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和你這個大忙人吃頓飯真不容易啊」謝無恙感慨道。

「你以為我想,公司加班有什麼辦法。」謝安然抱怨着,順便附帶一個白眼。

早在半個月前兄妹倆就約着吃飯,但是安然因為加班的緣故總是錯過,好在前天終於把時間定下來。今晚難得有時間倆人聚在一起吃頓飯。

晚飯過後,謝無恙謝安然兩兄妹散步閑聊,享受這難得的相處時間。

先送安然回家,在小區附近的叉路口,只要拐過這個路口就能看到小區正門。

安然用手錶看了下時間,停下腳步,看着謝無恙,「哥,就到這裡吧,我走了,你早點回去吧。」

謝無恙本想送妹妹到小區門口,聽她這麼一說也就照她說的做。

「好吧,早點休息,別熬夜了,你看你眼袋都可以掛油壺了!」謝無恙看着妹妹明顯的黑眼圈,有些心疼。

「知道了。」

謝無恙看着妹妹走到馬路中間,突然回過身,笑着揮手道:「哥,再見。」

見妹妹如同小孩子般的舉動,他只能配合的揮手,「再見。快回去吧,不要在路中間停留,很危險。」

話音未落,不遠處傳來機動車轟鳴聲,聽這聲音就知道車速極快,謝無恙反應過來邊跑邊叫安然快躲開。可是,太慢了。他眼見着前一秒還轉身說笑的妹妹,下一秒就躺在十幾米開外的地上不醒人事,鮮血開始往外蔓延。

不,不,安然,你醒一醒,千萬不要有事,救護車,救護車。謝無恙跪在地上,滿手鮮血,顫抖着手拿出手機撥打120。

南城市第一人民醫院,急救室。

謝無恙蹲在急救室門口雙手抱頭,目光絲絲盯着手術室的燈,十分痛苦,要是自己今晚沒有約妹妹出門吃飯就好,要是他們吃完飯直接回家沒有在路上散步耽誤時間就好,要是……可惜,世界上沒有後悔葯

22:34——03:09 近五個小時,手術室的燈才熄滅,謝無恙踉蹌起身滿懷期望的看向醫生,醫生摘下口罩,面帶遺憾:「很抱歉……。」

謝無恙腦子嗡嗡作響,氣血上涌,他眼睛看着醫生的嘴巴一張一合卻無法分辨對方在說什麼,隨後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片黑暗。

「哥,我牙齒掉了,好痛啊」

「吃個糖就不痛了,」五歲的妹妹,努力張大嘴巴,把牙齒缺口露出給自己看,但是她不知道這個樣子其實很好笑。

「哥,我畫畫得了第一名,這是我第一次滿分誒,是不是很厲害」

「嗯,很厲害,」八歲的妹妹墊着腳舉起手中畫很是得意,其實是老師給班上每個同學的畫都打了滿分,但是她還是很開心。

「哥,我作文比賽拿到全市第二名啦,有一千塊獎金,我請你吃飯」

「好」十二歲的妹妹參加全市舉辦的作文比賽得了二等獎,真的很厲害,她的作文題目的《我的哥哥》。

「哥,我平生第一次收到情書誒,我得好好保存留作紀念,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早戀的」

「那就好」十五歲的妹妹收到情書很激動,迫不及待的跑來分享,我嘴上不在意,心裏卻是打定主意要去教訓這個臭小子一頓。

「哥,我考上南城理工大學,和你同一所學校」

「真棒」十八歲的妹妹考上大學了,我很開心,比自己考上大學還要開心,不過她忘了等她入學我就畢業了,我也沒提醒她,這算是做哥哥的惡趣味吧。

「哥,我工作馬上就要轉正了,到時候工資也更多,我也能幫到你們。」

二十二歲的妹妹在知道自己每個月都會轉錢給福利院後,突然有一天認真的和自己說道。那一刻,自己意識到這個小傻子長大啊。

……

「哥,我要走了,你不要難過,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太想我,也不要不想我」

不,別走,安然,謝無恙大喊,下意識伸手想抓住眼前人的身影卻抓了個空,下一刻睜眼醒來發現自己換了個地方,「安然,安然在哪裡,我要見安然!」

謝無恙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緒激動,隨手將手上針頭拔掉直接翻身下床。

「無恙,你不要激動,醫生說你現在需要靜養。」宋青竹連聲安撫謝無恙,眼睛紅腫顯然哭過不止一次了。

「青竹,告訴我,安然還活着對不對,告訴我「謝無恙雙手死死抓住阮青竹,苦苦哀求。

阮青竹不忍見他這個樣子,將頭轉過去,低聲哭泣,「安然不會願意看到你這樣的。」

謝無恙大吵大鬧,最後被護士按住強行注射鎮靜劑才安靜下來。

此後就是慢慢接受現實,謝無恙變得麻木起來,很多事都是阮青竹和蘇天心幫着處理。警察進行事故調查,是對方酒駕並且超速行駛。面對對方律師提出的巨額和解金,謝無恙憤怒拒絕:「我絕對不會和解,一定要他付出代價。」

