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夏日重現 第2章 第二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南城第九區,藍天福利院。

黑色大眾緩緩停在路口,前面是一段小路車輛無法通行。車上下來一個男人,高高瘦瘦戴了副眼鏡,有股書卷氣。男人看起來不過三十齣頭,下車後打開後車廂搬出兩個大箱子,一鼓作氣的端起朝小路盡頭白牆黑瓦的建築走去。

走進發現,建築不高,僅兩層。對面還有一排低矮的平房。兩棟建築中間是一塊大院子,佔了整個建築一大半的面積。院子外的圍牆上都是各式各樣的塗鴉,有畫人物的,有畫動物的,還有畫得讓人看不出是什麼圖案的塗鴉。色彩鮮明,筆力稚嫩,不難看出這些繪畫都是出自小朋友之手。

停在院子門口,左側掛着「藍天福利院之家」七個字,七個字對應七種顏色,字體很是圓潤,叫人看過去覺得可愛非常。

院子里有三個小孩兒在玩耍,不遠處的花架下有老師在教小孩兒畫畫,老師這邊教着,那邊還要時不時看着那幾個小孩兒,喊道:「宋時初、唐天天、唐笑笑你們幾個不要再玩了,快過來把這節課畫畫作業做完。」

說完目光越過他們看到了門外的男人,驚喜道:「無恙你怎麼來了?」

「小謝哥哥,你終於來了,笑笑可想你了!」

「天天也想你!」

「不,時初才是最想你的!」

剛剛還在玩沙子的小孩看到來人是自己最親近的哥哥立馬停下手裡的動作,笑着朝門口跑來。而不遠處的孩子因着離得遠反應慢了一步,但也陸續圍過來了。

「慢點,別跑,小心摔倒」謝無恙一邊叮囑着,一邊對着門衛室喊道:「周爺爺麻煩您老開下門。」

之前在打瞌睡的大爺被小孩子聲音這麼一激,已然醒了,看到門口的熟人也很高興,「小謝來了,來,孩子們都讓讓,爺爺要開門了。」

老師和小朋友們都迎了出來,看見他費力的抱着兩個箱子,伸手接去一個,笑道:「你這又是買什麼了?」

「我和安然給孩子們買的衣服玩具,還有一些小禮物。」

「怎麼你一個人來,安然呢?」女老師有些奇怪道。

「她今天公司臨時加班,走不了,為此和我抱怨了半天呢。」

兩人聊着天在小朋友的簇擁下回到教室,孩子們嘰嘰喳喳的玩鬧,謝無恙一點兒也不覺得吵鬧,只感到心安,回家了。

將禮物一一分發完,看着這些孩子臉上的笑容,謝無恙也很高興。

「好了小朋友們,禮物咱們晚點再拆,課堂作業還是要做完的。啊,剛剛在門口聽見天心老師說今天的課堂作業是畫畫,如果誰能第一個畫完,那哥哥就獎勵他一根棒棒糖。」

小朋友雖然捨不得手中的禮物,但顯然棒棒糖誘惑更大,當下都回到座位繼續動筆,連方才不願進教室在外面玩耍的三個小孩都乖乖地動手。

天心老師對此情景早已見怪不怪,謝無恙總有辦法哄得這些小朋友乖乖聽話。

「才一根?」天心老師笑着小聲說道,這些小調皮們到時候看見別人有糖自己沒有可是會鬧的。

「當然不是。」顯然謝無恙也是早有準備,獎勵一根棒棒糖不過是為了讓小朋友先把畫畫完。

「他們有些人在換牙,不能多吃。」天心老師好心提醒。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說完兩人心照不宣的笑了。

為了不讓小朋友分心,謝無恙從教室里出來,把課堂交給天心老師和小朋友,自己打算去探望院長阿姨。

走到對面平房其中一間房門口,抬手敲了敲門。

「是無恙嗎,快進來。」聲音有些虛弱。

「是我,齊阿姨,剛剛吵醒您了。」謝無恙一邊推開門,一邊不好意思道。

「有什麼吵不吵的,我這不過老毛病罷了。你能來,孩子們高興,我也高興。」

謝無恙口中的齊阿姨就是這家藍天福利院現任院長,也是前任院長的女兒,當初接手福利院不到三十歲,所以大家都叫她齊阿姨。她也是看着自己長大的,謝無恙對她很是敬重,是她和老院長媽媽多年來的支撐給了包括自己在內的這些孩子們一個家。

