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輕緩的鋼琴曲響起,謝無恙緩緩睜開眼睛,陽光透過飄窗灑落在木質地板上,潔白的牆壁整齊的家居,空氣中不再是令人作嘔的酸臭味,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熟悉的淡淡清香。

身下是柔軟舒適的床,耳邊的鋼琴曲在他晃神中悄然結束又重新開始,堅強的完成它的使命。

謝無恙拿起手機,關掉鬧鐘,熄滅屏幕的那一刻看到屏幕左上角那明晃晃的日期,2029年6月21日,怎麼會是6月21日,今天不應該是9月30日嗎?這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不是應該在那個破爛的隔間嗎?

我不會在做夢?

「嘶」謝無恙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真痛,不是在做夢。

謝無恙打開手機反覆確認:「今天真是6月21日。」

謝無恙使勁搓了把臉,難道之前發生的才是夢?對,一定是這樣的,那才是夢,還是個噩夢。安然才沒有死,我們都要好好的!

謝無恙在心裏一遍遍地說服自己。

客廳的電視定時開啟,播放今日早間新聞。

「下面插播一條快訊,南京路和北章路交叉路口發生一起汽車相撞事故,事故發生後交通治安部門迅速趕往現場處理事故,所幸無人員傷亡。在此提醒廣大市民朋友們出行注意安全……」

謝無恙從客廳走過,沒有停留走向浴室,洗漱完畢後回到客廳,手機消息提醒,公司專列遠望3號還有6分鐘到站,謝無恙抓緊時間,現在下樓剛好能趕上。

謝無恙加快速度收拾好自己,開門離去前再次轉身看了眼這個家,

謝無恙結束一上午的工作,打卡看了下這個月的任務進度已經超額完成,那麼接下來的幾天可以不用來公司。提前休息,不用上班的感覺不要太好。

手機備忘錄提醒彈出,今天下午要去藍天福利院看望小朋友們,這個月忙於工作都還沒去過,前兩天笑笑還電話過來問他什麼時候來玩。想到這裡,謝無恙開心的笑了。

謝無恙在公司食堂打包午餐回家,剛進家門就接到妹妹的電話:「哥,你今天下午去看天天他們記得把我給小朋友們準備的禮物帶上,千萬別忘了。要不是下午小組開會我就能和你一同去了。」

聽到妹妹的小抱怨,謝無恙無奈道:「知道了,絕對不會忘。這個月沒時間,下個月也可以啊。放心,我會和大家解釋的。」

兄妹倆又隨便聊了幾句,快結束的時候安提醒道:「記得晚上我們要一起吃飯,慶祝我結束實習工作即將轉正,還是老地方啊。」

「知道啦,晚上8點老地方見。」

下午,謝無恙在福利院陪小朋友們玩了整整一個下午,禮物也挨個給到大家的手上。等到了要離開的時候,小朋友們都很捨不得,謝無恙和他們約好後天還來和他們一起玩才重新高興起來。

謝無恙驅車離開,來到在大學城附近小街上的餐館,這就是兄妹倆口中的老地方。

倆人經常約在這裡吃飯,餐館老闆是一對夫妻,經營了快三十年了,口味好分量大價格也不貴,又因為開在大學邊,每天飯點都是爆滿,想要吃飯都要提前去排隊,生意很是紅火。

吃完了飯,謝安然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嗝,對謝無恙說到:「吃得太飽了,哥開車來你先走吧,我想散步走回去,正好消消食。」

散步二字觸碰到謝無恙敏感的神經。

他感到不安,今天發生的一切和夢裡幾乎一模一樣,他開始害怕。腦海中夢境慘烈的畫面似乎就在眼前,難道夢境就要變成現實?不,不可能,那只是夢。

冷靜,我不能被一個夢牽着鼻子走,我記得夢裡我和安然是散步回家。早上夢境讓他印象深刻,一天心神不寧,以至於晚上出門的時候他下意識選擇開車,因為他記得夢境中自己和安然是走路回家出的事。

