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有99個大佬師父,下山即無敵小說免費閱讀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哈哈哈哈,你想知道嗎?自己去問江南王啊。」

趙老太爺瘋狂的慘笑:「哈哈哈哈,你殺我兒子和孫子,我趙家完了,你也別想復仇成功!」

「葉北辰,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真兇是誰,你去找江南王問吧!」

趙老太爺突然暴起。

對着葉北辰帶來的那口棺材撞上去,腦漿崩裂。

他心思歹毒,臨死前都擺葉北辰一道。

將所有的訊息,都指向江南王,只要葉北辰敢去找江南王,絕對必死無疑。

趙家就算覆滅,也要拉葉北辰下水!

葉北辰冷漠的看着這一切,就算趙老太爺不說,他也會親自去找江南王,查清楚真相。

十分鐘後,葉北辰從趙家走出,趙家嫡系全部伏誅。

血債血償!

……

「什麼?」

葉北辰走出趙家的那一刻,江南某處奢華的莊園內,一名絕色女子得知消息,微微一愣。

「趙家覆滅了?」

「洪供奉死了?」

「還死了兩個禁衛軍統領?」

「師弟啊師弟,你怎麼給我這麼大一個驚喜……或者說驚嚇呢?」女人身穿旗袍,將完美的身材,展露無遺。

她的秀眉時而舒展,時而皺起,時而嘆息一聲:「唉,這樣才符合你的脾氣,你的性格,想當初在山上的時候,你可是打的我們十姐妹還不了手。」

「噗!」

女人說著,突然噗嗤一笑,令百花都要失色。

她立刻下令,道:「好了,立刻派人去給我師弟清掃戰場,趙家的事情,不能傳出去。」

「是!」

眼前這位中年男人,正是江南的第三位天級巔峰武者。

「對了,主人,還有一件事。」這位天級武者又開口:「您的師弟,扛着一口棺材,去找江南王了,今日,正好也是江南王六十大壽,那幾位多半也會來。」

「什麼?」

女人終於無法淡定,她大吃一驚:「你怎麼不早說?」

「給我安排車,我要去江南王的府邸,我這個師弟,要惹大禍了。」

「滅了趙家都沒關係,都是小事,可……!」

女人急匆匆的衝出大廳,坐上一台防彈勞斯萊斯,直奔江南王的府邸而去:「希望來得及,招惹江南王沒事,要是金陵的那幾位生氣了,可就有些小麻煩了……」

江南王的府邸位於市中心,最為繁華的區域。

整座王府佔地面積極大,足足兩三個街區加起來都比不上,猶如一座皇宮一般。

在現代繁華的都市中,到處都是摩天大樓,高樓大廈。

可是在這些高樓大廈的深處,竟然有一座中式風格的王府,讓人不由得感嘆,江南王的財力究竟有多麼恐怖。

今日,整個江南王府,一片喜慶,到處張燈結綵,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

因為今日正好是江南王的六十大壽!

頂尖的社會名流與大佬,都會趕到現場為江南王祝壽。

趙家選擇在今日定親,也是為了蹭一蹭江南王的喜氣。

可沒想到,葉北辰今日回來了。

「這是什麼人?」

「啥情況啊?一個年輕人,背着一口棺材,他要做什麼?」

街道上的行人,看到一個讓人震驚的畫面。

一個年輕人大步而行,背着一口染血的棺材,走在現代化大都市的街道上,給人的視覺衝擊力非常強烈。

「他在做什麼?」

許多行人震驚,不可思議。

葉北辰無視所有路人,一步一步的朝着江南王的府邸走去。

「是江南王的府邸方向!」

「這年輕人瘋了嗎?」

「他背着一口棺材,朝着江南王的府邸走去,不要命了?」

「今天可是江南王的六十大壽啊,別說他背着一口棺材去江南王的府邸,就算是背着一口棺材在街道上走,都有可能被認定是對江南王的不敬!」

無數路人呆在原地,徹底石化。

「咚!咚!咚!」

葉北辰的腳步很快,他看似只踏出一步,可是眾人驚訝發現,這一步很遠。

普通人一步踏出,只有七八十公分左右的距離,可葉北辰一步踏出,竟然有七八米的距離。

還沒有走出多少步,就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江水縣首富王富貴,送玉觀音一尊,價值八百萬!」

「江南永盛汽車董事長,送勞斯萊斯幻影一台!」

「錦園五星級酒店總裁林總,送頂級血珊瑚樹一株!」

「……」

江南最頂尖的富豪,全都到場,門口的人拿着賀禮名單,念一個進去一個。

這些在江南叱吒風雲的大佬,在江南王府的大門口,認真的排着隊,猶如早上買包子的上班族一樣。

「葉北辰,送江南王棺材一副!」

江南王府門口,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過來,眼中全是震撼。

「葉北辰?」

「送棺材一副?」

「就是那個葉北辰,殺了趙貳臣和趙泰的葉北辰?」許多富豪認出葉北辰,大吃一驚,沒想到葉北辰竟然還敢找到這裡。

這裡可是江南王府!

「好大的膽子!」

「敢來王府撒野?給我拿下!」一名禁衛軍統領出現,指揮着數百名甲士,整齊劃一的衝上來,呈現出包圍的姿勢,將葉北辰圍繞在其中。

「砰!」

葉北辰渾然不懼,他以棺材當做武器,橫掃八方。

這些禁衛軍根本不是葉北辰的對手,被上好的紅木棺材震的吐血,斷手斷腳一片,躺在地上哀嚎。

就連那名禁衛軍統領,都被葉北辰一腳踹飛,胸骨爆裂而亡。

「咚——!」

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葉北辰強勢走進江南王府大門,將手裡的棺材丟在地上,道:

「寫,葉北辰,送棺材一副!」

「是……」

記錄禮單的中年男人渾身顫抖,手裡的毛筆拿起來,顫顫巍巍的寫下葉北辰的名字與禮物。

「這是要逆天啊?」

江水縣的首富王富貴膽顫心驚。

一旁的江南永盛汽車董事長,錦園五星酒店的林總,也都驚恐的讓開一條路,任由葉北辰通過。

其他富豪,同樣滿面驚容。

「江南王出來一見!我有話要問你!」

葉北辰背負雙手,絲毫沒有把江南王府當成什麼重地,在無數賓客震驚與驚恐的目光中,走進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