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一章

南城第九區,藍天福利院。

黑色大眾緩緩停在路口,前面是一段小路車輛無法通行。車上下來一個男人,高高瘦瘦戴了副眼鏡,有股書卷氣。男人看起來不過三十齣頭,下車後打開後車廂搬出兩個大箱子,一鼓作氣的端起朝小路盡頭白牆黑瓦的建築走去。

走進發現,建築不高,僅兩層。對面還有一排低矮的平房。兩棟建築中間是一塊大院子,佔了整個建築一大半的面積。院子外的圍牆上都是各式各樣的塗鴉,有畫人物的,有畫動物的,還有畫得讓人看不出是什麼圖案的塗鴉。色彩鮮明,筆力稚嫩,不難看出這些繪畫都是出自小朋友之手。

停在院子門口,左側掛着「藍天福利院之家」七個字,七個字對應七種顏色,字體很是圓潤,叫人看過去覺得可愛非常。

院子里有三個小孩兒在玩耍,不遠處的花架下有老師在教小孩兒畫畫,老師這邊教着,那邊還要時不時看着那幾個小孩兒,喊道:「宋時初、唐天天、唐笑笑你們幾個不要再玩了,快過來把這節課畫畫作業做完。」

說完目光越過他們看到了門外的男人,驚喜道:「無恙你怎麼來了?」

「小謝哥哥,你終於來了,笑笑可想你了!」

「天天也想你!」

「不,時初才是最想你的!」

剛剛還在玩沙子的小孩看到來人是自己最親近的哥哥立馬停下手裡的動作,笑着朝門口跑來。而不遠處的孩子因着離得遠反應慢了一步,但也陸續圍過來了。

「慢點,別跑,小心摔倒」謝無恙一邊叮囑着,一邊對着門衛室喊道:「周爺爺麻煩您老開下門。」

之前在打瞌睡的大爺被小孩子聲音這麼一激,已然醒了,看到門口的熟人也很高興,「小謝來了,來,孩子們都讓讓,爺爺要開門了。」

老師和小朋友們都迎了出來,看見他費力的抱着兩個箱子,伸手接去一個,笑道:「你這又是買什麼了?」

「我和安然給孩子們買的衣服玩具,還有一些小禮物。」

「怎麼你一個人來,安然呢?」女老師有些奇怪道。

「她今天公司臨時加班,走不了,為此和我抱怨了半天呢。」

兩人聊着天在小朋友的簇擁下回到教室,孩子們嘰嘰喳喳的玩鬧,謝無恙一點兒也不覺得吵鬧,只感到心安,回家了。

將禮物一一分發完,看着這些孩子臉上的笑容,謝無恙也很高興。

「好了小朋友們,禮物咱們晚點再拆,課堂作業還是要做完的。啊,剛剛在門口聽見天心老師說今天的課堂作業是畫畫,如果誰能第一個畫完,那哥哥就獎勵他一根棒棒糖。」

小朋友雖然捨不得手中的禮物,但顯然棒棒糖誘惑更大,當下都回到座位繼續動筆,連方才不願進教室在外面玩耍的三個小孩都乖乖地動手。

天心老師對此情景早已見怪不怪,謝無恙總有辦法哄得這些小朋友乖乖聽話。

「才一根?」天心老師笑着小聲說道,這些小調皮們到時候看見別人有糖自己沒有可是會鬧的。

「當然不是。」顯然謝無恙也是早有準備,獎勵一根棒棒糖不過是為了讓小朋友先把畫畫完。

「他們有些人在換牙,不能多吃。」天心老師好心提醒。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說完兩人心照不宣的笑了。

為了不讓小朋友分心,謝無恙從教室里出來,把課堂交給天心老師和小朋友,自己打算去探望院長阿姨。

走到對面平房其中一間房門口,抬手敲了敲門。

「是無恙嗎,快進來。」聲音有些虛弱。

「是我,齊阿姨,剛剛吵醒您了。」謝無恙一邊推開門,一邊不好意思道。

「有什麼吵不吵的,我這不過老毛病罷了。你能來,孩子們高興,我也高興。」

謝無恙口中的齊阿姨就是這家藍天福利院現任院長,也是前任院長的女兒,當初接手福利院不到三十歲,所以大家都叫她齊阿姨。她也是看着自己長大的,謝無恙對她很是敬重,是她和老院長媽媽多年來的支撐給了包括自己在內的這些孩子們一個家。

而今齊阿姨年紀大了,常年卧病在床,謝無恙和曾經一起長大的兄弟姐妹們都勸說她去醫院治療,但是她通通拒絕了,一味的推說小毛病不打緊,多躺會兒就會好。可是謝無恙他們都知道,齊阿姨是不想他們多花錢,不願意給他們增添麻煩。

齊阿姨態度堅決,這些人也沒有辦法,只能平日里多來看望,補品藥品都備齊。

眼前人不過五十齣頭,頭髮就白了一大半,額間眼角皺紋叢生,再加上病痛折磨,看上去比同齡人要老得多。

「齊阿姨您最近還好嗎,葯都沒有按時吃,晚上還容易失眠嗎?我這次給您帶了特效藥,好幾個醫生推薦它,說是對您這種病特別有效,你先試試,效果好的話我再買。另外還有安然給您準備的一些補品,都問過醫生了,都是適合您身體的,您記得吃。」謝無恙眼睛發酸,忙眨眨眼將淚意壓下,盡量輕鬆的笑着。

「又亂花錢,我身體我自己清楚,老毛病而已,你省點錢,自己以後還要成家立業,不要光把錢花在這裡。」齊阿姨皺着眉頭苦口婆心道。

「給您給孩子們花錢怎麼能叫亂花錢呢,當初要不是院長媽媽和您收留我和妹妹,我們可能早就……」

謝無恙沒有繼續說完,相信齊阿姨明白他的意思。

「唉,我知道」齊阿姨嘆了口氣,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安然怎麼沒同你一起,是有什麼事嗎,她最近還好嗎?」

平時兩兄妹都是一塊兒來,這次突然只有一個人來,齊阿姨不免關心道。

「她能有什麼事兒啊,不過是公司臨時加班所以才來不了。昨天晚上特意打電話給我千叮嚀萬囑咐讓我把她給您和孩子準備的禮物都帶上,不能忘了,讓我向您問好,說這次不能親自來看您,下次一定來。還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我都沒記住。」謝無恙無奈搖頭道。

「沒空來不打緊,工作要緊。」齊阿姨聽完很開心,臉上皺紋都舒展開了,沒有什麼比聽到這群孩子如今過得好更讓她開心的了。

「哦,她還說了,您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體,她還等着您幫她掌眼未來的老公,當她婚禮的證婚人。」謝無恙說完自己都笑了。

「好好好,你和安然說,齊阿姨就等着喝她喜酒呢!」

謝無恙陪着齊阿姨多聊了會兒天,直到看見她有些乏了才停下。看着齊阿姨睡着,幫她捏好被角,轉身離開輕輕帶上門。

那邊小朋友也下課了,全都圍在一起拆禮物。蘇天心來到謝無恙身旁,「你最近怎麼樣?」

「就那樣,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