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天煞孤星,禁止練劍?蕭若麟蕭瑟 第3章_塔靜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北離皇朝

皇后寢宮外,一位身穿龍袍頭戴紫金冠,眉間盡顯威嚴的中年男子在殿外焦急的來回踱步。

他的身旁,一個長相清秀穿着青衫,看上去六歲大的孩童上前拉住他的手,擔心道:

「父皇,母后和弟弟會不會出事,兒臣害怕。」

殿外的男子正是當朝皇帝,明德帝—簫若瑾。

明德帝蹲下身子,輕拍著兒子的肩膀安撫道:「別擔心,你母后吉人自有天相,沒事的。」

就在這時,一身白衣道骨,手持佛塵的老者焦急的走了過來。

見到此人,明德帝忙上前詢問:「國師,占卜結果如何?」

老者微微搖頭,嘆息道:回陛下,老道隨各位師兄弟已經推演過數十次,可卦象表面……」

說到這裡老者欲言又止,看向明德帝的眼神卻透露着幾分無奈之色。

與國師的眼神對視,明德帝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身形也踉蹌幾分。

「陛下!」一旁的紫衣大監忙上前攙扶。

「欽天監的各位師兄弟已經諫言,此子不能留,若硬強留,日後恐遭大患。」老者無奈的道。

聽聞此言,明德帝只感覺腦袋嗡鳴作響,彷彿被雷電擊中般,整個人呆立原地。

「孤想知道的不是卦象的真假,孤只想知道他們母子二人的安危。」簫若瑾的眼中,閃過一絲絕望與悲痛。

望着天上的緋色紅雲,齊天塵開口道:「天動異象,皇后懷子三年就已經證明了這一切,那胎中的嬰兒會給北離帶來不幸。」

簫若瑾身體一震,猛然抬起頭看向齊天塵:「國師也是這麼認為?難道僅憑一個卦象,就剝奪孤小兒子活下去的權利?」

齊天塵搖了搖頭:「信也不信,只不過當年皇后誕下六皇子時,老道有句話忘了告知陛下。」

「國師請講。」明德帝急忙追問。

齊天塵沉默片刻,方才回答:「欽天監占卜,當年皇后在誕下六皇子後,其命數已盡。」

「國師的意思是?!」明德帝臉色頓時驟變,雙眸瞪圓。

齊天塵搖了搖頭,眉頭緊鎖:「老道不敢斷言是十三皇子的緣故斬了皇后的劫難,老道只是將事情的全部告知陛下,至於陛下最後作何選擇,全憑陛下定奪。」

聽着二人莫名的對話,年僅六歲的蕭楚河有些懵懂。

他不知道二人說的話代表着什麼,只從他們言語中得知。

此刻父皇的決定,似乎斷定了弟弟的生死!

想到這裡,蕭楚河慌忙上前,緊緊抓住明德帝的手。

明德帝只感覺手心一暖,低下頭便看到六子那期盼的眼神。

他深吸一口氣,壓抑着內心翻滾的情緒。

「他是孤的兒子!孤又怎會將他的生死交由天命。」

齊天塵點了點頭,躬身道:「既是陛下的決定,我會壓下欽天監各位師兄弟的非議。」

「有勞國師了。」明德帝恭敬的行禮。

「這是老道應該做的。」齊天塵擺了擺佛塵,轉身離開。

看着國師遠去的背影,明德帝心中滿是複雜。

自他登基以來,欽天監的占卜為他解決了無數麻煩。

他十分清楚,欽天監的預言不會出錯。

他也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會為了自己的私心,棄北離百姓於不顧。

「陛下,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小皇子吧。」紫衣大監寬慰道。

「但願如此吧!」明德帝長嘆一聲。

就在這時,一道啼哭聲打破了明德帝心裏那份霧霾。

明德帝大喜,抓着六子的手大步流星的走向殿內。

「參見陛下!」

寢宮內,數十名宮女跪倒行禮。

明德帝的腳步並未停頓半分,而是直接奔入那床榻間。

當他看到皇后一臉溫柔的抱着懷中子嗣時,那一刻,他忘掉了欽天監的諫言,忘掉了自己是一國之君。

他一掃臉上的愁容,滿是欣喜的走上前。

「母后!」蕭楚河輕喚一聲。

胡氏聽到動靜,面色憔悴的抬起頭。

看到是自己的孩子與丈夫時,她蒼白憔悴的臉龐終於綻放出了一絲笑顏。

蕭楚河扒在床頭,好奇地觀察着母后懷裡的嬰兒。

「母后,他就是弟弟嗎?長的好醜啊!」

胡氏噗嗤一笑,伸手摸了摸兒子的腦袋:「是啊,他是弟弟,楚河以後可要照顧好他,知道嗎?」

聽到胡氏的囑咐,蕭楚河使勁點了點頭:「母后放心,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弟弟的!有我在,只有弟弟欺負皇兄皇弟他們的份。」

胡氏莞爾一笑,隨即偷看了一眼明德帝。

見對方一臉尷尬,心中頓覺好笑。

明德帝很享受這溫馨的場面,只有在這裡,他才能卸掉朝堂上偽裝的面具。

在他愣神之際,胡氏將懷中嬰兒遞上前。

明德帝趕忙接過手中,望着包袱里的嬰兒,身體的疲倦一下子就消失了。

「陛下,趕緊給小皇子取一個名字吧。」一旁的紫衣大監建議。

此時,胡氏也用一種期待的眼神望着他。

面對三雙大眼睛以及殿中所有宮女的翹首以盼,明德帝一下子犯難了。

「皇兄,何事苦惱啊?」

人未至,聲先到。

只見一個氣宇軒昂,劍目眉心的男子走了進來。

他一身月牙白錦服,腰束紫金玉珏,身邊還跟着個長相英氣的孩童。

「參見琅琊王殿下,王爺萬福。」殿內眾多宮女紛紛叩拜。

蕭若風揮手示意眾人免禮。

他走到床榻間,笑着說道:「皇嫂,臣弟來晚了。」

「嗯。」胡氏點了點頭。

接着,蕭若風湊到明德帝身旁,打量着包袱里的嬰兒。

嘶~

「皇兄,這小傢伙看上去不簡單吶。」

「皇弟也看出來了?」明德帝苦笑一聲。

「你瞧這雙大眼睛,不哭也不鬧的,從今早開始,我就在琅琊王府看到了皇宮的異象。」蕭若風說道。

明德帝嘆息一聲,隨後將包袱里的孩子交給蕭若風。

「若風,欽天監說這孩子日後將成為北離的大患,你怎麼看?」

蕭若風愣了愣,隨即一臉古怪的道:「欽天監那幫老傢伙糊塗皇兄也跟着糊塗,一個孩子能造成什麼大患,皇兄莫不是想被若風嗤笑不成。」

「你知道的,欽天監不會隨意妄言。」明德帝嘆了口氣。

「那又如何?有我們兜底……」

而這時,蕭若風手掌中的嬰兒瞪着圓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觀望這個世界。

【主意識已經蘇醒!獲得佩劍「軲轆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