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天煞孤星,禁止練劍?蕭若麟蕭瑟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剛進入天下第一樓裏面,蕭若麟就感覺到一股虛無縹緲的劍氣在空氣中流轉。

「系統,我被什麼東西給盯住了。」

雖然不知道是誰在盯着他看,但蕭若麟能夠明顯的感受到那種冰冷刺骨的寒意,這讓他有些毛骨悚然。

【叮!】

【宿主已進入天下第一樓,主線任務正式開啟!】

【任務1/10:七年之限已達成!】

【任務獎勵:修正!境界直通金剛凡境】

【叮!】

【宿主:蕭若麟/白默】

【修為:金剛凡境(初期0/100)】

【年齡:七歲】

【武學天賦:謫仙人】

【體質:天煞孤星/災厄之星】

【綜合評價:持劍劍仙,持槍槍仙,持刀刀仙,天上謫仙地下殺神】

突如其來的系統提示聲,一下子在蕭若麟的腦海炸開了鍋,還沒等他消化掉系統的信息量,接着又是接連幾條系統提示響起。

【任務2/10:劍仙之約已開啟!】

【任務描述:尋回王劍軲轆劍,達成與劍仙的約定】

【任務獎勵:未知!】

聽到這裡,蕭若麟總算是明白,為何今日系統會催促他尋回軲轆劍了。

合則這一切都是系統的安排,進入天下第一樓估計也是它的算計。

只是,它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為何用自己的血就能進來,自己身上到底藏着什麼秘密,不管是系統還是他這一世家人,好像都在瞞着他。

呼~

蕭若麟吐了口氣,他確信系統不會害自己。

至於為何如此判定,全都歸咎於系統這三年來下發的任務。

它似乎知道自己缺什麼,所以總會下發一些無關緊要的任務,來彌補自己前世的遺憾。

想到這裡,蕭若麟深深地吸了口氣,眼神堅定,朝着前面幽暗的路走去。

通道幽暗無比,伸手不見五指,蕭若麟小心翼翼的走着。

很快他就跨過第一道門,在他又向前走了幾步後,第二道門讓他駐足。

只見第二道門上高高掛着一塊牌匾,牌匾之上寫着兩個金燦燦的大字——天啟!

而此時,天下第一樓外到處圍滿了人。

得到消息的明德帝來不及換上正裝,便穿着睡衣到達現場。

剛到現場,便看到自己的愛妻在人群中抽泣。

胡皇后在看到自己的丈夫後,頓時撲到明德帝懷裡:「陛下!你可千萬要救出麟兒。」

看着愛妻哭的梨花帶雨,明德帝一臉心疼,急忙詢問道:「究竟出了什麼事?」

「陛下,臣妾的麟兒……」胡皇后話還沒說完,便痛哭失聲。

「怎麼回事?難不成小十三……」明德帝臉色驟變,一臉焦急。

這時,瑾仙公公走上前,趕緊將情況彙報。

「臣遵循陛下的旨意,暗處看護小皇子,今夜小皇子趁眾人熟睡之際,避開巡邏的侍衛,溜到天下第一樓外,不知小皇子碰到了什麼機關,樓內朝小皇子射來一道劍氣,臣出手阻止,在僵持之際,小皇子趁亂溜進樓內。」

