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天煞孤星,禁止練劍?蕭若麟蕭瑟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為什麼啊!」蕭若麟一臉不解。

不僅他那便宜老子不準自己習武,就連身邊人也是如此。

「因為這劍法乃是北離不傳之秘,非絕世天才不可傳授,難不成小十三覺得自己的天賦要超過自己的皇兄?」蕭凌塵一本正經的道。

「這樣啊……」蕭若麟有些灰心的低下頭。

前世自己只是個普通人,在那個世界,大多數人習武只是為了強健體魄,飛天遁地,御劍飛行這些只能在電視上看到。

如今,能接觸前世未曾擁有的東西,他自然是無比嚮往。

在一個以江湖為背景的高武世界,只能幹巴巴念書,身邊接觸的全是權貴,這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看到弟弟失落的樣子,蕭楚河有些心疼。

七年過去了,聯想當年若麟出生造成的異象,再加上書房偷聽琅琊王叔與父皇的交談。

他隱約知道,造成這一切的,是欽天監的那場預言。

這個預言,不知真假,但父皇卻聽信了這個預言,嚴禁若麟習武。

每當看到弟弟那失落的眼神時,蕭楚河都不免心疼。

若麟自小便乖巧懂事,莫不是欽天監那幫老頭子胡言亂語。

什麼狗屁天道,什麼禍害蒼生的鬼話!

若麟可是天底下最好的若麟,是母后賜予他的禮物,又怎麼會是禍害。

蕭楚河走上前,蹲下身子,拍打蕭若麟的肩膀,安慰道:「若麟,皇兄答應你,等你再長大點,能完整握住劍柄之時,皇兄便教你這套劍法。」

聽到這話,蕭若麟這才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謝謝皇兄!」

蕭楚河溫柔一笑,揉了揉他的頭髮:「傻瓜,跟皇兄還客氣什麼,咱快回家,母后早已準備好吃的東西了。」

「嗯!」蕭若麟點頭,隨即高高興興的朝着家的方向蹦躂去。

「楚河,你說的是真的?」蕭凌塵湊上前來問道。

望着弟弟高興的背影,蕭楚河會心一笑:「我從來不會騙他,說的自然是真的。」

「你知道的,不管是陛下還是我父王,都不會同意的。」蕭凌塵微微嘆息。

「不讓他們知道便是。」蕭楚河聳聳肩。

蕭凌塵聞言,頓時沉默下來,半晌開口道:「可我知道。」

「你會告密?」蕭楚河微微挑眉。

蕭凌塵咧着嘴,大笑道:「那自然不會!」

「我送若麟回母后那裡,你確定還要跟着?」蕭楚河問道。

蕭凌塵擺手拒絕:「不了,我也該回去了。」

後宮可不是他能隨便去的地方,哪怕自家老子與陛下的關係好,那也不是他能隨意踏足的地。

「那你慢走,記得把馬牽回去。」蕭楚河揮揮手,轉身離開。

「嘿!你個沒良心的,小心我反手給你夜北馬賣掉。」

蕭凌塵衝著他的背影喊道。

「你隨意。」蕭楚河頭也不回,淡淡地丟下兩個字。

「好你個臭小子!」

蕭凌塵恨恨地咬牙,隨即跨上馬匹,揚長而去。

——鳳鸞殿

明德帝坐在桌前,剛想動筷便被他身側的女子按下。

女子面容精緻,皮膚雪白,五官清麗脫俗,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垂到腰間,宛如瀑布一般。