這點已然夢境不同,但是還不夠,他想了想開口道:「還是哥開車送你吧,現在都十點多了,你一個女孩子走路不安全,乖,聽話。」

謝安然聳了聳肩,妥協答應。

謝無恙鬆了口氣,開車選了條和夢境里不同的路走。

十字路口,紅綠燈。

謝無恙看妹妹低頭玩手機,沒打擾,四下看看,無意中看到左前方一個車身的距離的車上坐着地是認識的人,這人他認識,安然熟悉。

「那是不是你的好閨蜜園園?旁邊的人是誰,她男朋友?」

謝無恙看着前方車內男女舉止親昵,猜測道。

「不是」謝安然抬頭看了一眼,低低說道。

左轉綠燈亮起,左側的車子開始啟動開走了。

「你怎麼知道不是」謝無恙笑道:「或許人家交了男朋友只是沒告訴你。」

謝安然扯了扯嘴角沒有說話。

「綠燈了,快走吧。」看着謝無恙還想說些什麼,謝安然直接打斷道。

後面有喇叭聲傳來,謝無恙沒再說話,專心開車。汽車行至路口中間,右側突然有刺耳的鳴笛聲,白色的車燈照得人睜不開眼,謝無恙來不及反應車子就撞了過來。

謝無恙失去意識前伸手想要看看旁邊妹妹的情況,手堪堪抬起便昏過去了。

6月20日,江城,某私人貨運公司。

在公司等活兒接的貨運司機邊吃着盒飯邊打撲克,旁邊還站着一圈人圍觀,打牌聲叫罵聲熱鬧非凡。

「老宋,你怎麼不去玩兩把?」那邊聚着一群人,這邊一個人坐着吃飯孤零零的,顯得格格不入。

老宋飯吃得太快,一下子梗住了,灌了大半杯水才咽下,「我不會」。

「嗨,我一開始也不會,後面看得時間久了,就慢慢會了。」

老宋笑笑不說話,只低頭扒飯。

來人看老宋神色不對,說道:「咋了,婷婷學費還沒湊齊嗎?」

老宋點點頭。

來人便不再開口,拍拍他胳膊,走了。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老宋,今年54歲,家住南城市五陽縣小河鄉小河村,十二年前為了生活離開老婆孩子來到江城打工,前些年為了賺錢養家什麼活兒他都做過。最累的時候一天打三份工,都沒時間睡覺。後來有同事看不下去,勸他去考了個B2駕駛證當長途貨運司機,比他這樣零星打工要強得多。老宋聽進去了,到現在開貨車跑長途運輸已有7年經驗,是這家公司老員工。

跑長途雖然累,但是收入還是不錯的,老宋靠着這份工作讓家裡條件變好了很多。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家裡條件剛有起色,老婆查出心臟病,開刀做手術就是一大筆錢。老宋為了給媳婦治病,花光積蓄還欠了一屁股債。

老宋被債壓得直不起身,只能拚命賺錢,只要有活兒他就接,其他人私下給他取了個外號叫『拚命三郎』。

今年女兒考上大學,是小河村第一個大學生。老宋那個高興啊,幹活說話都有勁了,臉上也不再愁眉苦臉,見人都帶三分笑,人緣都好了不少。

本來女兒考上大學是好事,可是學費是個難題。

女兒昨晚來電話說不想念書了想出來打工,老宋想都沒想就罵了她一頓,然後在電話里再三保證學費一定會湊齊,讓女兒別胡思亂想,才讓她打消這個念頭。

「老宋,你進來下。」裡間辦公室的隊長喊道。

老宋放下餐盒,用手背擦了把嘴,「誒」。

只見他三兩步走到辦公室,帶上門,看着隊長問道:「隊長,是來活兒了嗎。」

「嗯,把貨從廠家運到江城,地址我手機發你,知道你缺錢,這趟活就給你了。」隊長抽着煙,把貨運單交給老宋。

「謝謝隊長」老宋喜出望外。

「快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對每個跑長途的司機,隊長都會如是叮囑。

「誒」

從江城到南城,垮了兩個省,跑長途需要18個小時左右。等老宋到南城已經是第二天晚上7點多鐘。

收貨人是公司老客戶了,和老宋也熟。

「誒,宋哥,這趟是你跑啊。」

老宋聽見聲音,回頭一看:「小王,又是你來接貨啊。」

「嗨,這不是其他人忙么,公司就我最閑,我不來誰來。」說完,小王跑到旁邊小店裡買了瓶水外加一包煙遞給老宋,「來,宋哥,辛苦了。」

老宋也沒客氣,收下了。雖然他不抽煙,但是回頭把煙退了能換一餐飯錢,能省則省。

「宋哥,既然是你來了,那就好辦。公司這邊正好有批貨要送到江城,你回去順帶幫我捎一下,因為對方要得急,我這邊願意在原運費基礎上再加20%,你受累,麻煩抓緊點時間,好不?」

老宋心裏盤算了下,如果加上這趟賺的錢,女兒的學費就夠了,二話不說立馬答應下來。

「沒問題。」

「好嘞,那我這就叫人裝貨。」

趁着空檔,老宋躺旁邊椅子上打了個盹。

晚上九點一刻,老宋被叫醒,「宋哥,貨已經裝好了,可以出發了。」

「行,我走了。」

老宋直接出發,連續開車行駛了10多個小時,中途實在困了才在服務區睡了個把小時,剛剛也是眯了會,但還是困,為了讓自己清醒點,老宋端起泡着的濃茶灌了好幾口,嘴裏還嚼着幾根茶葉,苦澀得很。

晚上10:32分,老宋行駛到西川路口,準備右拐。長時間開車讓他身體變得疲憊不堪,腦子也變得遲緩,眼皮開始打架,老宋想,等出了市區,就停車在路上休息會兒。

可是,意外發生了。右轉的時候本應該踩着剎車減速轉彎,結果他卻踩成油門直接加速向前駛去,砰,和前方直行的汽車撞在一起,眼前變暗的最後一秒老宋想,婷婷的學費該怎麼辦。

痛,謝無恙指尖微動,為什麼自己全身都痛,發生了什麼。

謝無恙睜開眼,引入眼帘的是醒目的白,醫生和護士站在一邊嘴巴一張一合在說著什麼。

這裡是……醫院?醫院,謝無恙意識回籠,車禍,妹妹,安然,安然在哪裡。

護士發現床上的病人醒了後在劇烈掙扎,忙和醫生上前壓制住,「先生請不要亂動,您現在身體虛弱需要好好休息。」

一番溝通未果,醫生直接用了鎮定劑讓謝無恙安靜下來沉沉睡去。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