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天煞孤星,禁止練劍?蕭若麟蕭瑟 第5章_塔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明德帝心有餘悸的望着那把橫插在地上的劍,想起欽天監的預言,內心的不安愈發濃烈。

「瑾宣!」

「陛下,臣在。」

明德帝深吸一口氣,撫平情緒:「你帶人搜查附近各個寢宮,務必找出刺客!」

刺客?

瑾宣愣住了。

明德帝微微皺眉:「還愣着幹什麼?」

「是,陛下!」

瑾宣轉身,大手一揮,對着眾人說道:「來人,搜尋刺客。」

待眾人離去後,蕭若風走了過來,輕聲問道:「皇兄,皇宮守衛森嚴,這劍分明是天外之物,這刺客從何而來?」

明德帝搖了搖頭,微嘆了口氣:「若風,孤找的不是刺客,而是為了堵住朝中那些人的嘴。」

接着,他看着胡氏懷裡的嬰兒,臉上露出愁容。

「皇后懷子三年,欽天監更是視胎中嬰兒為不祥,朝中大臣非議,言語之間無不是孤的小十三是一個怪物,這件事早已傳遍天啟,如今又出了這些差子,這讓孤如何是好啊……」

聽到這裡,蕭若風不由得一怔。

皇兄第十三個子嗣,還未出生就被眾人視為不祥,如今更是出了此等異象。

恐怕明早上朝,大臣們的奏摺該堆積成一座山了。

胡氏也察覺到了現場氣氛不對勁,她緊緊抱着懷中的嬰兒,近乎祈求的眼神哀求明德帝。

對上愛妻的眼睛,明德帝微微點了點頭,示意她放寬心。

胡氏的目光移向襁褓中粉雕玉琢的嬰兒,臉上掛滿母性的柔光,卻是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哀愁。

明德帝看到這幅景象,眸色微黯。

為何他的孩子,還未出生就被欽天監判了死刑。

欽天監在北離的地位不言而喻,可以說是整個北離最權威的機構。

國師尚能壓下欽天監其他天師,可朝中那些大臣的嘴又該誰來堵。

可如今的北離,早已不再是蕭氏一族的北離了。

……

明德十四年。

——稷下學宮。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學堂上,傳來學子們朗讀詩文的聲音。

蕭若麟抬起頭,掃了一眼坐在講台上的儒雅先生,隨即目光又落在那些學子身上。

「這古代的學堂簡直比前世學校還要令人枯燥,好想練劍啊!」

「練劍?」

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儒雅隨和的聲音。

蕭若麟猛地轉過身,那本該在學堂之上的祭酒先生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身後,此刻正一臉笑眯眯的看着他。

這人不簡單!

「敢問小皇子為何想要練劍?」祭酒先生笑呵呵的問道。

他一開口,學堂上的學子全都將目光聚集在這裡。

「聽聞江湖上有五大劍仙,學生十分嚮往,想練好劍法與他們切磋切磋一番。」蕭若麟毫不隱瞞的回答。

聽完他的回答,學堂傳來頓時哄然大笑聲。

「若麟,你貴為皇子,竟想學那些**舞刀弄槍,莫不是故意惹我們發笑不成?」

「文人怎能習武,那不是莽夫該做的事情嗎?」

「江湖草莽之輩,豈能入這高堂學府之中,晦氣晦氣……」

……

面對這群人的冷嘲熱諷,蕭若麟並不生氣。

畢竟古代文人看不起武人是正常的,更何況這群人還是嬌生慣養,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們。

自詡高人一等的文人,自然不屑於這種事。

「若記得沒錯的話,陛下似乎禁止小皇子習武,我可有記錯?」祭酒先生饒有興趣的看着眼前的孩童。

這孩子雖然年紀不大,卻給人一種沉穩淡定的感覺,讓他有些好奇。

「先生別說了,一想到這我就來氣,父皇禁止我碰有關武學的所有事情,就連偷看皇兄習武也不行,這老小子可給我氣壞了。」蕭若麟一副氣鼓鼓的樣子。

明明系統贈送給他一柄絕世寶劍,可那把劍卻被他那便宜老子放入天下第一樓中,想拿也拿不出來。

不知道什麼原因,其他皇子既能學文又能學武,而他卻被明德帝管的死死的,只能習文。

想到這裡,蕭若麟覺得十分憋屈。

而他的話剛出口,整個稷下學學宮頓時鴉雀無聲。

好傢夥!竟稱呼當今陛下老小子,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學子們的心中全都冒出這樣的想法。