她穿着一襲鵝黃色的錦衣華服,外罩一件月白色薄紗,袖口上綉着幾朵金絲銀線勾勒的牡丹,露出一截白皙的香頸。

她便是當今皇后,全名胡錯楊胡氏。

「陛下,我家小十三可還沒到呢!」胡氏笑盈盈地開口。

望着滿桌飯菜,明德帝不由咽了咽口水,有些委屈道:「可是孤餓了!」

「好好好!臣妾准許陛下嘗一塊。」胡氏笑吟吟道。

明德帝一陣欣喜,拿起筷子,忽然想到了什麼,隨即又放下。

「我要皇后親手喂朕。」

胡氏微微一愣,隨即嬌嗔道:「陛下如今乃是一國之君了,怎麼還如當初一般。」

卻不曾想,明德帝已經張開嘴,等着她投喂。

「唉!罷了!臣妾便依了陛下便是。」

胡氏無奈,拿起筷子,夾起一片紅燒肉遞到明德帝嘴邊,笑靨如花。

「這皇后喂的佳肴,就是美味。」明德帝一口咬下,眼中充斥着深情。

「這可不是因為臣妾的緣故,這滿桌佳肴,皆撒了小十三配置的佐料,自是美味。」胡氏含羞帶怯,低聲道。

她的臉龐微微泛起紅暈,如同一抹熟透了的櫻桃,誘惑十足。

明德帝大笑,隨即摟住她纖細的腰肢:「皇后謙虛了,縱使天上蟠桃也不及你過手的食物。」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道稚嫩的聲音。

「母后,你寶貝兒子回來啦!」

胡氏與明德帝同時一怔,紛紛轉眸看向門外。

沒過多久,一名七歲大孩童出現在眼前。

孩童一雙烏黑明亮的眸子,彷彿天空最亮的星辰,閃爍着熠熠光輝。

一對濃密修長的睫毛宛如蝴蝶輕振翅膀,在潔凈白皙的臉蛋上留下一排陰影。

小鼻樑高挺,唇色粉潤,小嘴微嘟,煞是惹人愛憐。

「小十三!」胡氏欣喜一笑。

「母后!」蕭若麟露出一口大白牙,在看到母親那一刻心情無比愉悅。

可目光觸及到殿中二人時,頓時垮起一張臉。

只見他那柔情似水,魅力無限的母后正坐在一個中年男子的腿上。

蕭若麟頓時皺眉,匆忙上前,小手扒拉將二人分開。

這一過程,胡氏噗嗤一笑,明德帝滿臉鬱悶。

蕭若麟牽着胡氏的手坐在明德帝的對面。

「母后,以後可不許這樣,您的嬌軀怎能坐在一個陌生人身上,兒臣不悅兒臣不開心。」

陌……陌生人?

明德帝大怒,猛拍打腿:「好你個小兔崽子,這麼跟你父皇說話是吧?」

可蕭若麟彷彿沒聽見似的,將明德帝當作透明人,自顧自拿起筷子,給胡氏夾着菜。

「母后等久了吧,兒臣給母后夾菜。」

明德帝氣的臉紅脖子粗,他乃一國之主,萬人之上的存在。

如今卻被自己孩子這般無視,氣煞他也。

看着明德帝吃癟的樣子,胡氏忍不住想笑,可礙於夫君面子。

她板正小兒子的身子,柔聲道:「小十三,他可是你父皇,怎麼能說是陌生人呢。」

隨即,她用她那纖纖玉手輕彈了一下蕭若麟的腦瓜子,苦笑道:「你這小傢伙,你父皇十三個孩子里,可沒一人像你這樣膽大的,還不快給你父皇道歉。」

蕭若麟捂着額頭,淚眼汪汪,委屈巴巴的道:「母后,疼!」

胡氏頓時一臉心疼,用手輕柔他的額頭,憐聲道:「是母后下手重了嗎?」

眼見蕭若麟的眼淚都要掉下來,她頓時心疼的將蕭若麟抱在懷裡,全然將丈夫的臉面拋之腦後。

「都怪母后,是母后錯了,寶貝不哭。」

「嗚嗚……」蕭若麟靠在胡氏溫暖的懷裡,眼圈通紅,淚珠啪嗒啪嗒往下掉落,顯得極其可憐。

「乖,不哭,都怪母后,是母后下手重了。」胡氏心中愧疚無比,暗責自己下手不知輕重,弄疼了她的寶貝兒子。

看着眼前這副場景,明德帝傻眼了。

怎麼有種自己一下子變成了罪人的既視感?

蕭若麟將小腦袋靠在母后的懷裡,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叮!完成每日任務!修為增進一個百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