說到最後,瑾仙公公跪倒在地上。

「如今小皇子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聽完他的話,明德帝一愣,雙眼中閃爍着慌亂。

「麟兒……」

胡皇后聽完,也是一愣,隨即淚水再次湧出,嬌軀顫抖不停。

「瑾仙!你乃天啟五大監,怎麼連一個孩子都看不住!」明德帝強壓心中的怒意。

「臣知罪!」瑾仙公公低頭認錯。

「哼!」明德帝冷哼一聲。

這時,齊天塵走了過來,看了眼明德帝後,微微搖頭。

明德帝心底一沉,連忙問道:「國師,當年我們舉欽天監之力,將那柄劍封鎖在裏面,如此再打開便罷,何故搖頭啊?」

只見齊天走上來,開口道:「陛下,我與師兄弟們各種方法都試過了,可這樓閣絲毫沒有回應,難再打開。」

「孤的小十三還在裏面,還請國師再想想辦法。」明德帝懇求道。

聞言,齊天嘆了口氣,道:「陛下,除非找出兩位純正大龍象力之人,否則……」

齊天塵沒有再說下去,但明德帝和胡皇后卻聽懂了他的意思。

胡皇后身子搖晃,臉上露出悲痛之意。

若不是有明德帝攙扶,早就摔倒在地。

「我這就去武當遊說,請他們派兩位大龍象力者前來!」蕭楚河騎馬姍姍來遲。

他在雪落山莊聽到管家的消息後,就立刻騎馬趕來。

齊天塵搖搖頭:「當年魔教東征,武當早已沒落,雖依舊是道門魁首,怕也難以找出兩位能使出大龍象力者,就算有,可天啟與武當路途遙遠,哪怕是千里馬日夜兼程來回也需兩個月,小皇子可是什麼都沒帶就入了這天下第一樓的,恐怕根本支撐不到那個時候。」

聽到這句話,眾人都沉默了下來。

這時,一位欽天監的天師走上前:「啟稟陛下、皇后娘娘,當年欽天監預言,十三皇子乃北離災厄之星,如今入了這樓,怕一切都是天意所致,何不順從天意?」

他一開口,天啟五大監全都變了臉色,在場之人無不往後退了一步。

唯有其他欽天監天師頻頻點頭,覺得這位天師說的有道理。

聽完這位天師的話,胡皇后猛地瞪大美眸,悲傷化為憤怒。

她望着那位,喝道:「楊天師!」

明德帝也是臉色一沉。

「你身為欽天監掌司,豈能大庭廣眾之下胡言亂語!」胡皇后厲聲呵斥。

「師弟,莫要胡言!」齊天塵大聲提醒。

楊天師嘆息一聲,躬身道:「當年若不是師兄游勸我等,為了北離,十三皇子早該腹死胎中,哪會苟延殘喘七年之久。」

「師弟!」齊天塵怒喝。

欽天監的存在只是給皇帝提建議,將利與害全都告知陛下,至於最後陛下如何決定,不是他們該管的。

可他這位師弟,似乎忘了欽天監的職責所在,妄加揣測聖意,換句話說。

越線了!

可那位楊天師並未將齊天塵的警告聽進去,而是跪倒在地,大聲諫言道:「陛下!你乃一國之君,理應知道,欽天監預言不會作假,此乃天意理應順應天道,可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吶!」

還不等明德帝開口,蕭楚河就猛地一躍,一棍將那位楊天師打翻在地。

蕭楚河目光冰寒的盯着他:「放肆!你身為欽天監掌司,妄圖揣測聖意,其罪該誅!

「你……你竟然毆打天師,好大的膽子!」楊天師捂着胸口,吃驚的看着突然動手的蕭楚河。

自明德帝上位後,欽天監的地位直線攀升。

這也讓楊天師養尊處優起來,沒曾想今日竟被皇子大庭廣眾之下打了一棍。

這讓他感受到深深屈辱。

他轉頭看向明德帝,質問道:「自陛下擁護欽天監起,欽天監何時出過差錯?如今六皇子竟對天師大打出手,這將陛下的臉面居於何處?」

「十三皇子乃天煞孤星,災厄之星,欽天監各位師兄弟舉目皆知,臣可有說錯?」

「陛下貴為一代帝王,難道要因一己私慾而置江山社稷安危於不顧嗎?」

一連串的開口讓現場的氣氛變得十分凝重,大監瑾宣走到明德帝身邊,低聲詢問。

明德帝抬起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但一張臉卻冰冷到極致。

他掃了一眼欽天監眾多天師,除了少數站在齊天塵身邊的外,剩餘的人都選擇站在楊天師身後與六子對峙。

「哈哈哈!楊掌司說的沒錯。」明德帝仰天長笑。

楊天師以及他身後的天師頓時長舒一口氣,看來陛下還是站在他們那邊的。

可忽的,明德帝的笑容戛然而止,眼神凌厲,猶如刀鋒一般。

「可十三是孤的兒子,是孤與皇后的親生骨肉,誰敢動他,殺無赦!」

「誰要是敢再說半個字,孤誅他九族!」

明德帝的話,擲地有聲,威嚴霸氣。

一股無形的氣勢從他的身上迸發,讓所有人呼吸都困難起來,彷彿一座巨山壓在肩膀。

這便是獨屬於帝王的!

帝王之氣!

明德帝揮揮手,沉聲道:「天啟五大監何在!」

「臣在!」五大監齊齊上前。

「毀樓!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