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天煞孤星,禁止練劍?蕭若麟蕭瑟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這一章主要介紹主角身世以及安排的金手指,可跳過直接閱讀第二章,溫馨提示第一章與最後的結局有關)】

有的人擁有着世間各樣事物,而有的人一無所有。

有的人死後直通天堂,而有的人死後直入地獄。

「小友請留步!」

小巷裡,一個看上去仙風道骨,實際卻穿的一身破爛的老乞丐拉住一個年輕人。

「我觀你命有一劫,老道這有本奇書可救你於危難之中,只需這個數!」

老乞丐伸出五個手指頭,神情十分認真。

被他拉住的年輕人樣子有些頹廢,他並未嫌棄老乞丐黑黢黢的手,而是強擠一抹笑容。

「五塊?」

「哎!五塊都不夠吃碗放蔥花的牛肉麵,是五十!」老乞丐不滿意道。

望着老乞丐手中那本嶄新的書籍,又看了看他灰頭土臉的樣子,年輕人臉上盡顯無奈。

他從兜里掏出張二十元,隨後遞給老乞丐。

「拿去吧老人家,我還有事,就不陪你老閑聊了。」

年輕人眼神無光,將錢塞給了老乞丐後便轉身離去。

望着年輕人那落寞的背影,老乞丐靈性的嘆了口氣。

「唉,前生所欠下的因果,真的要讓後世償還嗎?」

「也罷,我李長生今日就了卻這份因果,還你一世太平!」

老乞丐雙目突地變得明亮起來,隨後身形一動,消失在原處。

只留下那本掉落在地上的書籍,上面赫然寫着《穿書自救指南》。

……

白默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就在剛才,醫院發來一份病危通知書。

他的養母,於7月26上午六點十八分去世。

聯想他的一生,出生便被父母拋棄,隨後入住番茄孤兒院,院長爺爺也在他六歲的時候離世。

上天垂憐,讓他被一對善良的中年夫婦領養。

可事實卻不是如此,八歲養父因工去世,養母悲傷過度身體大不如前。

如今他才十七歲,卻連最後的親人也離他而去。

他就像被這個世界拋棄了一樣,明明上天從一開始就不曾給予他,卻依然要將他所擁有的給剝奪。

這幾天他做了一場夢,夢裡屍山血海血光衝天,夢裡繁花枯萎黃沙滿地。

他不知為何自己會做那樣的夢,只是心中有一個聲音告訴他,他這悲慘的一生與那場夢有關係。

紅綠燈前,白默獨自思考着人生的意義。

人究竟為何而活?

換種說法,他為了什麼而活?

是為那未曾謀面的父母,還是為那藏在心底的孤獨,亦或是體驗養父母從自己身邊離去。

白默伸出手,望着手腕上那根養母親手繫上的紅繩,眼神恍惚。

只記得那天是他離開孤兒院的日子,孤兒院里,一對中年夫婦牽着一個幼童的手。

幼童有些茫然,眼神里更是帶着未知的恐懼。

中年婦女蹲下身子,輕柔地撫摸幼童的腦袋,從包里拿出一根紅繩。

「這可是象徵家人的紅繩哦!繫上這根紅繩,就打上這個家的標記了哦!默兒就再也不會走丟了。」

「因為,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家人……

白默好恨自己!恨自己無能,只能眼睜睜看着最親近之人躺在醫院那冰冷的病床上。

只能在每個夜晚,看養母獨自掩泣卻還要在他面前強裝堅強。

嘟嘟!

就在白默陷入深深的自責之際,一輛紅色的大卡發出刺耳的轟鳴。

人群尖叫連連紛紛四散而逃,白默下意識抬頭。

只看見司機那慌忙擺弄方向盤,驚慌失措的眼神,

碰!

伴隨着一陣劇烈的撞擊聲,天空變了色,所見皆緋紅。

「來人啊!有人被撞了,快叫救護車。」

「快打妖妖靈,妖妖靈!」

十字路口前,人群亂作一團,有人拿着手機撥打電話,有人拿出手帕遮住口鼻,還有人捂着眼睛不忍直視。

白默靜靜地躺在路**,鮮血不斷從胸口湧出,血將他浸染成血人。

他死死攥緊紅繩,一陣暈眩感襲上來。

明明自己才十七歲,可那份別人隨觸可及的溫暖。

真的好遙遠……

慢慢地,他的眼神逐漸渙散,一陣強烈不甘的情愫自心底涌動。

是怨恨也是留念!