而今齊阿姨年紀大了,常年卧病在床,謝無恙和曾經一起長大的兄弟姐妹們都勸說她去醫院治療,但是她通通拒絕了,一味的推說小毛病不打緊,多躺會兒就會好。可是謝無恙他們都知道,齊阿姨是不想他們多花錢,不願意給他們增添麻煩。

齊阿姨態度堅決,這些人也沒有辦法,只能平日里多來看望,補品藥品都備齊。

眼前人不過五十齣頭,頭髮就白了一大半,額間眼角皺紋叢生,再加上病痛折磨,看上去比同齡人要老得多。

「齊阿姨您最近還好嗎,葯都沒有按時吃,晚上還容易失眠嗎?我這次給您帶了特效藥,好幾個醫生推薦它,說是對您這種病特別有效,你先試試,效果好的話我再買。另外還有安然給您準備的一些補品,都問過醫生了,都是適合您身體的,您記得吃。」謝無恙眼睛發酸,忙眨眨眼將淚意壓下,盡量輕鬆的笑着。

「又亂花錢,我身體我自己清楚,老毛病而已,你省點錢,自己以後還要成家立業,不要光把錢花在這裡。」齊阿姨皺着眉頭苦口婆心道。

「給您給孩子們花錢怎麼能叫亂花錢呢,當初要不是院長媽媽和您收留我和妹妹,我們可能早就……」

謝無恙沒有繼續說完,相信齊阿姨明白他的意思。

「唉,我知道」齊阿姨嘆了口氣,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安然怎麼沒同你一起,是有什麼事嗎,她最近還好嗎?」

平時兩兄妹都是一塊兒來,這次突然只有一個人來,齊阿姨不免關心道。

「她能有什麼事兒啊,不過是公司臨時加班所以才來不了。昨天晚上特意打電話給我千叮嚀萬囑咐讓我把她給您和孩子準備的禮物都帶上,不能忘了,讓我向您問好,說這次不能親自來看您,下次一定來。還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我都沒記住。」謝無恙無奈搖頭道。

「沒空來不打緊,工作要緊。」齊阿姨聽完很開心,臉上皺紋都舒展開了,沒有什麼比聽到這群孩子如今過得好更讓她開心的了。

「哦,她還說了,您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體,她還等着您幫她掌眼未來的老公,當她婚禮的證婚人。」謝無恙說完自己都笑了。

「好好好,你和安然說,齊阿姨就等着喝她喜酒呢!」

謝無恙陪着齊阿姨多聊了會兒天,直到看見她有些乏了才停下。看着齊阿姨睡着,幫她捏好被角,轉身離開輕輕帶上門。

那邊小朋友也下課了,全都圍在一起拆禮物。蘇天心來到謝無恙身旁,「你最近怎麼樣?」

「就那樣,996的社畜。」謝無恙自我調侃。

「齊阿姨身體越來越差了。」謝無恙發現她精神頭變短不少,不過聊了會兒天就乏了。

「沒辦法,她不願去醫院,胃口也大不如前,葯吃了不少,效果卻不大。」蘇天心眉頭緊鎖

看着眼前無憂無慮的孩子,謝無恙轉頭道:「辛苦你們了。」

蘇天心笑道:「我有什麼辛苦,照顧孩子罷了。咱們都是在這裡長大,福利院就是我們的家,我也只是為這個家出一份力而已。要說辛苦,還得是青竹。」

「對了,怎麼不見青竹。」謝無恙四下看了看,沒有見到阮青竹的身影。

「去參加慈善會議去了,看看能不能籌到善款。這些事情一直都是她負責,她才是我們中最辛苦的一個。」蘇天心感嘆道

「錢還夠用嗎,不夠我這裡還有。」

「夠,孩子們還小,花錢的地方不多。再加上你們經常大包小包的來,衣服書本什麼的都是不缺的。」

謝無恙、謝安然、蘇天心、阮青竹還有其他幾個人都是在福利院長大,不同的是畢業後有些人選擇進入企業工作,而蘇天心阮青竹二人選擇回到福利院一個對內照顧孩子一個對外充當福利院的官方聯絡人,但相同的是大家都在盡自己所能幫助和回饋這個大家庭,比如在外工作的幾個人每個月都會從工資里抽出一部分打給蘇天心,由她支配,用於改善孩子們的生活,當然這都是瞞着齊阿姨的。

