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天煞孤星,禁止練劍?蕭若麟蕭瑟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深夜,皇后寢宮內。

蕭若麟靜靜地躺在床上,耳邊傳來母后酣然入睡的呼吸聲。

他咽了口水,輕聲呼喚道:「母后~你睡著了嗎~」

良久,沒有回應。

見此,蕭若麟稍微移動了下身體,用手輕輕地將母后搭在他身上的手拿開。

接着,又小心翼翼的起身,躡手躡腳的下了床。

剛走出幾步遠,蕭若麟突然停住腳步,轉過頭看向依舊閉着眼睛熟睡的母親。

在留下一張小紙條後,他再次邁開步伐,緩緩離開房間……

月光清冷皎潔,灑落在地上。

鳳鸞殿外,到處是巡邏的禁衛軍以及宮女太監。

蕭若麟特意避開巡邏,鬼鬼祟祟的沿着幽長的宮廊朝着御花園行去。

而就在這時候,一個人影從暗角里慢慢顯現出來……

只見此人穿着一襲青衣,腰束黑色寬帶,背負一柄長劍,面容俊逸,整個人顯得十分冷傲。

在看到蕭若麟行去的方向後,他眉頭微皺,隨即悄悄跟了上去。

蕭若麟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個小湖畔,四周寂靜無比,只有陣陣風聲在空中迴旋。

湖水波瀾壯闊,在月光的映照下反射出銀白的光芒。

蕭若麟站在湖畔邊,在月光的照射下拿出一份地圖,陷入了沉思之中。

「烏漆嘛黑的,還真難看清楚,這天下第一樓的方嚮應該在……」說話間,他把手中的地圖舉高了些。

「找到了!」突然,他雙眸大亮,露出興奮的神色。

接着,他收好地圖,朝着西城的方向跑去。

欽天監舊址,天下第一樓。

約莫半炷香的時間,蕭若麟終於找到了目的地。

望着那道入閣門前的神獸,他才斷定自己沒走錯。

蕭若麟走上前,這才看清那神獸的模樣,實際上這神獸就是騾、馬、馿、牛組成的四不像,樣子頗為醜陋。

蕭若麟無心欣賞,他閉上眼睛,用心感受軲轆劍的存在。

半晌,他睜開眼睛:「系統贈予的寶劍果然在這樓中,可這要怎麼進去呢?」

他檢查了一下四周,卻並沒發現其它入口或者機關之類。

想進這樓閣,怕是要廢些時間了。

今夜,他必須取回軲轆劍,名劍已七年未認主,靈性正在一點一點的散去。

若等靈性散光,軲轆劍只會變成一把普通的劍。

蕭若麟心神一動,心中默念道:「系統,我該怎麼才能進去?」

【叮!系統已將名劍贈予宿主,暫不負責售後,還請宿主自己想辦法】

「想個屁啊!三年了,你知道我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嗎?我要是能進去早就進去了,哪用得着問你。」蕭若麟忍不住爆粗口。

【宿主!系統的存在只是為了輔助宿主,而不是完全幫宿主解決難題,還請宿主見諒】

「沒事,我也不為難你,以後別給我發佈一些奇奇怪怪的任務就行了。」

【叮!宿主前生身份特殊,將血液按至神獸頭頂有奇效】

好傢夥,寧願告訴他進入的方法也不願放棄給他發佈奇奇怪怪的任務。

它真的,我哭死!

想了想,蕭若麟也沒磨嘰,他咬破食指,隨即將食指按於在神獸頭頂。

緊接着,一股濃烈的殺氣自蕭若麟身上散發出來。

樓前那神獸的眼睛突然變成了紅色,嘴巴微張,露出尖利的獠牙。

「吼!!!」它仰天怒吼,直視着蕭若麟。

蕭若麟頓時嚇了一跳,這不是座石像嗎?怎麼跟活過來似的。

神獸眼睛猩紅無比,緩緩移到一邊,閣門隨之打開。

蕭若麟正想邁步上前,可裏面卻飛射出一柄飛劍,直奔他面門。

情急之下,蕭若麟迅速側身躲閃,可那柄飛劍像開了靈智一般,掉轉劍身又朝他飛了過來。

「小皇子小心!」

這時,暗處傳來一陣低喝聲,緊接着一抹青色的身影掠到了蕭若麟身前,拔劍擋下了那柄飛劍。

蕭若麟抬起頭,驚訝道:「瑾仙公公,你怎麼在這裡?」

來人正是天啟五大監之一的掌香大監—瑾仙公公。

可此刻,瑾仙公公無心回答,而是與那柄飛劍僵持着,吃力道:「這裡危險,還請小皇子快些離開!」

與此同時,整座天下第一樓劇烈晃動着,搖搖欲墜彷彿隨時要傾倒一般。

「好的,公公當心了。」蕭若麟乖巧的點頭,隨即拔腿溜入閣中。

這一操作看的瑾仙公公直吐血,叫你離開不是叫你進去啊喂!

他想伸手將小皇子抓回來,可已然來不及了。

瑾仙公公臉色蒼白,額頭冒出豆粒大小的汗珠,手臂微微顫抖着。

因為,與他對抗的那柄飛劍威勢竟越來越厲害。

雖說他武藝高強,但面對這柄飛劍,仍然顯得捉襟見肘。

在他分神的那一瞬間,飛劍直接將瑾仙公公打飛出去。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劇烈的晃動,天下第一樓重新關閉,恢復原貌。

望着最後一眼小皇子的背影,瑾仙臉色蒼白,暗道一聲。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