能玩的地方它都玩了個遍,但是它還有些意猶未盡,於是它把目光轉向了陽台。

此時暮色降臨,窗外亮起點點燈光,在室內黑暗的襯托下尤顯得吸引人。

但是玻璃門關着,它出不去,怎麼辦呢?

牛奶看着門把手轉了轉,想了想平時主人是如何開門的,嗯,懂了。貓貓很聰明,貓貓很大膽,貓貓想干就干。

它來到附近的博古架下一躍而上,藉著架子上的隔層直接登頂最高點。

站在高處俯視而下,瞄準目標—門把手,看準時間—就是現在,縱身一跳,藉著身體下墜的勁用兩支前爪將門打開了!這一幕要是出現在高芬眼前,怕是要震驚她一整年,太聰明了吧。

牛奶邁着優雅的步伐來到陽台,新奇地大量這片鏟屎官不讓它涉足的區域,這裡嗅嗅,那裡摸摸。

「喵~」它的目光看向了圍欄上的幾盆開得嬌艷欲滴的花,雖然它不知道這是什麼花,但並不妨礙它被那鮮艷的顏色吸引。

圍欄不高,不過成年人的腰部高度,對牛奶來說小菜一碟,輕輕一跳就上去了。

每朵花它都摸了摸猶嫌不夠,還打起的花盆的主意。

先用手輕輕試探,沒動。隨即加大了力道,花盆朝外挪了挪。牛奶眼神亮了,就像找到了新的玩具一樣。

它一次次的撥動花盆,慢慢的花盆來到了圍欄邊緣,顫顫巍巍,再有一次它就要掉下去了。

牛奶只是覺得好玩,對着邊緣的花盆抬手碰了碰,清脆一響,花盆從五樓墜落砸在地。

牛奶被這聲脆響嚇了一跳,抬頭朝下看去,花盆碎了一地,泥土也四散開來,只那朵漂亮的花浸在紅色的液體中開得正盛。

它好像做錯了事,牛奶在和樓下一個哭喊的男子對視後,意識到這一點。

「喵~」它不知道該怎麼辦,鏟屎官還沒回來,那個人目光很可怕,牛奶覺得陽台也沒有那麼好玩,它重新回到客廳,走進了它的小窩,安心躺下,還是這裡舒服。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