6月28日,謝安然死後第七天。那一天很平常,是個周末。那一天不平常,颱風登陸暴雨來襲。那一天,謝無恙送走了自己的妹妹。

6月最後一天,謝無恙見到經常出現在新聞中的季家當家人——季霆。

季霆找上門來,見到謝無恙第一件事就是彎腰道歉,「對不起謝先生。」

「我不會和解的。」謝無恙無動於衷,想要關門但被季霆助手擋住了。

「謝先生,我知道你們兄妹感情很深,是我兒子犯下大錯,但是逝者已矣,就算我兒子進去也換不回謝小姐,只要您同意和解,我願意在原和解金基礎上另加每年向藍天福利院捐贈100萬,只要我季家存在便年年如此,還請您高抬貴手……」季霆顯然調查了兄妹倆的背景,知道他們出身福利院,也知道福利院一直面臨資金困難,所以才開出上述條件,希望通過謝無恙看重的福利院來打動他。

但是他的希望註定落空,福利院很重要,妹妹更重要。

「我不會和解」謝無恙再次重複,神情堅決異常。

季霆緩緩直起腰,看着眼前人堅定的回復,臉上的祈求漸漸褪去,好似脫下了那件名為『父親』的外衣,重新變回了那個大權在握不苟言笑的季霆。

良久,季霆開口,「我只有一個兒子」,好似下達最後通牒。

「我只有一個妹妹」

「我知道了」季霆明白謝無恙這裡沒有迴旋的餘地,轉身離去。

車上,季霆揉了揉眉心,對着助手說道:「照做吧。」

「是」。

三個月後。

謝無恙步履蹣跚的走在路上,衣衫不整鬍子拉碴,黑髮中夾雜着白髮,整個人都透露着頹廢的狀態,路人經過他聞着酒味與臭味忙不迭的與拉開距離。

遠處的電子屏播放着時下最熱的新聞,幻世遊戲公司新開發的遊戲在上線一個月後風靡全國,已然成為當下最熱門的遊戲,公司也上市成功,股價翻了數十倍不止,持股最少的股東如今也成了百萬富翁,誰能想到三個月前還面臨資金困難的小公司在短短時間內居然發生了如此大的轉變,真是令人驚訝。

謝無恙看着新聞,臉上露出怪異的笑容,三個月了。離安然去世已經過去三個月了。

三個月前,他有着得體的工作,升職在望,安然工作即將轉正,兄妹對未來有着清晰的規劃,美好生活就在眼前,觸手可及。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在那天晚上戛然而止。季家有權有勢,為了不讓自己的兒子進監獄,軟硬兼施威逼利誘無所不用其極,可是謝無恙就是不妥協。

他不能忍受害死妹妹的兇手還逍遙法外的活着,明明是他毀了這一切,可他的家人竟然妄想用錢用權來擺平。

官司還在打,謝無恙知道想要對方被繩之以法難度很大,但是他沒有辦法了,如果司法都不能維護公正,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謝無恙很絕望,到今天,工作沒了,房子被收走了只能蝸居在幾平米的小屋,身上毫無分文,走在路上舉目四望都是陌生。

突然他笑了出來,聲音越來越大,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他蹲下身子胸腔伴着呼吸劇烈作響爆發一陣猛烈的咳嗽,這讓路人紛紛繞道而行不敢靠近眼前這個瘋子。

「媽的,老子今天失戀,他還敢笑,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旁邊有幾個喝醉的年輕人罵道,說完就動起手來。

謝無恙沒有還手,被人打得蜷縮在地依然無所謂的笑,「打,今天你們打不死我就是廢物,來啊,有種打死我。」

謝無恙狀若癲狂,神色中的狠意嚇到了對方。

「算了,跟一個瘋子計較什麼,走吧走吧。」有人開始打圓場,相互拉扯着遠去。

謝無恙躺在地上喘着粗氣,口裡滿是鐵鏽味,有液體順着額角滴滴劃落在地,周圍幾乎沒有人了,剛剛他們打架路人紛紛繞道,只有零星幾家小賣部還亮着燈,也沒人出來看一眼。

打架鬥毆在他們這個貧民區太常見了,沒人管,大家都不想引火上身。

謝無恙不想起來,就想這樣一覺睡過去,可是,沒一會兒清掃機械人來掃地,對於眼前擋道的人機械人一直發出請勿擋路的提示吵得他頭疼。

貧民區的機械人也是最普通的,只能根據最低等的初始程序運作,不會繞彎,筆直前行。

等他回到那個破爛的房間已經到了深夜,謝無恙沒有開燈,兩個月沒有交房租早就斷水斷電,門外的牆上貼着房東給的最後通知,這周內再不交房租房東就會收回房子。

謝無恙也不在意,他現在就象一具行屍走肉,全憑給妹妹報仇這口氣吊著。

徑直倒在床上,老舊的鐵床吱呀作響放佛下一秒就要散架,遠處高樓大廈燈火通明,各色LED屏幕24小時播放着,月亮從雲層中走出,給這破舊的小屋帶來了一點微光,謝無恙雙目無神,放空的看着遠方。

額頭的傷口還在向外冒出血液,已經流下的血液順着另外的路徑從額角來到下頜,蜿蜒過脖頸來到胸口的項鏈後消失,被吸收了。

一室寂靜,被一道機械音打破。

「希望093啟動,基因驗證通過,下一步,虹膜驗證。」

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沒等謝無恙回過神來,眼前出現自己脖頸上的項鏈,此時冒着藍光,對着自己眼睛掃射。

吵死了,謝無恙撇過頭,想用手抓出項鏈,可沒等他碰到項鏈,陌生的聲音再次響起。

「虹膜驗證通過,時間跳躍程序開始,自動選擇最近的時間錨點,開始跳躍。」

光芒刺得他睜不開眼,腦海中的記憶像是一部電影被人按下了回放健,開始快速倒退,直到定格時間在6月21日。

房間重新恢復黑暗,此時的謝無恙好似陷入沉睡之中。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