南城第一區,富人區某夜店。

「今晚全場的消費我買單。」

「多謝季少」

「季少大氣」

「謝謝兄弟」

「誰他媽是你兄弟,我媽就生了我一個。」被稱為季少的人不屑道。

說話那人被人下了面子,正準備發怒,被身邊的朋友攔住了。

「別過去,你知道他是誰嗎?季長風,南城季家的公子,咱們可惹不起,得罪了他可吃不了兜着走,快走。」說完趕緊拉着自己朋友離開,即使朋友也算是個富二代。

南城季家,經商發家,幾代積累下來在南城媒體富人排行榜上次次進入前十。而且季家在賺錢的同時還不忘回饋社會,每次地方發生災難有需要季家總是第一個捐款,平時也是常做慈善,是南城有名的慈善家企業家,在之前南城選舉的時候,季家當家人,季長風的父親季霆被推選為南城三把手之一,可謂金權在握,一時間風頭無兩,是以季家也一度躍為南城數一數二的大家。

季長風在夜店一擲千金又給南城八卦媒體添了新的材料。

早上5點才結束最後一趴,季長風喝得醉醺醺,在朋友攙扶下走出夜店。

「季少,我送你回去吧。」朋友看他這樣子有些不放心。

「不用,我沒醉。」季長風一把推開扶着的人,拉開超跑車門,點火踩油門徜徉而去。

季宅

季長風回到家準備先睡個覺,剛上樓就被叫住了。

「你又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季霆看著兒子一身酒氣,路都走不穩當直皺眉,直接訓斥道:「二十五歲的人了,整日遊手好閒,不是去夜店就是去飆車,你干過正經事嗎,想過將來要做什麼嗎?送你出國讀書你不去,讓你進公司你不來,你到底要做什麼?」

季長風站得東倒西歪,也不說話。

「你這樣子簡直丟盡了我季家的臉。」季霆看他不說話,更是來氣。

「哼」季長風嗤笑一聲,「是丟了你的臉吧」。

「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說完了嗎,說完了我去睡覺了。」季長風轉身上樓,對身後的罵聲毫不在意。

經過二樓餐廳見到吳媽在整理廚房,已經走過的身體再次折返,「吳媽,等會兒記得拿降壓藥給我爸。」

「又和先生吵架了,先生也是為你好……」吳媽看着自己照顧長大的孩子,勸說道。

季長風擺擺手,「吳媽,我去睡覺了,吃飯的時候不要叫我。」

季長風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夢到自己小時候了,小時候父親沒有現在這麼嚴厲,母親也還在。

一家人其樂融融,很幸福。

真好。

可惜,夢總有醒來的時候。

季長風心情不錯,任誰做了美夢心情都會好。他久違地泡了個澡換套新衣服,嘴巴里還哼着不知名的歌,邊下樓邊喊道,「吳媽,有什麼吃的嗎,我快要餓死了。」

可是這樣難得的好心情在看到樓下沙發上坐着喝茶的女人消失殆盡。

「你怎麼在我家,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季長風拉下臉,陰沉道。

「當然是你父親讓我來的啊」女人長得很好又保養得當,看上去就三十來歲的樣子,穿衣打扮讓人乍眼看去就知道是富貴人家。

「再說我和你父親馬上就要結婚了,我在自己未來的家有什麼問題嗎?」女人面對季長風的怒火絲毫不受影響,神色悠然道。

「我不同意,我說了我不同意。」季長風咬牙切齒道。

「我和你父親結婚,是兩個家族的結合,你同意與否重要嗎?」女兒面帶微笑,說出的話像把刀子插像季長風的心口,「好了,我來就是看望下未來的繼子,人看到了,我先告辭。」

女人把季長風刺激得不輕,看到他在爆發地邊緣才見好就收。

季長風已經沒胃口吃飯,操起外套就走。

「叫幾個人出來玩,老地方」,一個電話過去,對方就會幫他安排好。

酒吧里,季長風不管誰來敬酒都喝,一杯接一杯,靠酒精來麻醉自己。

晚上10點多,季長風再一次掛斷他父親的電話,旁邊的朋友你看我我看你相互使眼色,最後推出一個人小心翼翼道:「季少,不如你還是接一下……電話吧。」

一起玩的人都知道季長風不喜歡別人提到他父親,所以說話的人停頓了下。

別看這些官二代里在外面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樣子,回了家面對長輩都是慫的。季霆的威名大家早就如雷貫耳,看見季長風一直不接電話,這些人怕到時候被遷怒,這就不好了。

季長風似笑非笑的看了這些人一眼,手機再次震動,這次他終於接了。

「你給我滾回來!」季霆的怒火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

「行」季長風乾脆利落的回了個字,有些事也該和季霆說清楚了。

見季長風二話不說的離開,身後一群人被晾在一邊也無所謂,只要這個炸藥走了就好,大家都能打喘氣了。

季長風油門踩到底開得飛快,突然在下一個路口轉角處衝出一個人來,季長風立馬踩剎車,但是已經來不及。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