「以筆入世,未必不能成為劍仙,今日就暫且到這吧。」祭酒先生丟下這句話,便轉身離去。

看着祭酒先生的背影,蕭若麟若有所思。

他總感覺這教書先生大有來頭,不像之前的夫子,迂腐頑固。

在他思索之際,學堂外,一個英氣十足的少年呼喚道:「若麟,回家了。」

「來啦!」

蕭若麟歡快的應了一聲,麻溜的收拾好東西便跑出學堂。

學堂外,一身青衫的少年牽着匹棗紅馬,站在樹蔭之下等候着,他的旁邊還站着一位同樣英氣的少年。

看到二人,蕭若麟揮舞雙手,笑着打聲招呼:「皇兄,凌塵哥!」

蕭凌塵微微側過臉,衝著蕭若麟點頭示意。

一旁的蕭楚河見狀,微微皺眉道:「蕭凌塵,你老跟着我幹什麼?」

蕭凌塵挑眉,立馬反駁:「什麼叫我跟着你,我是來看若麟的。」

「若麟若麟叫的倒是親切,這可是我家弟弟,你想要倒是讓皇叔再生一個,別搶我家若麟。」蕭楚河有些不悅。

以前就覺得這傢伙煩人,自從母后生下若麟後,這傢伙更加煩人了。

如今更是天天跟着他,讓自家若麟一口一個凌塵哥叫的。

若麟可是他的弟弟,這樣親昵的稱呼,只能叫他。

「我不。」蕭凌塵笑呵呵的道。

看着他那嬉皮笑臉的模樣,蕭楚河就忍不住想揍他。

「怎麼,想打架啊?隨時奉陪。」蕭凌塵挑釁的勾起唇角。

「你打得贏我嗎?」蕭楚河一臉的輕鬆。

「打不過,反正到時候受傷了,讓若麟弟弟給我上藥。」蕭凌塵一臉理所當然。

蕭楚河氣的牙痒痒,這傢伙不去騷擾天啟那些大家閨秀,反倒是老圍繞着自家弟弟轉。

「哼,我不跟小屁孩一般計較。」蕭楚河冷哼一聲,甩袖離去。

蕭凌塵搖搖頭,也跟着走了上去:「這話說的,我可比你大。」

不是他喜歡纏着蕭若麟,而是他覺得這樣挑逗蕭楚河,能給他平淡的生活,增添趣味。

「皇兄,皇叔今天又教你什麼了?」回去的路上,蕭若麟忍不住問道。

還不待蕭楚河開口,蕭凌塵就主動說道:「小若麟啊,今天我那老爹教的可不簡單。」

「教劍法了嗎?」蕭若麟有些好奇地問道。

雖然系統每天都會給他派發任務,比如做俯卧一萬下增進修為,又比如仰卧起坐一萬下增加修為。

可唯獨沒有獎勵劍法秘籍之類的,這個世界武功境界分為十三個等級。

除一至九品外,一品之上還有四個境界。

他因為系統的緣故,從四歲起便開始正式修鍊,如今是武學二品境界,即將觸摸一品的門檻。

可問題是,他光有修為沒有功法,從四歲到七歲,整整三年時間,系統發佈的任務只獎勵修為不獎勵功法。

他迫切想要習得一些武功秘籍,奈何明德帝管的嚴,還專門派了一個太監在暗處盯着他,這讓他想偷學都偷學不了。

「今日老爹傳授楚河的,名裂國劍法!」蕭凌塵神色肅穆的看着蕭若麟。

裂國劍法!蕭若麟有些激動。

他曾翻閱過北離的史書,裂國劍法乃北離開國皇帝蕭毅所創,劍法威力自然不用說。

而且,光聽這名字就霸氣無比!

「皇兄,我想學這個!」蕭若麟滿懷期待的道。

「不行!」

二人異口同聲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