——陰司地府

「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地府內,一名陰差慌忙闖入大殿中。

「什麼不好了,我好的很!」

大殿之上,閻王滿頭黑線。

「身為地府鬼差,毛手毛腳成何體統!莫不是天庭那幫老東西又往地府塞人鍍金?」

鬼差擦了擦壓根不存在的汗液,咽了咽口水:「是奈何橋,奈何橋出現了一名因果纏身的亡魂,此人特殊,孟婆讓小的前來請示大人。」

奈何橋?!

閻王大驚,奈何橋可是亡魂步入人間的重要橋樑,若出現差池。

就如當年弼馬溫弄走東海定海神針般,會造成東海大亂。

因孟婆的修為,就算是一些大能的轉世也要給幾分薄面。

讓她都感到頭疼的,究竟是何許人也?

「踏奶奶的,除了那弼馬溫,還有哪個不長眼的敢在地府鬧事?」

「崔判官!帶上生死簿,我要讓他長點記性!」

說完,閻王大步流星走向殿外。

他身後的判官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跟了上去。

……

——奈何橋上

矇著紅色面紗的絕色女子抬着碗湯,神情複雜,語氣溫柔的道:「既踏上這座奈何橋,理當遵循這裡的規矩,不飲孟婆湯,不入輪迴殿,你這一生十七載,短也苦也,何必將這些痛苦帶到下一世去。」

亡魂搖了搖頭,眼神迷惘:「養父母所給我帶來的溫暖,雖短暫卻讓我貪念一生,那片刻的溫存讓我難以忘懷。」

亡魂抬起頭,疑惑道:「你就是傳說中的孟婆嗎?為什麼你身上有一股我熟悉的氣息?」

女子低下頭,露出一張精緻的臉龐,那是一張傾國傾城的臉龐。

她淡漠一笑,眼中透着几絲哀戚,她抬起頭,望着亡魂的眼神多了几絲無奈和惆悵。

「將軍可識得孟姜女?」

聞言,亡魂搖了搖頭。

他並不認識什麼孟姜女,他只記得孟姜女是只存在民間故事裏的人物。

「為一國抗下所有罪孽,如今卻是這般下場嘛。」絕色女子語氣複雜的道。

在她的眼睛裏,倒映着一個血染白袍,一身煞氣的少年。

閻王姍姍來遲,當他看到堵在奈何橋上那道身影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那個因坑殺四十萬俘虜,被天道懲罰十世孤獨一生的男人。

遙想當年,四十萬怨氣衝天的亡魂一下子湧入地府,一時間竟引得整個地府雞犬不寧。

【叮!你有一份新的訂單請注意查收!】

腦海里傳來一道提示聲,閻王心神一動,一張古樸的羊皮卷書出現在他面前。

看完羊皮古卷上的內容,頓時恍然大悟。

他盯着奈何橋上那男子,意味深長的道:「因一世之過輪迴十世來贖罪,下一世,你究竟會作何選擇?」

這時,判官拿着生死簿上前,詢問道:「大人,遵循天道設下的因果定律,此人第十世依舊是天煞孤星,命中注定孤獨一生,這生死簿上該如何判定?」

閻王嘆了嘆氣。

「已得到天道abc化身的告知,第十世讓他自己作選擇吧,一介凡人尚能引得後世銘記,若能位列仙班,必是一方巨擘。」

「代地府賜予他福澤,如此不同尋常之人,死後當入我地府才是。」

聽到閻王這句話,判官心中有些詫異,畢竟,他在地府多年。

這位大人的脾氣秉性他是清楚得很,既然說出了這句話,那就證明他要和天上那幫老傢伙搶人了。

「地府想要得到的人才,那必當是地府的。」

判官笑了笑。

隨後在生死簿上,單獨給那人列了一頁。